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48 您想干嘛

匠心 沙包 2572 2021-09-07 00:44

“言小兄弟,可否借一步说话?”阎匠官微笑着说,态度很友好。

许问盯着他手上的盒子看了一会儿,向许三和江望枫点点头,跟着他一起走到了旁边。

“冒昧问一下,言小兄弟教给孙陈两位同伴的,是一种心算之法吗?”阎匠官开门见山地问。

“是。”许问点头。

“我能知道这心算法的名字吗?”阎匠官又问。

“珠心算。是一种在脑子里模拟算盘的心算方法。”许问如实以告。

“模拟算盘……”阎匠官把这个字在心里咀嚼了一下,眼睛一亮,“没学过打算盘也可以学?”

“是,背熟口诀就可以了。”许问说。

“一天就能速成?”阎匠官问。

“是。”

“应用范围是什么?”

“加减乘除,位数不限。”

“最快能达到多快?”

“十位数加减两息完成。”

阎匠官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单加单减,是混合加减,五十次左右吧。”许问回忆着以前看到的新闻,补充道。

阎匠官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这种程度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得长期训练才行。”许问说。

“这也是言小兄弟的师门秘笈吗?”阎匠官问。

“不算是,是我从别的地方学到的。”许问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盒子,摇了摇头。

“那……”阎匠官犹豫一会儿,下定决心问道,“教你那人说过不可以外授他人吗?”

“没有。”许问再次摇头。

其实不用他说也能看得出来,他已经把珠心算教给孙四和陈万年了,这东西想也不会保密的。按照这时代的禁忌,阎匠官估计也是因为想到了这个,才会这样问他。

“那再冒昧问一下,你能不能把它教给我?我可以花钱学!不愿收钱觉得太过铜臭的话,也可以用别的条件代替!”阎匠官瞬间兴奋起来,之前的淡定从容全部被丢到脑后去了。

这个时代,对许问这样才通过徒工试的普通年轻工匠说“钱太铜臭”,真的很不正常,不过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了许问之前的猜测。

他又看了一眼阎匠官手里的盒子,说:“钱挺好的,不过我现在的确更想要别的。我想知道,我们这次去西漠究竟要做什么?或者说,我们被选出来的这一部分人要做什么?”

阎匠官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专注地看他。

“不要钱而要情报,很聪明的选择。不愧是他的徒弟。”他缓缓地说。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样的道理不止可以用在兵法上,日常生活里其实也很实用。

你知道多少东西,就能做出多少判断。这些选择和判断才是真正能给你带来优势的东西,比钱重要多了。

许问会这样选,眼界的确高出普通工匠一筹,在阎匠官看来,肯定是“那个人”教的了。

“他”对这个徒弟很用心啊……

许问笑笑,没有说话。

阎匠官思考了一下,反问道:“对现在的情况,你自己是怎么考虑的?”

“我?现在看起来,这三百人全部都是有意挑选出来,具有某方面天赋的。他们没什么背景,很少接受过系统教育,可以说是一张白纸。匠官们这一路上想教他们一些东西,未来肯定是想让他们去做什么事情。我想知道是什么事。”许问把自己的想法徐徐道来,说得非常清楚。

“看出来不少嘛。”阎匠官诧异地看他一眼。上路才五天,大部分时间在高强度行路,许问也没有跟别人多交流,竟然就把他们的计划摸了个七七八八。

不过这也看得出来,“那个人”并没有对自己的弟子多说什么,不然他不可能什么也不知道。

他向许问招了招手,让许问跟他走。

片刻后,两人穿过人群,来到了一辆马车旁边。

许问以前也坐过马车,印象其实不算特别好。

车厢内部的空间一般都很狭小,摆了一些东西之后更小,几个人挤在里面是非常逼仄的。

很多马车的通风还不是很好,车厢里长年有一种奇怪的味道,经常感觉气都透不过来。

行走起来就更难受了,车厢颠簸,晕车是常事。

在此之前,许问坐过最好的马车是天作阁的,宽敞舒适,里面铺着软垫,行走起来也很平稳。

当然,车稳不稳要看路,林萝是江南首府,路面状况本来就比其他地方强多了。

阎匠官这辆马车又有不同。

马车上常常会有装饰品,銮就是其中一种。

銮就是挂在车上的铃,车行的时候叮叮做响,非常好听。

天作阁那辆车一共挂了四个銮,声音高低错落,车辆行驶的时候,仿佛奏起了一首婉转清脆的乐曲。

阎匠官这辆车上一个銮也没挂,别的什么装饰也都没有,连条云纹都没刻。

但即使这样,整辆马车仍然一点也不显得简陋,反而有一种额外的古朴感觉,透着不一样的雅致,每一个细节都能唤起人心底的愉悦感。

能拥有一辆这样的马车,这位阎匠官的来头恐怕比许问想的更大。

“这辆车是我自己做的。”阎匠官留意到许问的眼神,拍拍车辕,微笑着说,“现在很多人喜欢坐轿车,我不太喜欢。为此,我专门研究了一年的《考工记》,做了这辆茵车。我参考了一些秦汉时期的古车,又花了一些新心思,自己还是很喜欢的。”

许问抬头看车厢四壁,发现它不是纯粹的木制,而是木框藤编、混合而成的。茵是指车厢里铺的车席,许问估计车名是因为这个而来的。

藤编轻巧透气,防火能力比较差,但车上一般也不会生明火,注意一下就行了。

两人上了车,车内空间明显比许问以前坐过的都宽敞,没有异味,所有的物品都被固定在车壁上,用现在的话来说收纳做得非常巧妙。

“坐。”阎匠官随手一指,随手把手里捧的木盒放到旁边案上,转身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来了一样东西,递到许问面前。

“这是什么?”许问随口问道。

“是这次前往西漠的路上,每晚教学考核的全部计划。”阎匠官说。

许问的手一顿。

“这个可以给我看?”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不可思议地问。

大型集训考试才刚开始不久,老师就对你说,我把题目全部透给你吧?

您想干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