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95 公平吗?

匠心 沙包 2510 2021-09-07 00:44

“今天又大晴,有点烦。”庄守眯着眼睛看东边。

太阳已经初升,现在的空气里还残留着一些夜的清凉,但已经可以想见不久之后的炎炎高温。

这种天气要在考场上站一天,就算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高强度体力活,也还是想想就觉得难受。

“今天还剩多少人?一天能搞完吗?”陆鹏举跟着他一起看天,随口问道。

“昨天过了五轮,每轮七个,一共是……”庄守努力回忆了一下,陆鹏举给他补充上了:“三十五个。”

“对对,三十五个。总共两千多个人呢,今天一天不可能吧?”庄守说。

“我也觉得不可能……”对于这种大数字,陆鹏举也有点茫然,只能凭印象很模糊地回答。

“自然是不可能的,昨天三十五个人,总共用了整整一个时辰。这样算,三百五十人就要十个时辰。别说一天了,五天也不够!”旁边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语速很快,非常果断。

庄陆两人一起转头,看见一人抱着手臂站在他们身边,看着考场大门,满脸都是嘲讽。

庄陆两人对视一眼,庄守心直口快地说:“万物首,你不是已经拿到分数了吗,可以直接回家等放榜啊,怎么还跑过来晒太阳?”

“我想看看人家的分数不行啊?而且别叫我物首,今年的物首不是我,是许问!”前隔山县物首万永安白了他们一眼,有些忿忿地说。

“你这人……吃了枪药吗?”庄守懒得跟他多说了,回头继续去跟陆鹏举讨论今天的安排,“时间不够的话,考官会怎么安排?不让我们说了吗?”

想到这个可能,他心里又是不安,又是庆幸。

昨天晚上他回去以后也额外做了些准备,不让他上去讲就是白费了这些工夫,但一想到要上去,他又有点怂怂的。

“那怎么猜得到啊,看着办呗。”陆鹏举耿直地说。

“唔。”

陆鹏举说得没错,现在只能这样了。

他们来得比较早,现在考场还没有开门,外面已经有一群考生在等。接着,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在门外挤得满满当当。

“咦,都来了啊?”庄守东张西望,很快发现魏斗下、蔡看山等昨天拿到分数的考生也都过来了。

人越来越多,又过了一会儿,人群中一片喧哗,自发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庄守回头一看,眼睛迅速亮了起来:“是许问!”

大部分人的分数还没有得出来,今年的府物首先决出来了。这事放以前哪听说过?

许问几乎是一战成名,这一批考生、以及他们周围的人全部都牢牢记住了他的脸和他的名字。

还有人记起了报名时的那场定线戏,跟人科普起了许问当时惊艳的表现。

许问似乎有些意外,一边走一边向旁边让开路的人道谢,态度也非常谦和。这态度让大家心里都很舒服,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哼,伪君子。”万永安嘀咕了一句,声音非常小,只有庄守他们能听见。

这次轮到庄守他们给万永安白眼了,不过这时候许问已经走到他们身边了,他们没时间跟万永安多计较,赶忙转头去看。

许问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十好几个。

“昨天于水前五的……”庄守小声提醒,陆鹏举点头。

毫无疑问,昨天已经拿到分数的那一群人里,于水县的几位表现是最突出的。

到目前为止得分前五的只挤进去了一个万永安,其余全是于水的。昨天他们就表现得好像是一家的,今天也是一起来,越发像是同门了。

“不可能吧……”庄守仗着自己脸皮厚自来熟,上去就跟许问打招呼,“许师兄你好啊,你昨天不是拿到分数了吗,怎么今天不在家里多休息一下?”

“我是拿到了,但我这些兄弟还要等今天才能有个结果。我有点心急,跟过来看看。”相比万永安,许问的态度就让人舒服多了,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们真的是一起的?”庄守瞅着他身边的人问道。

这时候不仅是他,旁边人的人也都在不动声色地关注着。

“是啊,我们是同门,都是于水县小横村姚氏木坊的。”许问笑着说,还拍了拍身边一个少年的肩膀,“我这位吕师兄是今年桐和府的县物首,直接就来参加今年的府试了。”

吕城突然被推了出来,明显有点紧张,但迅速镇定下来,对着庄守抱拳作了个揖。

“一年两试?厉害啊!姚氏木坊……我真是见识太短,这是于水的三级工坊吗?我都没听说过。”庄守摸着脑袋说。

“不,姚氏木坊是一家五级工坊。”许问坦然承认。

“五……级?”庄守当时就呆住了。

五级工坊通过一些手段额外多拿到一些名额,这在县试里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这样一个新生考试的管理,本来就没那么严谨,县试相比起府试院试,又要宽松多了。

这种事情不会摆在台面上说,但大部分人其实都很清楚。

但参考名额归参考名额,能不能通过可不会随便放水。

姚氏木坊这样一家五级工坊,多十几二十个人参考不是难事,这些人能通过县试站在这里就很不简单了。

更何况,昨天那五轮评分更是充分说明,他们的名次得来无虚,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实力站到这个位置的!

一家五级工坊,竟然拥有这么多高水平的学徒,还有许问这样一个开场就先拔头筹的人物,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这样一个地方,为什么在最初的评级里只被评成了五级?

再往外延伸出去想的话……好些人心里隐隐有了一种感觉――这样说起来的话,这样的评级,好像不是那么公平准确?

周围少许安静,很多人都在慢慢消化这个事实。

恰好就在这时,时间到了,考场大门徐徐打开,在衙役兵丁的指挥下,考生们列队进入场中。

果然,这些兵吏也没有去管谁昨天拿到分数了谁没有,默认了所有考生都可以进入。

走进考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跟前一天比,考场变了个样子。

一夜工夫,城墙下方搭起了一个台子,所有百宝箱一个接一个地摆在了上面,整整齐齐,一目了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