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62 有心无意

匠心 沙包 2581 2021-09-07 00:44

为了排解尴尬,许问正端起杯子准备喝口茶定定神,慢慢再跟连天青来说。

结果连天青秒猜秒中,许问刚刚端起杯子,被吓得手一抖,水溅出来泼到了身上。

连天青目光一扫,表情瞬间变得极为冷冽,沉声问道:“你带着林林做了不轨之事?”

“没有没有没有!”许问连水也顾不得擦,连忙解释,“只是说了说话!”

“真的?”

“千真万确,还是在屋外树上说的,先只是想找个避人的地方跟她说一说你的事,让她不要太担心而已!”

连天青打量了他一下,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点了点头。

许问松了口气,擦着冷汗心想,老丈人果然难缠,更何况这位除了是老丈人,还是对他恩重如山的师父。

“说了什么?”连天青问道。

这种对话,当然不可能一句句讲给连天青听,就算他是师父兼老丈人也一样。

许问斟酌着道:“我对她说了你现在的情况,顺带着也讲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存在。我猜测你会来到这里应当是因为天工三境,濒临晋升的边缘,于是也应她的要求试了一下能不能带她来这里,结果是不能。”

听说许问的尝试的时候,连天青明显流露出一丝关切,听到“不能”两个字,他轻叹了一口气。

许问一直在关注着连天青的表情,敏锐地注意到了,他停顿一下,婉转道:“女儿如父,可能是受到你的影响,林林也有了一个想法。她也想去各处走走看看,不能来这个世界,她也想看尽大周的天下风光。”

连天青抬头看他,片刻后才问道:“现在?”

“嗯……”许问没有马上回答。

连天青突然问道:“你已经见过岳云罗了?”

许问一愣。

他是这次去天云山的路上见到岳云罗的。

他并无意隐瞒连天青,?一直想对他说,但就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是。这次去天云山,第一天在驿站休息的时候遇见的。她跟我说了一些你们过去的往事。”

许问如实把岳云罗跟他说的话对连天青转述了一遍,没有隐瞒。岳云罗本来就没有说不能对别人说,连天青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家人,亲疏本来也有别。

连天青安静地听着,最后许问略微强调了一下岳云罗对他的误会。她误以为连天青有意不教女儿手艺,其实并不知道连林林是生病了才不能学。

说到第二遍的时候,连天青扫了他一眼,问道:“你信她说的?”

“……我觉得她说的是实话没错。”许问谨慎地说。

“她可能确实是不知道此事,因而误会。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她贵为贵妃,为何会不知此事?她真的如她所说,关心她这唯一的女儿吗?”连天青淡淡地问道。

“什么,贵妃?”许问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确实有想过这个可能,但很快就打消了。

皇帝怎么可能娶一个有夫之妇?

没想到这件不可能的事竟然是真的,岳云罗不是什么女官,竟然真的就是贵妃!

这样说起来,前妻改嫁别人,不就相当于连天青……

但现在看他表情,如平时一样淡然,好像并不介怀了的样子。

不过算一算当年的时间线,连天青中断天工晋级是在岳云罗出走一段时间之后,约摸可以猜出来是什么事对他造成的打击。

当是岳云罗再婚和连林林生病这双重事件吧……

岳云罗对他来说只是外人,他更关注的是连林林。

“确实,她是贵妃的话,只要稍微关注这边的事情,就会知道连林林的情况。结果她一直让这个误会维持了十几年……她不靠谱,不能把林林交给她!”

意识到岳云罗的身份之后,许问迅速与连天青达成了一致,开始想着回去怎么劝说连林林了。

不过现在不用急,还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连天青接下来没再追问许问和连林林的私事,这让许问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总觉得师父看他的眼神,有那么一点不太对劲……

外面走走廊隐约传来响动,应当是其他住客也起床开始活动了。

没一会儿陆立海的电话打了过来,昨天各方部门留下了一大堆意见与建议,今天需要全面汇总与提出解决方案,需要许问在场。又过了一会儿,杜鸣的电话也来了。

昨天许问把自己的相关身份资料发给了他,他的动作比许问想象中还要快,今天已经联系好了培训考核方,来跟他确认下一步的动向了。

这培训考核方是连锁的机构,在清遇和万园都有,杜鸣问他想在什么地方上课。

许问并不会在清遇呆很久,当然是要选择万园的。他顺便问了一下班门那边的选择。

令人意外的是,班门也选的是万园。他们要考级的基本上都是万园人,现在虽然一直在清遇开工上班,但学习考试的话还是准备分批回去万园,集体报班进行培训。

许问思考了一下,问了班门的安排,决定跟他们一起。一来都是熟人比较方便,二来也是为了班门着想。

“嗯?跟他们一起的话,要有点心理准备,我特地打了招呼,他们的进度可能会比较慢一点。”杜鸣有些意外,提醒了一句。

他说得还是比较含蓄的,但许问马上就明白了原因。他失笑道:“没事,我有心理准备。”

这一天又忙碌了过去。

遁世博物馆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传统与现代结合的范例,在班门与六器解开矛盾,达成一致之后尤其如此。

六器规范且现代化,班门有传承,只要他们真正能做到相互信任,合作起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也是许问当上这个所谓的监理以后,并没有怎么被叫到的主要原因。

他这个监理,其实类似一个担保人。买卖不出问题的时候,担保人就形同不存在。

所以这次过来,许问并没有做什么事,但他在一边旁观,看见了许多人人事事。

他将其与新逢春城对照,一馆一城之间,虽然大小规模完全不同,但仿佛也有共通之处,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这一天,连天青就无人知道地跟在他身边,同样看着这些人人事事,没有开口,若有所思。

晚上,许问回去宾馆房间,连天青又“出去走走看看”了,他坐在椅子上,眼睛一闭,再度回到班门世界。

“小许,小心!”连林林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许问砰的一声,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