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65 共振

匠心 沙包 2878 2021-09-07 00:44

“别在这儿瞧不起人!给我滚开!”

倪天养在惹人生气上很有一手,老头顿时更怒了,恨不得一脚把他踢翻。

“不行啊。”倪天养怏怏地站起,失望地说。

眼看两边矛盾就要一触即发,闻多味连忙上前打圆场,往许问和老头一人手里塞了一把凿子,看了看老头的徒弟,顺便也给他手里塞了一把:“有很多大师已经到了,正在里面等着,几位着急的话,不妨赶紧把冰雕做了进去。”

老头又瞪了许问他们一眼,重重哼了一声,拿起凿子往里面去了,他徒弟连忙跟上,走了两步又回头,小声跟连林林说了声抱歉,在他师父发现前再度跟了上去。

做师父的很蛮横,当徒弟的还是挺讲礼貌的……

许问握着那把凿子,没有马上动身,而是站在连天青身边,有点好奇地问:“师父,鲁班伪书上的那些咒法,一定是假的吗?”

换了进入许宅来班门世界前,换了知道天工的存在前,许问绝对会第一时间否认这件事情。

但是现在,他却没办法那么确定了。

“假的。”连天青毫不犹豫,果断回答。

“为什么?不是有天工感应这种事情的存在吗?”许问有点好奇。

“不知道,不是一个东西。”连天青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还是回答得很快。

不一样吗……

许问还是不太明白,但并不怀疑连天青的判断。

毕竟是半步天工,曾经激起天工感应的人物,没有谁能比他更加权威了。

不过,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许问还是非常好奇。

这时,那一老一少已经走到了一边,开始在冰块里挑挑拣拣。过了一会儿,好像不太满意,又往更远的地方打量山势,准备开凿原始冰块。

他俩并没有商量,也没有一起行动的意思,许问远远看着他们,想起件事。

除了连天青以外,一张请柬均只对应着一个人,这两人看上去是师徒,怎么一起来了?

是两张请柬,还是一人是另一人的拖油瓶?

许问正在想着,突然睁大了眼睛。

那个讨人嫌的老头子好像选中了一块岩冰,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张嘴往上面喷了点什么东西,反手把它啪的一下贴在自己的胸前。

然后,他抡起斧子,重重砍了下去。

一瞬间,山石崩解,冰块混合着岩石从崖上滚落,声势极其浩大!

我靠,在雪山搞这种事,不怕雪崩吗!

许问来不及去想这老头的力气为什么会这么大,马上紧张地看向上方雪山,生怕声波蔓延出去,引发天灾。

他抬着头,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

那老头砍完石头,也正抬着头跟他看着同样的方向,发现没事之后,回过头来,向着他咧嘴一笑!

电光火石之间,许问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这老头心思太歹毒了,他明明知道这样做可能引发的结果,但为了震他一下,还是这样做了。

要知道,这天山之上,可不是只有眼前这些人,还有很多墨工大匠已经上山了,都是些能做出惊人辉煌的冰雕群的顶级工匠!

这老头简直是个疯子,出口气而已,竟然不把这么多人的命放在心上!

“大师好手段。不过雪山秘境,不宜如此,大师若再有此举动,我只好请您下山了。”闻多味的脸色也有点发白,难得失了笑容,警告老头道。

“嘿嘿,我省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也在这山上,我也不想出事。”老头拍拍身上的雪碴,怪笑着说。

连天青淡淡地看着他,突然向着那老头走了过去。

老头紧张地看他:“你干什么!”

连天青碰也没碰他,绕着他走了个圈子,在某些地方用力踩了一脚,又拣起石头,仿佛非常随意地扔在了几个地方。

然后他走回来,对连林林说:“不要怕。”

连林林非常乖巧地点了点头,接着又凑近许问小声问:“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懂?”

许问小声给她讲解了一下共振的原理,连林林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看了那老头一眼,冷冷地说:“竟然如此不把人家的性命当作性命!”

她这一沉脸,有淡淡的冰冷之意,一瞬间完全不像平时那个阳光活泼的女孩子,倒是跟她爹有点像了。

“但我爹刚才是在做什么?”她接着又问。

“大概是……”许问一直在看连天青走过的那几个位置,心里有了一些猜测,正要说话,就看见那老头愣愣地看着连天青的背影,突然跟刚才一样,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咒,贴在自己胸口,然后再次执斧,劈断了另一壁山石。

冰与石混合着滚下,落在地上,轰隆声响。

但这一次,响声与波动扩散到一半就消失了,稍远一点的地方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遑论更远。

“你,你把阴鬼封印起来了!”老头看着连天青,大惊失色。

“什么阴鬼,照你刚才说的,阿爹这不就是切断了共振,让外面振不起来了吗?”连林林疑惑地说。

“对,就是这样!你真聪明!”许问没想到连林林懂得这么快,惊喜地说。

“是我爹厉害,嘻嘻。”连林林被夸奖得笑眯了眼,脸上的冰冷瞬间完全消失,又恢复成了以前的那个她。

其实这就像现代的一些桥梁,当重型卡车经过时,桥梁突然倒塌。

有时候这是因为桥梁质量不行,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但也有不少时候,桥梁质量并无问题,而是在设计上出了问题,卡车经过时与桥梁的颤动形成了共振,直接把桥给振塌了。

所以,现代桥梁设计在防震这一项上,要做很多文章。有趣的是,连天青正是利用的这种原理,破坏了当前区域与周围的共振!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但其实非常专业、难度非常大。许问也不知道连天青是怎么在完全不借助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做到的。甚至在看到他是怎么做成的之后,?许问也还是只能揣摩出一些细节,没办法完全看懂。

这就是半步天工的本事吗?真的是有点牛……

“该你了。”连天青转过头来,对许问说。

他已经不再把两个鲁班伪书传人放在心上,再度关心起了自己的徒弟。

连天青本来也是这种人,天大地大,没有自己家里人大。

“是。”许问应了一声,走过去冰块堆里。

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块,抱着它走到一片空地上,开始进行处理。

他一旦投入工作,立刻心无旁鹜,非常专注。

连天青站在旁边,注视着他的动作,不言不动。

连林林同样看得很专注,还往前走了两步。

这时,倪天养东张西望了一阵,突然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连林林。”

“啥?”连林林目光留连,勉强答理了他一声。

“你很无聊是吧?我做个带劲的给你玩!”倪天养兴致勃勃地说。

“啊?”连林林其实想说她一点也不无聊,但想了想,还是应道:“好呀!”

“嗯!”倪天养兴奋地去了,连林林蹲下来,全神贯注地看着许问的动作,仿佛已经着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