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40 直播

匠心 沙包 3267 2021-09-07 00:44

“这不公平!”

肉眼可见不公平的事,自然有人反对。

官博发布直播规则以及链接的微博下面,热评第一本来是抖机灵,第二是期待,结果没多久,抗议声就超过前两条,来到了第一位。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直播会影响人气,人气会影响最后拍卖的结果。

热度本身,也是可以变现的。

官方只有三个二路直播间,其中一个就给了甲四十二号一个人使用,这势必会吸引到大量新观众,确实有些不太公平。

先前的探古活动,其他人也是吸引到了一些粉丝的,先是这些粉丝带头抗议,然后很快,经起了另一些路人的附议,呼声越来越大。

不过,这条回复的评论虽然被顶得很高,但并不全都是反对,下面正在激烈地争论。

要比上一轮带来的粉丝,甲四十二号可不输给任何人。很多人就是冲着他来看这一轮活动的,期待感只对着他一个人,现在也理所当然地帮他说话。

“搞清楚,第一轮探古本来是要持续七天的,结果一天就结束了来了新活动,说是因为他不为过吧?说他改变了展销会格局不为过吧?这种人不来个大宣传?你当人主办方跟你一样傻吗?”

“那怎么样,还不是不公平?”

“两个不一样的活动,凭什么拉到同一个起跑线来比?”

“你怎么知道主办方不知道他的底细,万一真是个大神呢?”

“就算是素人,没人家,这展销会能有这热度?就不兴主办方蹭蹭热度?”

“还素人,你以为你主子是明星呢?”

“啧啧,粉圈癌入脑。”

网络撕逼这种事情,是一点也不讲规则的。

人一旦有了立场,就会不那么理性客观,说出很多事后自己也会觉得很可笑的话来。

于是,网上吵成了一团,主办方想要的热度,倒真是带起来了不少。

“要回复一下吗?”

工作群里,有人问武斯恩。

“不用,随他们去。也不用回。”武斯恩果断回答。

他现在正在双木工作室的展位,带着一群人布置灯光和摄影等一堆东西。

他这举动要是被网上那些人知道了,肯定又会被一堆狂喷,越发让人觉得不公平。

但武斯恩想得很清楚,都已经开始舔了,那就必须得舔到位,不然前功尽弃。

探古结束之后,他就想用这个条件来吸引许问参加下一个活动,而现在,仓库一行更坚定了他的想法。

许问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许问已经让人把那块巨大的门板搬到了这里,正在一边写写画画,应该是在做制作之前的准备。

武斯恩准备好了,把他叫了过来,跟他说一会儿的工作区域以及角度。摄影条件好了,直播效果才会更好。

武斯恩还专门给许问配了不错的摄影师,“拜托了,请尽力将传统技艺的美表达出来。”他这样对许问说。

许问其实知道他给自己做的各种安排,包括网上的各种争议。

有些人闲得要命,不仅在官博下面吵,还专门过来私信他,把他臭喷一顿。

许问一早就看见了,不过哂然一笑,也没放在心上。

他很清楚武斯恩的用意,他会全力配合。

九点一到,古艺新作活动正式开始,直播间分毫不差地开启了,许问走进了武斯恩指定的工作区域。

…………

“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不是星期天吗?”

关龄是一个大学生,是寝室出名的睡神,平时每到周末,必睡到十二点才起床,最高纪录睡到下午三点,醒来的时候室友全在旁边,还有人伸手探她的呼吸。

而今天,她九点不到就起床了,起来也不梳洗,蓬头垢面地看手机。

室友被她震惊了,忍不住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看自己是不是记错日子了,今天其实是要上课的?

“今天不是有平镇的直播吗?昨天看着挺有意思的,今天看看直播。”关龄起得早,但感觉似乎也没那么困。

“你?这么早起来?就是为了看直播?”室友更震惊了。

她当然知道平镇的直播是什么,昨天她们一起看了探古活动,还追了一会儿更新,是挺有意思的,但让关龄早起追看?

有这么吸引人吗?

“你可以看录播啊?”另一个室友也很不解。

“录播是没有灵魂的!”关龄斩钉截铁地说。

她很喜欢看直播,起这么晚也是因为晚上经常看直播看到两三点。不过她从不看录播,剪辑视频也不行,很有坚持。

“独立官方直播间,排面啊!”她突然惊呼一声,趴在床沿上给室友解释刚刚看到的情况。

解释到一半,她眼睛一亮,叫道:“开始了开始了。这是甲四十二?这么帅?”

听到“帅”这个字,旁边两个室友顿时来劲了,一起趴过来看她手机。

手机屏幕太小了,她们看了一会儿还没看清楚,一拍床沿,叫道:“看什么手机,开电脑!”

“气质真好啊……”关龄也从床上爬起来了,手里拿着手机不放,脸还往电脑方向侧,感觉眼睛一刻也不想离开一样。

这时代资讯发达,哪个女孩不是阅帅哥无数?平时的各种明星流量,早就看多了。

能让关龄有这样的反应,真的不简单。

电脑很快打开了,直连官方直播间,然后看也不看主直播间,直接跳到了二路。

“真帅啊……”

“气质真好!”

几个女孩看见甲四十二号,一起赞了起来。

严格来说,许问的五官只算端正,一样样分析,硬伤其实不少。

但他的气质却是真的有点不一般。

挺拔、自如、从容。

如同水边修竹,阳光洒落片片竹影,透光而看时,明亮与清锐并存。

再加上直播间精心设计过的光与影,许问一出现,就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三个女孩本来还有别的安排的,这时不约而同地停下来了。反正也不急,先看看直播再说。

“既然已经露脸了,那报报名字应该没关系。我叫许问,编号甲四十二。今天我要做的东西先不告诉大家,用的材料是这扇木门。”

许问走到墙边,敲了敲那扇两米多高、厚重巨大的木门。

木门很脏,上面红漆斑驳,还沾了不少黑色的污物,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具体来说,是使用它的木料和上面的一些配件。按照主办方的规定,我在正式制作之前,要请主办方的鉴定师给木门估价,将来,做出的成品拍卖价将扣去木门的价格。”许问语调轻松,自然而然地带着一种自如感。

“声音真好听啊……”关龄喃喃道。

“要不要这么舔啊?”她一个室友说。

“确实很好听嘛。”另一个室友却与关龄站到了一边。

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师傅走进了直播间,许问站到一边,由得他打量。

那位老师傅没有使用任何工具,更没有测量仪器,就是用手在木头表面抚摸敲打了一阵,就抬头道:“榉木门一扇,实心木,无任何包裹杂物。高八尺五寸,宽五尺四寸,厚七寸,四角有铜皮包裹,中有铜制扣环半幅,木板有三处开裂,长度分别为……”

三个女孩听得全部张大了嘴,关龄惊讶:“这全是用眼睛看出来的?”

“是的哦,他连尺子都没用!”

“这也太厉害了吧?这是怎么做到的?”

老师傅当众介绍完木门的情况,最后道:“榉木为中三品木料之一,该木门较一般木门更为厚实,但开裂比较严重,现估价八千元整。”

“差不多吧?”

“比我想的还贵一点。”

三个女孩小声讨论,没什么异议。

“确定是这个价格没错了?”许问的眉毛轻轻一扬,带着一丝笑意说。

“嗯……我再看看。”老师傅却犹豫了,回头又去看了一会儿,肯定地说,“就这个价了。”

“那看来是我捡漏了。”许问等他登记完,笑着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