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30 女神青诺

匠心 沙包 3440 2021-09-07 00:44

这座山谷,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

许问和左腾稍微商量了几句,再度分头行事。

左腾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许问则回到梧桐林那里,郭安的所在。

许问回去的时候,郭安并不在原地,许问想了想,往那个梧桐树的方向走了过去。

郭安果然在,他坐在树上,仰头看着树冠,正在发呆。

这树已入暮年,但仍然郁郁葱葱,枝叶向外伸展,巴掌形状的树叶微微摇晃,温柔地覆盖着周围这一方土地。

树影笼在郭安身上,也遮在他身边散落的几块木板上。

这里的氛围,跟之前的山洞里完全不同。

许问走过去,拣起地上的木板,郭安动也不动,没有阻止的意思。

老道的工匠不习惯纸笔,基本上都是用炭笔在木板上画图,画完了可以刨掉,重复利用,并不麻烦。

郭安的木板上已经画好了图,看上去已经画了很久,还反复修改过,现在已基本成形。

它看上去是一座木雕,许问一眼看过去就被吸引住了,而且同时想起了不久之前在山洞里看见的那些石雕。

两者不说同一风格,思路确实是一贯的,都是依原物而造,极大地保留原物本身的气质与造型。

洞中石阴暗诡异,由此雕成的石像也显得鬼气森森。

而此处,光线明亮,透洒而下,梧桐树形优美,温和伸展,但树已老去,即将枯死,因此郭安设计的木雕也悲伤中蕴含温存。

它的造型略微抽象,令人产生无限遐想。

总地来说,它像一个长发女性,伸开双臂,满怀疲惫但是温柔地想要抚慰下方的一切。

木雕依树而成,满头树枝仿佛她的长发,比较粗的树干以及树根上有许多人或者兽的形状,仿佛她所拥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整个世界。

许问目光一触就感觉到了震动,忍不住看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凝视着这棵大树,木雕仿佛从纸面上浮现出来,进入了大树中,化为了实物。

可想而知,到那时候,它会拥有多大的震撼,何等强大的力量!

“好设计!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许问看了又看,忍不住问。

“哈哈。”郭安笑了两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没有回答。

他转过身往回走,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这棵树一会儿,又再次抬步。

许问愣了一下,指着那些木板说:“设计图……你忘了!”

郭安不说话,没回头,只抬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这是在说记住了,但许问还是有点舍不得,走过去把那些木板一张一张地收拾了起来。

木板一共十五块,每张上面的图都不一样,是雕像的各个不同的侧面,还有郭安在不同时期的思路。

这些再除开被刨除的废弃思路,郭安确实在这上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

许问一边收拾一边揣摩,真的非常喜欢。

他甚至有一种预感,如果郭安能完成这次创作,他的境界必将再向上提升一步。

他抱着木板回去了,郭安坐在原处,低头拿着刀,没有工作,好像在发呆。

看见许问回来,他抬头看一眼,看见他手里的木板,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他刚才去哪里做了什么。

两人相安无事,倒是许问继续看木板上的设计图,心里不断揣摩。他对照着不久前在山洞里看见的那些石雕,渐渐的有了不少感悟。

又到了暮色时分,郭安起身,对许问说:“回去吧。”

许问这才回神,应声站起,突然发现他身边的筐子里空空的,这一下午他好像都没干活。

他有些意外,但什么也没说,跟着他一起回去了有光村民所住的山洞。

篝火、食物、舞蹈。

今天没有死人,所以也没有了昨天那样的仪式,一切看上去都很和平,有着一天辛苦劳作之后的满足感。

食物虽然粗糙难吃,但还能饱腹,亲人和家人们就在身边,还有一个地方能够安稳地睡觉。

他们的要求也就这么多。

许问今天观察得更仔细了一点,发现有些人吃完饭之后,会比出一个手势,嘴里默念着什么话。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些宗教饭后的祷告,许问好奇地问身边不远处的栖凤:“你们有信仰什么神佛吗?”

“有啊。”栖凤又恢复成为了昨天初见时的样子,友好地回答,“青诺女神庇佑着我们。”

她发生一个特殊的音调,跟“青诺”比较近似,同时,她也比出了一个手势,跟村民们的一模一样。

许问昨天也见过,她在引灵仪式上也曾经比过这样的手势,当时他想到的是血曼教那些诡异的图案,认真地进行了一下比对。

确实有点像,但其实不是。

栖凤的手势更简单朴实,像是原初先民的舞蹈,而血曼教的手势非常复杂,花样更多,天然就带着一股妖治的气息。

“青诺女神,就是昨天你在引导故去灵魂的时候扮演的那位神明吗?”许问又问。

“是的呀。”栖凤有些意外地看他一眼,答道,“青诺女神是死神,也是生命女神,她会引导有光村的灵魂到达光明之地,安息休养。然后,他们会如同青木一样,转生到这个世界上,重回我们身边。青诺,就是青青树木的意思。”

栖凤一边说,一边向着山上一指,正是梧桐林的方向。

既是生命女神,也是死亡女神。

这个意象,倒跟他在村庄以及石洞里看见的那些雕塑差不多。

许问犹豫了一会儿,正想继续问,突然听见栖凤一指村庄方向,道:“村子东边,有我们的圣窟。那里有我们先祖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圣祭,是供给女神的。可惜……”

她下颌微微绷紧,眼神也微微有些变化。

“……你们打算怎么办?就一直这样被他们压着吗?”许问轻声问道。

“那我们能怎么办?他们有刀有枪,我们手无寸铁。他们的人也比我们多,外面还有,我们就只剩眼前这些了……”栖凤轻声说。

“那官府呢?”许问沉默片刻,同样轻声地问道,“你们可以去找官府,借助他们的力量……”

“官府顶个屁用!”旁边另一个坐得很近的村民听见了,愤愤然地转身说道。

他的口音非常重,但说的还是官话,显然也是能听懂的。

“给官府说,就像是给狼送肉,他们非得狠狠地、狠狠地把你的肉吃光不可!”

那人狠狠瞪着许问,声音不大,但态度非常激烈。

栖凤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语气严厉:“图野,这是我们的客人!”

“凤仙,官府……”图野还想继续说话。栖凤的手紧紧地按着,把他轻轻一推。

图野终于闭嘴,又瞪了许问一眼,站起身,走到另一边去了。

栖凤转回头来,轻声解释:“以前发生过一些事情……”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就闭了嘴,片刻后极为肯定地道,“总之,官府绝对不行,我们有光村不信他们!”

她的态度不像图野那么强硬,但听上去更加没有转圜的余地,许问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彻底破坏了他们对官方的信任。

气氛稍微有点僵凝,这时郭安突然走了过来,对许问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许问纳了一下闷,依言站起,跟着他一起走到靠边的一个山洞,钻了进去。

这里也是里面的面积比外面大很多,堆着大量木头,基本上都是梧桐木,也有一些别的。

许问看见它们,想起下午时画在木板上的那些图纸,问道:“那个设计图真是太精彩了,郭师傅打算什么时候开工?”

郭安闷不吭声,拿起那把从不离身的钟意刀,看了一眼,把它递给许问,又指了指旁边的木头堆。

“你,片个木头给我看看。”他简短地说。

片木头……

许问也没吭声,接过钟意刀,在旁边的小马扎上一坐,从旁边拿了靠得最近的那块木头,放在手上掂了掂――都没有挑选。

桐木是易生长的木材,质地轻软,中央容易出现空洞,随便选的话,很容易挑到质量不好的。

当然,郭安会放到住处的木料,都经过了初次筛选,但也不能保证每一块都合宜。

许问随手拿的这一声,就是他嫌不好用放到一边的。

从树皮上看,它还挺齐整,没有节疤什么的,但上手就感觉略轻,剖开一看,里面果然有一个空洞,不算太大,但形状非常扭曲。

这样的木料当然很难使用,用来片成片木还行,但正常情况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