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04 安定

匠心 沙包 2694 2021-09-07 00:44

许问先是按照即定的安排去了安定。

安定是绿林以外的另一座大城,因为附近有一片规模不算太大的森林,所以房屋以木石结构为主。

它在绿林的另一边,必须穿过绿林才能到达。

进入安定,又是一番忙碌。

由于建筑材料不同,安定虽然离震中稍远一点,但受灾情况比绿林更严重。

许问他们到达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被埋在废墟里没被挖出来呢。

许问带着工匠们以及向前等人立刻开工,居民的挖掘进度立刻快多了。最关键的是,有了他们坚定的动作,人心稳了下来,他们止住哭声,默然行动,一具又一具的人体从废墟中被翻了出来,摆在了一边,等着有限的大夫救治。

哭声不止,泣声不住,让人心情非常低落。

每到这种时候,许问就会按一按胸口。

那里放着连林林临走时突然想起来,递给他的一个小罐子。那是之前她在别的村子里买的桂花糖,她吃了一半,还剩一半。现在留给许问,让他甜甜嘴儿,甜甜心。

――那个时候,连林林说得很认真,一路走过来,没人的情绪不会受到灾难的影响。

许问很珍惜,没有吃,只是把它放在胸口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每当这种时候,他只需要伸手摸一摸,心情就平稳多了。

救灾过程中,他们遇到一处山石崩落的情况。

落下的山石坚硬而巨大,用人力很难移走。最关键的是,石头落下时砸中了一个民居,房子里有人,隐约还有呻吟声,明显是活着的。

这种情况肯定要抓紧处理,但这石头……

许问正在思考,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有人在他旁边说:“我来。”

许问回头一看,又惊又喜:“你怎么回来了?”

李晟从许问身边过去,蹲下身检查现场情况,嘴里说道:“我把查先生送回去就回来了,我就知道少不了我的。”

“查先生呢?见到了……特使吗?”介于周围环境,许问含糊了一下。

“不知道,应该见到了,我不清楚。我把人送到就走了,没多呆。”李晟用尺矩量起了石头,动作非常熟悉,嘴里回着许问。

许问没说话,想起了以往在小说电视里看见过的情节。

所有当皇子的,都迫不及待想要亲近自己的父亲,也就是皇帝。皇帝的恩宠代表他们在其他人眼里的地位,以及能够因此获得的东西。

但李晟不一样,他去了就回,纯粹只是完成许问的托付,根本没有借此获得什么的意思。

这跟正常情况完全不一样,但是……很好。

许问笑了,拍拍李晟,跟他讨论起正事来。

爆炸声响,沉闷而稳定,石头被稳稳地炸开,周围摇摇欲坠的墙壁几乎动都没动一下。

李晟对这项技能的掌握越来越熟练了。

但情况并没有因此转好。

灾情非常严重,他们遇到了跟绿林同样的问题――灾民无处安置。

而且,由于这里的情况比绿林要更严重一点,所以疏散安置的需求更加迫切。

伤亡严重,尸体需要快速处理,伤者也是一样。

尤其是尸体,不处理的话很容易引起疫情,那时候又是更大的灾难。

许问去跟安定的县令商量火化事宜,县令一听脸色就变了,连忙摇头:“不行不行,怎么能这样?人死要入土为安,火化了就没了!”

“必须火葬。”许问也很坚决,“尸体太多,入土一样会滋生细菌,引来病毒。”

县令根本听不懂细菌和病毒是什么,只管摆手,不管许问怎么说都不同意。

许问犹豫了一下,正想拿出金印来强迫执行,一支队伍策马扬鞭,闯进了安定。

为首那人一眼看见县令和许问,纵马冲到他们面前,翻身下来,掏出一个黄色的卷轴,呼啦一声展开,大声道:“陛下御旨!”

县令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扑通一声当场跪下。

安定也是下了雨的,地上一片泥泞,他就直接跪在泥水里,完全顾不上才换的干净衣服。

不仅是他,周围其他人也跪倒了一地,最后只剩两个人站着,一个是颁旨的特使,一个是手上刚刚拿出金印的许问。

金印如同皇帝本人,确实可以不用跪,特使一点头,没说什么,开始宣旨。

这次的圣旨比许问想象的更白话一点,很容易听懂。

它主要分三项,第一,绿林安定等一共十五城的尸体就地火化,不得入土安葬,以免疫情。

第二,绿林安定两城存活的人员里,所有的孤寡独户全部迁移至逢春安置居住。

第三,全面搜捕血曼教徒,自首者轻罚,举报者重赏。

圣旨一到,许问之前跟县令的争执就成了定局,不需要再有什么说法了。

没过一会儿,安定就建起了火化场,挖了深坑,堆起了柴火,一具具尸体被扔了进去。

这对安定的震动无疑是非常巨大的,古代人讲究入土为安,认为只有埋进土里,灵魂才能安息。

这样被火化,是不得好死啊!

做鬼也不得安生!

但是皇帝圣旨,谁能违抗,谁敢违抗?

在这个世界,皇帝是天子,也是神。

所以一时间,整个安定哭声震天,惨到无以伦比。

但特使是带着圣旨来的,郎心如铁,按着县令让他下令。

县令颤抖着声音宣旨,声音被震天的哭声压了下去。

许问紧紧地抿着嘴唇,胸口起伏着。

他建逢春城的时候来过安定,但跟这里一点不熟,城里的居民他一个人也不认识。

但此时,人们的悲痛太过强烈,他几乎感同身受。

他们哭的只是火化这件事吗?

并不是。

他们哭的是巨大灾祸带来的恐惧、哭的是已经逝去的亲人、哭的是不可预知的未来。

县令也哽咽了一下,紧接在火化的命令之后,又颁布了迁移的旨意。

他扯着嗓子,终于压倒了一部分哭声。他附近的人们愣了住了,面面相觑。又过了一会儿,有人试探着问:“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意思的,多简单?你家人口还多的,可以留下来。只剩一人的,全部搬去逢春,以后就是逢春人了!”一个衙役不耐烦地回答。

许问原以为这道旨意会让大家安心一点,没想到旁边几个人刚一听到,就愣住了,接着一个壮汉大喊道:“不行,我不走!我生是安定人,死是安定鬼,我才不去什么逢春!”

一时间,响应者众,好多人听见这道圣旨,反应都非常强烈。

他们死也要留在安定,没人愿意搬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