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59 你是真的吗

匠心 沙包 2803 2021-09-07 00:44

连林林一句话让许问愣住了。

老实说,他从来没想过这样做。

不过准确地说,连天青会突然出现在那个世界,也是他事前没有想到的,连林林的设想仿佛也在意料之中。

“可以试试。”许问小声说。

“怎么试?”连林林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许问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说了句“冒昧了”,然后抓住了连林林的手腕。

连林林长年做活,手掌有点粗糙,但手腕仍然是细滑柔软的,许问的掌心与其相接触,心里突然微微一动。

连林林其实没打算反抗,但突然被许问抓住手,下意识挣扎了一下。然而,一下之后,她就放松了,温顺地把自己交到了许问的手上。

许问开始凝神冥想许宅的情形,但是桐叶之后,呼吸可闻,还有一段纤细柔软的手腕握在自己手上,许问满心只有这些,完全定不下神来。

又过了一阵,他发现不是自己定不下神,是根本就回不去!

按理说,他现在对许宅的掌控力日渐增强,可以一念来回,已经不需要冥想了的。

但现在,无论他怎么摒除杂念,怎么在心中描摹许宅,那座他已经非常熟悉的宅子的形态都无法在他脑中成形,也无法得到平时来回时的那种感应。

他仿佛被这一只手腕定在了这里,再也无法来回穿梭了一样。

片刻后,许问抬起头来,注视着连林林。

连林林一直在看着他,黑眸如水,倒映着他的面孔。

“我去不了是吗?”她小声问。

“嗯。”许问点头。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事实就是如此。

“唉,看你表情就知道啦。”连林林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划了一下脸颊,轻笑着说,“你的心思全写脸上啦。”

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许问,他也知道很多人觉得他少年深沉,心思难以猜测。当然他的实际年龄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样子,再说他也从不是外放的性格,这样很正常。

原来我在林林面前是这个样子的吗?

许问有些意外,不知为何心里深处又隐约有点甜意。

“是啊,没法带你回去。”他承认道。

“可惜。那是你的世界吗?”连林林轻声说。

“你好像一点也不奇怪?”许问问她。

“奇怪肯定还是奇怪的,居然还真有另外一个世界。不过也没那么奇怪。多多少少,是有点感觉的吧。”连林林轻轻叹了口气,接着看了许问一眼,又笑了起来,“你这又是什么表情,我怎么会看不出来,我又不是傻子!”

“以前在旧木场,看见师兄弟们,然后看见你,以为只是你不同。后来出来了,看见了更大的世界,看见了更多的人,发现还是你不同。书里说镜花水月,芥子世界,我也有想过,这小世界里的人,会是一种什么样子。真没想到,我身边就有一个。”

“可惜,没法带你去看看。”许问轻声说道。

“确实可惜。我爹现在确实在那边?他一切都好?”连林林关切地问。

“他现在情况比较特殊。”许问如实回答。

“怎么特殊?”

“他的身体还在这里,仿佛只是灵魂到了那个世界,别人看不见他,他看得见别人。能拿起一些东西,但也能不受阻碍地穿过。不需要吃喝,也不知饥饱暑热。”

“就是七魂六魄不见了?为什么会这样,他还能回来吗?”

“具体为什么不知道,现在猜测应该是天工三境的特殊状态。我们在天工洞里看见了一些遗迹,曾经的天工留下的,推测晋升天工之前必然会有这个阶段,也就是意识离体去到另一个世界,见识不同的情景,了解一些事情。”

“然后就到了天工无惑的境界?”

连林林也是上过天山听过这些事情的,紧接着问道。

她这个问题让许问顿了一下,一时间没法回答。

连林林不说,他都要忘了这四个字了。

天工无惑,是天工最后能够达到的境界,从字面上理解就是天工没有疑惑的意思。

天工三境会前往他所在的那个世界,见识到一些东西,然后回来。

但见到那个世界就会没有疑惑了吗?

当然不可能。

就许问知道的,在那个世界,还有很多科学家正在孜孜不倦地追寻着最终的真相,不断试错又不断提出新的构想呢。

世界如此之大,怎可能完全无惑?

那么天工无惑究竟指的是什么?

难道……指的其实是这个班门世界?

经历了那个世界的种种再回来之后,天工就能知道班门世界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解开关于自身的疑问?

这倒是很有可能!

那么班门世界,究竟是什么?

“你在想什么?”许问的衣袖突然一紧,连林林拉着他的衣袖,往这边靠近了一点,紧紧盯着他说。

两人本来就靠得比较近,这时她身体前倾,半个身体几乎都靠进了他的怀里。

她身上的竹香与梧桐花的香气混合,馥郁清甜,许问微微有些眩晕。

不过她的问题却定住了他,他的嗓子有点发堵,回视着她,出不了声。

“告诉我。”连林林却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样,紧跟着说,“我想知道。”

“……我从另一个世界过来,来得很莫明,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也不知道……”他回望着连林林,手指紧了紧,纤纤皓腕的感觉在手上格外清晰,“也不知道,你们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的。”

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了个战,脊背生寒,一直向外蔓延,让他的半个身体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说出来了。

这是他心里最大的恐惧,是他没有意识到,但其实一直在心里深处担忧的事情。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存在,不知道它是不是真实的,不知道眼前的人,以及他经历过的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万一它只是一场游戏,一个梦境,一个实验,存在的意义只是让他学一些技能,好修复那座宅子呢?

如果他遇见的这些人、经历的这些事,全是泡沫与幻影,只为了技能本身而存在呢?

如果他们终将消失,再也不复存在呢?

他反手抓住连林林的手,有些急切地问道:“你是真的吗?”

风过桐叶,泛起一阵绿浪,周围气息更加浓郁。

连林林目光清亮,水一般笼罩着他,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毫不担忧。

她无比专注地凝视着许问,好像这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一样。

“我喜欢你。”她没有回答许问的问题,而是突然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许问愣住了。

“我想跟你在一起。”连林林似乎意犹未尽,跟着又补了一句。

她的手一动,反过来握住了许问的手,手指紧紧扣住他的。

“可以吗?”她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