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02 搬家者众

匠心 沙包 2513 2021-09-07 00:44

姚师傅还是回去了。

吕城给他找来了车,两匹青色健马,一个经验的老道马夫。

他还一再要求陪他一起回小横村,姚师傅直接拒绝,让他留在这里等放榜。

这个过程里,许问没有说话,只是上前去把马车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才作罢。

姚师傅走了,吕城看着车后扬起的尘土渐渐消失,不解地问道:“师父到底有什么急事,就不能再多等几天一起回去吗?”

许问也不明白,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他这病是慢性病,该吃的药都给他放车上了,应该不会突然发作。而且回去之后有周师兄照应,比现在在外面奔波还要安稳一点。你放心吧。”

“唔。”吕城想想觉得也有道理,紧绷的肩膀总算是放松了一些。

成绩已经定了,还要在这里等结果,这几天相当于是空出来的。大家都有些茫然,对这难得的悠闲竟然有些不大适应了。

“不然我们再把班门搞起来?”许三看着他们,提议道。

去年他们在于水等成绩的时候,暂时形成了班门这个组织用来接活,既是挣一些零花钱,也是为了平抚未知结果时焦虑不安的心情。

对于班门,大家都挺怀念的,在家的时候也常常提起。这时许三一提议,几乎所有人都心动了。

“我们当然没问题,但桐和不是于水,这种大城市,咱们接得到活吗?”钱明有点担心。

“怕什么,咱们又不纯是奔着挣钱去,也是找个机会磨练一下自己的手艺。谁家没个东西要修的?咱给人便宜着来,谁还能不情愿了?”许三干脆利落地说,说完又征求许问意见,“许师弟你觉得呢?”

“我觉得挺好。”许问笑着看他,非常赞同。

许问发话了,马上就没人反对了。许三主动表示:“我先去联系生意,妥儿了来叫你们。”

他行动力非常强,说着就站了起来往门外走,钱明叫了一句我跟你去,跟他一起并肩出了门。

没过多久,许三那边就有消息了,是钱明回来叫的,说是有人刚搬家,收了一些老家具想找人修整一下。

这是这年代普通人常见的做法,一套家具会用上好几十年,坏了修一修继续用。倒是搬家……相比较而言更少见一些。

许问他们没有多想,收拾了东西,一群人就浩浩荡荡出了门。

“就在城南?”罗梢问。

“对,不远,一刻钟就能到。”钱明点头说。

走着走着,许问渐渐觉得周围的环境有点眼熟,又过了一会儿,吕城叫了起来:“这方向……是锅响巷?”

“对,那地方就叫锅响巷,你怎么知道?”钱明有些意外地问。

许问和吕城去锅响巷的时候,许三钱明他们还没有过来,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听见他问,吕城放下了对师父的担忧,开始绘声绘色地讲那次送礼的事情。

钱明越听越是惊讶,最后恍然大悟:“难怪锅响巷最近这么多搬家的,难不成就是因为……”

说着他看向许问,两人交换一个眼色,同时明白了过来。

闹了那么一出,孙博然的师父是谁住在哪里人尽皆知,孙博然跟他师父的关系究竟好不好也大概能判断出来了。

未来孙博然可能会回去京城当他的皇家工匠,但刘胡子看样子也不会走。住在这里,就多了一个跟孙博然交际的可能。

别的不说,刘胡子现在九十了,将来有点事情,孙博然不得回来奔丧?

到时候邻里邻居的,总能扯上关系。

这样的想法很好推断,许问和钱明马上就想到了,其他人还有点茫然,他们稍微一点,大家也都纷纷明白了过来。

“那这些人应该都有点来历啊,不至于要用旧家具吧?”罗梢不解地问。

“有没有来历且不说,用旧家具这种事情……你见到那位刘老师傅就知道了。”许问笑着说。

果不其然,他们刚进巷口,就听见刘胡子中气十足的骂声:“成天东西不收拾好,到处乱扔,昨天就有人绊到了,今天又来,是不是想害老头子我啊?!”

没人回应,许问走过去一看,发现刘胡子正站在几块旧木头跟前,叉着腰指天大骂。阳光照在他光秃秃的头顶上,反射着亮光。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也不知道他骂的是谁。

许问一过去他就看见了,愣了一下,皱着眉毛打量:“你来干什么?”问话很不客气。

“来干活。”许问指了指身后的背囊,言简意赅地说。

“干什么活?”刘胡子又问。

“修家具?”许问四处看了看,每家门都关着,整条巷子除了刘胡子一个人也没有,实在不知道是哪家。

钱明有点路盲,挠了挠头,也有点茫然:“我记得在巷子中间……具体哪家记不起来了。三哥呢……”

“进屋看了吗?什么木头?要修什么家具?”刘胡子冷冷淡淡在旁边看着,突然发问。

“主要是榆木,要修的一共五件,两个橱,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这个钱明就记得很清楚了,迅速回答。

“哦。”刘胡子淡淡应了一声,直接走到前方第四家门口,砰砰砰的开始砸门,“有人上家找了,快出来!”

门很快就打开了,出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紧接着,许三也迎了出来:“许师弟到了,到得好快。东家,我们师兄弟都到了,随时可以开工了。”

那中年人一眼看见刘胡子,立刻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笑容,连声道:“老街坊难得上门,快请屋里坐!”

“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得快死了?”刘胡子上下打量他一眼,突然很不客气地问。

“啊?不不不,我真没这个意思!”中年人被他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

“不是以为我快死了,为什么不招呼上门客,先招呼我?”刘胡子冷冷地哼了一声,懒得跟他多说,转身就走。走没两步,他突然转过身来,恶狠狠地对许问说,“做活有点规矩,东西别乱扔,别找人收拾!”

看见许问点头,他这才离开。许问看着他的背影,只见他走到刚才的地方,扶着腰把那几块木头拣了起来,放在手中单掌拜了拜,这才捧着它们走了。

“这老师傅脾气是真怪……”罗梢在他旁边小声咋舌,许问没有说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