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74 向北行

匠心 沙包 3433 2021-12-11 07:27

张小山提供的信息非常关键,但是并未解决他们的全部问题。

一个最关键的,他们还是不知道郭.平栖凤他们去哪里了。

不过许问还是问了半天张小山,努力复原那幅画的地形地貌,试图用这个方式找到圣城的下落。

张小山还是非常配合的,而且他虽然画得不行,但对于图形结构自然有自己的敏感度。

很快,他就跟许问一起把地形还原了出来,圣城旁边有什么山,呈现怎样的形状分布,高矮情况如何……

不出意外,这是个许问没去过的地方,连林林走过的地方比许问更多,但她也不知道。

许问只好把这张图复制了几份,让黑姑去交给岳云罗那边的人,发动更多人帮他一起找。

接下来,他继续跟连林林还有两个孩子一起去追寻郭.平的去向。

孩子们提供的名字是有顺序的,它是郭.平所走的一条路,许问走过这条路,每经过一处,都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触。

与此同时,他又抽空回去了好几次。

许宅的修复仍然不太顺序,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这事是在引入水电网络等现代设施之后发生的,用连林林的话来说,就许宅不喜欢这些外来的新东西,努力想把它们排斥出去一样。

许宅当然不是活物,但它也不是一座平凡的宅子,未必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对此,无论是文物局那边的人还是秦天连表现得都很寻常,古宅古建确实经常出现这样的事,好像它真有灵魂一样。

当然,这样对许问说的时候,他们也还是在努力寻找其中的科学道理。

――必然是有原因的,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他们这样坚信。

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确实还没有发现这是为什么,试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最后只好停下来,暂停了工程进度。

是不是先继续修复本体,留出预接口,找出原因之后再接入现代工程?

现在文物局那边正在讨论,还没有得出结论。

现代世界和班门世界的时间流速还在不断发生变化,许问回去的时候越发需要精打细算。

这一切都在告诉他,某些东西将要发生剧变,他很难再像现在这样在两边左右逢源,他面临选择的时间越少越少,总有一天,他只能在两个世界里选择一个生存下去。

是这边,还是那边?

这件事,他没对连林林明说,但连林林何等冰雪聪明,她自然是感觉到了的。

偶尔许问转头,会看见她忧虑的目光,但下一瞬间,她就会向他露出那个他熟悉的甜美轻快笑容。

连林林从不想让他担心,也不愿意给他的选择添上任何负担。

但许问,又怎么能不考虑到她?

这边的其他一些事情倒是进展得比较顺利。

一方面,许问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前行的路上不时去巡查一下怀恩渠。

这条人工渠建设得比许问想象的还要快,还要全面。

它不仅横贯东西,能引水能通航,下面还有许多支渠,直通村乡。

这些支渠能通行比较小的船只,但更关键的还是能涝时疏通,旱时灌溉。

在怀恩渠的引导下,更多的人自发地行动起来,开始试着应用延伸到本地的支渠,把它们分得更细。

这也是朝廷一直在倡议并且教学的事情――好处都已经送到你们手上了,伸手接一接总是会的吧?

当然也有那种纯粹的懒汉,只会张嘴吃饼,连转一转也不会的,但毕竟也有很多勤劳的人,把水渠引到自家,让朝廷给予的这份恩惠变得更加实在。

怀恩渠进展速度这么快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最近天气一直很好,好得过头了。

天空万里如云,蓝得有点恐怖,空气中一丝水气也没有。

这种现象已经持续十多天,这时候不仅是许问,其他很多人也觉出了不对――这是要旱了啊!

要是换了以前,遇到这种情况谁不会怕,但不得不说,怀恩渠给了他们底气!

有怀恩渠在,怕什么旱灾?

看着主渠支渠里那些绿汪汪的水,大伙儿都不紧张了……

怕什么旱灾,咱有水啊!

许问一路走过来,这些事情尽收眼底。

继逢春新城之后,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成就感。

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它是有意义的!

它改变了这个世界,它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要是没有你,这些人不可能笑得这么开心。”

路过一处时,连林林看着路过身边的一对夫妻,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往许问的肩膀上靠了一靠,轻声说道。

“不是我一个人。”许问也在看着他们,面带微笑,真心实意地说。

他不是有意谦虚装逼什么的,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这么大的工程,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吗?

“出力的人实在太多了。”许问掰着手指头数给连林林听,“往上数,朝廷、陛下、你母亲岳大人,内物阁、工部、都水司……往下看,朱大人、李大人等各段主事带领的无数大大小小的官吏、工匠、民夫,在家操持家务为他们提供后援的家人……说得再远一点,还有当初建逢春城时,完善新工具以及新管理体系的那些人……说起来,另一个世界里,那些游戏玩家,其实也帮了很大的忙。”

“真的好多人。”许问这样一计算,连林林也震惊了。

“是啊,改变一个世界,真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许问道。

“但是你也非常关键,是最重要的那一个!”连林林想了想,这样对他说。

许问笑了。

“我也想跟师父一样!”景叶突然说道,他看着许问,眼睛闪闪发亮。

他的身边,景重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拼命点头。

有什么东西,仿佛正在这两个孩子的心里萌发。

不久,黑姑带来了回信,字条上是荆南海的字迹。

他说已经派人去查圣城所在的位置了。

他先在周围调查了一下,并没有人也没有资料显示那组群山是什么地方,他只能广发命令,到各地去实地调查以及询问。

这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他会尽快。

关于全面铺开战时或者说灾劫状态规划这件事,朝廷还在商议,讨论得非常激烈,至今没有得出结论。

对于此事,许问早有心理准备。

大周这艘巨船,要向什么方向开启,这确实是太过关键的大事。

别说这些决策者了,许问心里其实也是有些忐忑的。

万一做了那么多事情,灾劫却没有发生,大周必将大伤元气,做出决定的人也必将遗臭万年!

这种事情,当然要慎之又慎。

不过能讨论这么长时间,许问已经能够看出一些东西了。

“越来越北了。”这天,许问感到一阵寒风刮过,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对连林林说道。

最近仍然一直是晴天,但季节的变化跟天气无关。

寒冬渐至,气温肉眼可见地降了下来。

“再继续往北的话,肯定冷得不行,再去下个地方咱们得进城了,添点冬衣和其他一些东西。”连林林也在看天,对许问说道。

“对,就去下个地方吧。叫折度镇。”许问看着地图说。

这时代民间几乎没有地图流通,但许问肯定不在这个限制的范围内。

连林林旅行过几年,操办起这种事情来比许问还熟练,即使到陌生的城市,她也能第一时间找到最合适购物的地方。

这确实是个本事,这里已经比较偏远了,即使是城市规模也不大,许多他们要买的东西都在人家家庭内部。不仅如此,大部分时候他们甚至语言不通,如何交流、如何准确地要找要买的东西的位置,真不是件容易事。

一路走过来,他们的这种事情基本上都交给连林林来办了。

这次也是,连林林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位置,比手划脚地跟人解释要什么样的冬衣,张罗着让两个孩子量身。

许问在旁边守着,面带微笑,心情非常好。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家长里短,格外温馨,就像带着妻儿的长途旅行……

他正注视着连林林他们,突然一句话飘进他的耳朵,是当地方言,他听不太懂。

但是其中有三个字,因为是名字,所以格外清晰,许问一听就听懂了。

他瞬间集中了注意力。

伏远都!

他们刚刚得到忘忧花木片时,知道的那个背后的贩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