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78 让你们占便宜

匠心 沙包 3443 2021-09-07 00:44

这时还没正式开饭,食物的香气从木门后面飘了过来,但红门还是紧闭着的。

“还没好,要再等一会儿!”很多人这样吵吵嚷嚷着,?更多的人围在木牌旁边看今天上半天的结果。

木牌很薄,两个角穿了洞,挂在树枝上,自然地被垂下来,被风一吹就摇摇晃晃的。

上面炭笔字色被透过树枝的斑驳光芒照得明暗相间,非常清晰。

许问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方觉明也想要去,但又觉得这样太直接了有点不太好意思,看见许问的举动,连忙跟上,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又隐约有些惭愧。

许问没留意旁边人的想法,两边的成绩到底会有什么差别,他是真的很感兴趣。

板子上的条理列得很清楚,一边是京营府六个组,一边是西漠队五十个组。后者的数量非常多,列得密密麻麻。

每个组后面跟着分数,直接是数字的相加,没写总数,这部分字写得比较小,明显还为下午的任务留出了足够的空间。

许问留意到,其中一部分数字上被画了一个圈,西漠队这边圈多一点,京营府那边的圈少一点,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意思。

“京营府还是强。”方觉明小声说。

“是啊,同样的时间,他们完成的任务数比咱们多多了。”徐西怀今天倒很有精神,听完立刻点点头,接着说道。

“都咱们上了啊。”乔脊笑了一声,略带取笑地说。

“那是,平时再怎么咬,也是狗窝里面的事。到了外面,当然是一起去咬人家家的狗了。”徐西怀理所当然地说。

“哈哈哈,说得对。”旁边几个人都笑了。

方觉明说得也没错,京营府实力的确明显更强。一上午时间,他们完成的任务数普遍要多过西漠队。

最多的京一组一共完成了五个任务,其他普遍也都在四个左右,最低的不少于三个。

西漠队这边完成任务数最多的是西一组,也就是江望枫他们组,一共四个。

单他们的话,可能跟京营府差不多,但别的组相差就比较悬殊了。

最多的是西四组,完成了三个任务,其余的全部都是两个一个,还有不少像方觉明他们京二组一样,一个任务也没完成,名字后面空空如也的。

昨天晚上西漠队很多人都踌躇满志,为荣誉也为现实的利益,结果今天才半天就把他们的雄心壮志几乎完全打消掉了。

十天时间根本不够提升,更别提是跟有皇家工匠之称的京营府比。

两边的现实差距就是这么大,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差得太远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他们每一次的分数普遍比我们都低一点?”方觉明突然又发现了一件事情。

“对。”徐西怀扫了一眼,肯定地说。

西漠队这边也有低分的项目,譬如西一队的第一项任务,测绘石狮全图得分就只有六分,因为这任务简单 ,相对比较难的部分也就是要把石狮的细节部分比较精细准确地描绘出来。

总体来说,它无论是位置还是形态还是测量方式都是比较简单的,分数也不可能高上去了。

但除此之外,西漠队不乏七八十乃至上百分的任务,除此之外还有西二方觉明队这样三百分的大任务。当然,接到这样任务的队伍一上午顶多就只能完成一项,甚至也有一项没完成的。不过总地来说,他们难度高的任务分数就是高,完成一个任务就翻盘的可能性非常大。

相比之下,京营府那边的分数就明显低得多了。

他们最高的得分也就五十分,除此以外没有其他更高的分数。

要说这是不是因为他们任务难度低,那肯定也不是。

光是西一组的第一个任务,绘制纯阳殿侧面剖面图,这个任务换成是被他们抽到,他们大概率是完不成的。

就这任务的难度来说,绝不逊于方觉明他们这个,甚至犹有过之。但这两个任务,一个五十分,一个三百分,相差之悬殊,已经有些惊人了。

“这是明摆着给我们占便宜啊。”徐西怀小声嘀咕。

“但是都是从一个箱子里抽出来的啊。”另一个人反对。

“肯定是做了手脚的。”乔脊舔了舔嘴唇,非常肯定地说,“不过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咱们就趁这个机会搞倒他们,把赏金拿到手上!”

“这么明显的吃亏,那边为啥要答应?”方觉明还是不解。

“为啥不答应?”徐西怀和乔脊异口同声地说。

两人对视一眼,徐西怀接着说了下去,“他们是什么人?京营府!咱们是什么人?要么是刚出师的愣头青,要么是苦哈哈没名气的草帮子。不让咱们占便宜,咱们觉得合适,他们没准还觉得丢人呢。让咱们占了便宜还把咱们打死了,这才是他们的威风!”

徐西怀侃侃而谈,旁边几个人都沉默了。

最后,方觉明长长吐出一口气,缓缓道:“有道理。”说完,他转过身,又郑重其事地向许问行了一礼,道,“多谢。”

许问知道他在谢什么。

本来他们这三百分基本上是没希望的,京营府要居高临下地赢,也只能让他们赢了。

但现在有了许问,他们的确是占了便宜,但也的确是有可能赢下来了!

许问在一边看着分数,一边听他们说话。这时,他转过头来,笑了笑说:“不用,而且我在想,也许我们还能赢得再漂亮一点。”

方觉明一愣,问道:“什么?”

正在此时,轻快的铃声响了起来,红门洞开,饭菜飘香。

开饭了。

“吃完饭后再说。”许问拍了拍方觉明的肩膀,当先走了过去。

方觉明感受着肩膀上的触感,表情非常微妙。他挑了挑嘴角,又强行把它压了下去,快步跟了上去。

龙神庙准备的饭食很简单,但对西漠队来说已经足够丰盛。

混了一点白面的杂粮馒头,随便吃管饱,加了一点盐的青菜粥随便喝。

当然跟自助餐一样,只许吃不许拿,有戴着僧帽的大和尚在那里守着。

理所当然,吃馒头的多,喝粥的少。

测量绘图也是要跑出跑进爬上爬下,很费力气的,粥不顶饿,两泡尿就下去了,当然不受青睐。

也只有实在吃渴了,大家才会过去随便舀两勺喝两口,非常节制,绝不多喝。

“汪哥跟我说,他们以前在外面做活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样吃,就是把青菜粥换成了肉粥。”

许问找到了许三他们,走过去就听见江望枫正兴致勃勃地说着。

这个汪哥没听说过,听上去像是京营府的什么人。

江望枫阳光活泼自来熟,跟京营府的搭上话也不奇怪。

“肉粥!”旁边的人一边大口咬着馒头,一边发出惊叹。

“说这次本来也是这个安排的,结果事到临头匠官一拍脑袋,发现忘了件事。”江望枫说。

“什么事?”一群捧哏的配合非常到位。

“这里是和尚庙啊!和尚庙怎么能吃肉了?于是就换成了青菜粥,没油水,每天晚上肚子饿得直叫唤。”江望枫说。

“油水是什么?”田极丰冷不丁问了一句。

“……”周围人沉默了一会儿,陡然间哈哈大笑。

对于他们来说,没肉才是正常,油水什么的,那几乎就是不存在的词语。也许春天抓点蟋蟀夏天抓点蝉烤一烤,还能难得感受一下油满嘴唇的滋味。

“可惜了。不是在龙神庙的话,也许咱们还能蹭顿肉粥喝。”陈万年说。

“是啊是啊。”大家纷纷附和。

“能赚到阎匠官的赏金的话,没准还能有顿肉吃。”乔脊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了,突然插了句嘴。

“阎匠官的赏金……六两银子!”所有人记起了这件事,眼睛一起亮了起来。

“嗐,想这个有什么用,没希望了。光一上午,京营府第一组完成五个任务,一共拿了两百二十二分。咱们第一是十四哥他们组,四个任务,一百五十六分。我还听说,京营府那边还有些任务做得差不多了,下午上来就能交。咱们拿什么跟他们比啊。”一个人说。

大家眼中的亮光迅速消失,瞬间沮丧了下去。

一个上午,他们清晰地看到了两边之间的差别,积累起来的心气都消得差不多了。

“要是我们能赢呢?”许问突然说。

刹那之间,所有的目光聚集到了一起,震惊中带着期盼。

这种时候,换了别人说这句话,没人会当回事。

但这是言十四,现在的他就是这有这样的威信!

“吃完饭以后,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咱们开个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