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67 教学相长

匠心 沙包 2785 2021-09-07 00:44

杜鸣跟扬天是老合作伙伴了,许问他们来之前,他已经打过了招呼,简略说明了班门这边的情况。

他对许问不是很熟,没特别强调许问,扬天早就有过这种老工匠门派来考级的经验,安排得很周到。

他们这个班基本上就是班门自己的人,唯二例外就是荣显和高小树。

这两个都是临时插班,前者是陆立海打过了招呼,后者算是内部关系,其他班满了,只好安插到了这里来。

木工二班一共二十五人,这个人数跟当初旧木场差不多,许问看着有点怀念。只不过以前旧木场全是年轻人,最大的也不超过二十五岁,不像现在,木工二班最大的是陆阿猫,今年五十三见闻,年纪确实已经很大了。

跟他们对接的那个人名叫杜同元,跟杜鸣同姓,但没亲戚关系,只是单纯的本家。

杜同元一边接他们去教室一边说,像班门这样的以前有传承,现在需要重新考证申请资质的有几家,前些年格外多,近年已经少了。

不过那些家族大多走了个取巧的路子,靠老名声揽活,再招新的本来有证书的技工充数,像班门这样派自己人、还派老师傅过来考证的实诚门派真不多。

几句话功夫,他们走到了教室。

这教室跟普通初中教室差不多,前后有黑板,中间摆着陈旧的课桌椅,就是因为人少,间距拉得比较开。

一群人初中生一样在桌子后面坐下,面对讲台。

许问不久前去大学旁听过,但氛围跟这里完全不同,比他更不自在的是陆阿猫陆远等人,倒是旁边高小树倒是非常自然地端正坐直,把手放在了桌子上。

没一会儿杜同元发下了课程表。

“什么,还有文化课?”

“什么,还要学物理?!”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瞬间在教室里弥漫开来。

确实没错,课程表上写得很清楚。

木工二班是细木类,短期课程,为时三个月。

三个月内,每周上五天,上午半天是文化课,下午是实践课。

除了许问和荣显以外,大家都对文化课感到头大。

班门的人且不用说,高小树中考拉稀,物理就是他最差的一门课。结果来上个技校,还要继续学物理?

他哭丧着脸说:“又要被我妈骂死了……”“没事,理论和实践相结合,更好理解。”许问看完课程表,反过来安慰他们,“有老师教,再有什么不懂的,我也可以给你们补。”

说着,他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看了一眼连天青,心道,本来也要教师父的,教一个不如两个三个了……

今天是星期五,正式的课程从下周一开始,许问他们领完课程表,杜同元开始给他们讲一些注意事项。

木工需要很多工具,学校会给配一套,但只能在学校用,日常他们需要使用的话得另外购置。

日常使用的材料包含在学费里了,是有数的,另外还需要的话要自行购买,所以不得随意浪费。

“日常的工具也就算了,关键是木工机械!”说到这里,杜同元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从旁边拿了一整本规章制度,翻开来给他们看,“一定要严格遵守规章,保证安全,到时候要真出了事,我们学校负责是小事,对你们,是要落下一辈子的残疾的!”

“到时候正式工作的时候也是,安全规章是重中之重,来不得半点疏忽,你们一定要谨记在心!”

他开始把安全手册一本本发到他们手上,许问表情严肃地接在手中。

这点他倒是疏忽了,在另一个世界也应该贯彻起来……

当天晚上,他回到班门世界,找到荆南海和阎箕,跟他讨论拟定安全施工相关规章制度的事情。

京营府和内物阁其实也有相关的制度,但远没有许问要求得这么严格细致。

最关键是的其中的思路。

京营府和内物阁以往的思路是以物为本,重点是维护事物的安全以及工程的顺利推进。

但许问从现代带来的安全规则是以人为本,首要的是保证人――主要是工匠的人身安全。

阎箕很快看出来了这中间的差别,有些诧异,但荆南海没有犹豫,迅速做出了结论:“就按这个办。”

同时,他当着许问的面命人把定下来的安全规章抄录了一份,送了出去。

他没有说是送交给谁,但许问肯定是心里有数的,并没有反对。

此事确定之后,他先去找了一些人,又去找到了刘万阁,开门见山地道:“我想请您再多教一些学生。”

刘万阁确实是以桃李满天下出名的,但他真没想到许问会有这个要求,诧异地看了他身后的人一眼,又看了看他。

这些人他有的见过,有的完全不认识,但结合听到的传闻,也大致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当初许问以一个普通服役工匠的身份从江南来到西漠,途中做了一件大事,教出了一支非常特别的队伍。

关于这支名叫月龄的队伍的事情,刘万阁知道得比大部分人都要多。

他知道许问在出发之前几乎不认识他们――至少其中一大半都不认识,之后在路上也只与他们相处了一个月时间。

到达西漠之后,因为种种缘故,许问只与其中一小部分人合作了一段时间,后来接手了南粤一支队伍,两边几乎完全分开了。

在完全失去指挥的情况下,这支队伍在西漠声名大噪。

他们无论是单独工作,还是与其他队伍合作,都表达出了非同一般的战斗力,工作质量与效率极高。

除了工作以外的方面,他们人人皆识字,素质非常高,第一次打交道不明情况的话,甚至很难想象他们会是一群工匠。

刘万阁一直很好奇,许问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他们培养到这个程度的,没想到今天许问就带着其中一部分人到他面前来了。

“你是说……再教出一支月龄队?我恐怕没那个本事。”刘万阁有点兴奋,但想了想,还是摇了头。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出教材。”许问显然已经考虑好了,直截了当地说。

“我来确定教什么,您与他们――”许问指了指身后许三江望枫等人,“一起来教。”

他这话其实是有点冒昧的,但由他说出来,却再自然不过。

“做一天活下来会非常累,大部分人恐怕无心向学。”刘万阁思忖片刻,客观地说。

“那就从想学的开始,会安排休息,安排奖赏。具体章程我回头整理出来给你。”许问很快回答,显然早有考虑。

说完他就看着刘万阁,等着解答他接下来的问题。

没想到刘万阁又想了一下,极其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行啊,那我就从命了。”

他看着许问的表情,笑了起来,“觉得我答应得太快了?哈哈,我也想看看,跟着你一起,还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许问注视了他一会儿,笑了。

“那就拜托了。”他郑重其事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