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31 再会

匠心 沙包 2845 2021-09-07 00:44

第二天天没亮,许问就又离开竹笛巷十七号,回去梓义公所上班了。

紧接着,许三他们也陆续离开回去服役。

他们昨天能回来多亏了连家父女在这里,大部分人其实都是在营地随便洗洗涮涮的。

没过多久,许问托人送了信回来,说这几天不在绿林镇,要去天云山一带勘测实境。

这事来得有点突然,连林林马上忙活了起来,做了一包袱的干粮给许问带在路上吃,想了想,又去拿了两套比较厚的衣服。

外面不比城里,天气是很冷的,就算知道许问抗寒能力出众,连林林也不想看见他有冻着的可能。

干粮、衣服、药物,还有一些路上备着比较方便的东西。最后,一个巨大的包袱交给来人扛着走了,连林林这才松了口气,已经累得满头都是细密的汗珠。

结果没过多久,那人又回来了,说是已经把东西交给了许问,许问回了一封信。

许问在信上说,他今天出门之后,还在想着昨天晚上跟连林林的对话。

他觉得连林林说的这些内容太有价值了,而且她肯定还有很多别的见闻来不及说,他很想看见,希望连林林能写给他看。

她在金顶河畔的表现他至今记忆犹新,他相信她一定可以的。

连林林坐在昨晚的石凳上,迎着雨后格外澄澈的阳光,笑了起来。

她去拿了纸笔,趴在桌子给许问回信。

她跟许问初相识时,还大字不识一个,现在一笔字已经写得极为流利,笔迹秀丽,隐含一些风骨,一看就练习了很长时间。

当然,这不完全是许问教的。

当初许问忙着学东西,后来又出去考徒工试,闲暇时间并不太多。

他在忙的时候,连天青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教自己的女儿。

刚一开始,连林林还有点生气,要不是许问,她都不知道她爹识文断字,学问还很不错。而她早就开始羡慕人家能识字的孩子了。

然而渐渐的,她仿佛看出了一些什么东西,开始不再埋怨她爹。反而有时候,会走到她爹身后,用额头靠一靠他。

通常这种时候,连天青会停下动作安静一会儿,然后反过手来摸摸她的头发,手势轻柔,就像她记忆中的一样。

写着写着,连林林突然停笔,抬手也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笑了一会儿。

这时候连天青正好出来,看见她的笑容,表情有些疑惑。

不过他什么也没问,只对连林林道:“一会儿我和可铭一起出去,中午就不回来了,不用做我们的饭。”

“哎!”连林林干脆地应了一声,问道,“那晚上呢?”

“会回来。”

“好嘞!我会准备好的,你跟吴伯伯不用太急,迟了我会保着温,保准你们回来就能吃上热的!”

“辛苦了。”

连天青唇畔露出一丝笑意,正准备去找吴可铭,突然想起什么,走过来到了连林林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发。

手势轻柔,就像她记忆里一样。

连林林一怔,抬头看他,正好这时,吴可铭从房间里出来,扬声叫了一声老连。

连天青没再说话,向女儿点了点头,转身迎上吴可铭,很快跟他一起出了门。

院子里只剩下连林林一个人,旁边竹声阵阵,显得无比安静。

连林林嘴角噙着笑意,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笔法明显比之前更加轻快。

写完之后,她把信塞进信封,封了口,思考着是找谁帮她送去。

她抬起头,看见院墙上坐着一个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知道看了多久,正是上次在流觞园见过的,那个叫岳云罗的女人。

岳云罗手扶着墙头,轻松地坐着,风从她的衣衫间掠过,襟袖飘然,如若凌仙。

“要找人送信?给许问?”岳云罗问道,声音在风里显得很轻,却又有一种力量感,绝不会让人错过。

“是呀。”

“他已经出城了,不派特使恐怕赶不上。”

“哦。”

“但我可以派人帮你送。”

“唔?那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送到?”

“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收到他的回信。”

岳云罗语气平淡,好像这是再轻易不过的事情一样。

“你想要什么?”

“什么也不用,有空的时候,像这样陪我聊聊天就行。”

“嗯……你想聊什么?”

“什么都可以。”

“有些话我并不想跟外人说。”

“……随你。”

连林林歪着头,想了一想,站起来走到墙边,伸直手把信交给岳云罗,道:“那行吧,拜托你了。”

“快马加鞭,送给许问。”岳云罗飘然下墙,没一会儿声音从外面传来,一声应是之后,有人急匆匆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岳云罗推门进院,看见连林林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放着茶水点心。

“我自酿的竹叶茶,你尝尝,旁边这是江南点心,也是我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她微微笑着,是待客的礼仪。

岳云罗顿了一下,饮了茶,尝了点心,点头赞道:“很好,我很喜欢。”

然后两个人对坐着,就没话说了。

气氛有些尴尬,连林林捧着杯子喝茶,没话找话:“你过来西漠之前,是在什么地方?”

“你知道我不是西漠人?”

“你当我傻吗?你口音外形,哪里像本地人了?”

“……京城。”

“京城过来这里,大概要多长时间?”

“我走得快,只用了三天。”

“三天!那是怎么过来的?我们从江南出发,当初用了近一个月呢!”

“走官道,快马加鞭,驿站换马。”

“这么急,那你路上一定没看到什么东西吧。”

“譬如?”

“随便,都可以,我没有见过的。”

岳云罗一时间没有说话,连林林其实只是还在想昨晚跟许问的聊天,随口说出来的,见到对方停顿,善解人意地说:“没有也没关系,这么短时间,本来也……”

她话音未落,岳云罗已经开口:“这次确实没有,但以前,我也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事,很多人。你要听吗?”

“要要!”连林林连忙说。

“那讲讲我上次来西漠的时候吧。那是大概九年前的事情……”

岳云罗徐徐道来,连林林托着腮,认真地听着,表情微微有些奇异。

晚上,连天青和吴可铭踏月归来,连林林上前迎接,一如即往带着明朗的笑容。

连天青看见她,表情立刻变得非常柔和,把手上一样东西交给她,那是一提毛边纸,不久前连林林才跟他说家里写字的纸用完了。

连天青不缺钱,但买给女儿的一直都是质量比较好/性价比也比较高的毛边纸,很少上好宣纸。

连林林笑着接了过来,连天青目光往四周一扫,貌似随意地问道:“有人来过?”

“是呀。”连林林轻快地说,“一个叫岳云罗的女人,我猜她大概是……我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