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03 殿上少年

匠心 沙包 3437 2021-09-07 00:44

“……我一直在想,你究竟有什么后台,能让你在此处如此嚣张了?”

过了一会儿,余之成缓缓转身,注视着许问,说道。

许问抬头回望着他,意态依旧悠闲,看上去跟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不懂余大人的意思。陛下把我们聚集到一起,还借出了大唐宫给我们使用,不就是心忧怀恩渠,想让我们抓紧解决这件事?”

“孙大人。”余之成背挺得直直的,不回答许问,也不看孙博然,叫道。

“余大人请说。”孙博然道。

“我突然身体不适,无力支撑今天的会议,请恕我告假,先行退下。”他说完,也不等孙博然回答,转身就往殿下走。

孙博然脸色一变。

这是跟许问赌气,决定摆烂了!

余之成是四个主河段主事之一,东连李溪水,西连许问,位置相当重要。

他要赌气不参加会议,那还真的是有点难办。

但你总不能不让人家生病啊,他要请病假,你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孙博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在余之成背后跑了两步,叫道:“余大人冷静……”

但余之成完全不像要冷静的样子,他仿佛已经打定了主意,大步流星往殿外走,转眼间就走到了门口。

“这是陛下安排的重任!”无奈之下,孙博然只能拿皇帝来压人了。

但余之成天高皇帝远惯了,冷笑一声,说:“带病议事,孙大人是想我死在……”

他话音未落,一道黑影从面前闪过,他愣了一下,然后又一个黑影带着风声扑向自己。

有刺客?!

余之成完全没想到大唐宫这种地方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大惊之下,连退三步,后退的时候被袍角跘了一下脚,险些摔倒在地上。

他定睛看去,只见是一个少年人,头发乱糟糟的,剃得很短,像是随便拿刀割过一样。

他盯着余之成,目光令人有点渗得慌。

他衣衫破旧,一路还在往下滴着泥水,完全不像会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人,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那些侍卫的阻拦,走到这里来的。

余之成与他对视,忍不住又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才低头,发现刚才他扔过来的是一个麻袋。自己让开之后,麻袋就落到了地上,滚了一滚,蠕动起来。

里面是活物?

余之成品着这袋子的大小,突然间意识到了,里面是个人!

是谁?为什么会被带过来,扔到自己面前?

后面的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孙博然眉头一皱,大声叫道:“来人哪!”

他叫了两声,门口毫无动静,一直站在那里守卫的殿前侍卫,这时都像消失了一样,没一个人回应,更没人进来。

“先去把他抓起来!”孙博然眉头皱得更紧,沉声吩咐两边的人。

这少年来历莫明,但怎么说也只有一个人,这殿内,还有好几十个呢!

刚有两个人动弹了一下,那少年就摸向身后,然后,他摸出一把刀,很旧了,刀柄的连接处与刀背全是锈迹。不过它好像刚刚打磨过,锋刃一转,直接反射出大殿门外的阳光,把它投入余之成的眼中。

余之成被耀花了眼,下意识用手挡住,发现那是把刀之后,脸色更难看了一点,再次后退之后,沉声问道:“你是何人,所来何事?”

那少年不说话,蹒跚着脚步,向前走了两步。

余之成这才发现他的腿脚不是很灵便,好像一条腿短了一点。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放心,反而更警惕了一些。

一个瘸腿少年,凭什么出现在这里?

他背后肯定有人!

是谁?

少年走到麻袋旁边,开始割系袋的绳子。

刀虽磨过,仍不锋锐,与粗大的麻袋摩擦,发出刺耳的锯木头一样的声音。

他一边割,一边慢吞吞地说:“我叫魏吉,大家都叫我阿吉,是吴安东岭村人。”

东岭村?

余之成露出一丝喜色,道:“那不是我晋中之民?东岭村就在城外不远吧?现在如何?受吴安恩惠,想必……”

“不好。我爹娘才死了,村里人一共死了三成。活下来的一多半无家可归,现在住在山洞里,这几天都是剥树皮挖草根吃的。”阿吉语速很慢,带着吴安一带的乡音,但非常清晰,很容易听懂。

余之成脸色剧变,他首先想到的不是东岭村发生什么事了,而是强烈地意识到这少年满怀恨意。

是谁把他放进来的?想让他做什么?

“来人哪!在呆着干什么?赶紧把他押住!”

他想出去殿外,但阿吉就在殿门口堵着,他根本过不去。于是他向身后两边大叫,疾言厉声。

两位大人同时下达同样的命令,终于有更多的人动了起来,围向阿吉。

阿吉神色不变,带着一抹奇怪的笑意,道:“大人在怕什么呢?不想看看袋子里装的是谁吗?不想见见自己的兄弟吗?”

说着,他割断了最后一根麻袋,用力一抽,一个人从里面滚了出来,倒在了地上。

那人被五花大绑,嘴里被草和土塞得满满的,眼中全是痛苦,表情非常扭曲。

但即使这样,余之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忍不住叫道:“之献!”

余之献,余之成的族兄,同宗同谱的。

余之献没有官职,但帮余之成管理着很多事情,相当于他的大管家。

他略微有点贪财,不过还在余之成的容忍范围内,再加上他处事果断,能力不弱,他用着还挺顺手的。

余之献虽然没有官职,但处在这个位置,做着这么多事,身上向来跟着不少人,是保镖,也是打手。

他怎么会被这个少年抓住,还被带到这里来了?

这少年背后一定有人,这事是对着他余之成而来的!

有人想图谋不轨,把他扳倒!

“方才余大人听说我东岭出事,就不想问问,出了什么事,是什么原因吗?”阿吉抬起眼睛看他,缓缓问道。

他一边说,刀子一边在余之献的颈脸之间晃来晃去。

殿光阳光反射成了光斑,跟着他梁柱之间晃来晃去,偶尔投进余之成的眼中,有点耀眼。

余之献的命当然不如自己的重要,面对阿吉明晃晃的威胁,余之成其实很冷静。

只是这种时候,他肯定不能表现得漠不关心的样子,余之献的命不重要,但万一他死不了呢?

他心里,可是装着他很多的秘密的!

“你冷静一点。把刀移开,对,就像这样。”余之成紧盯余之献的脸,很紧张的样子,果然,他族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感激,以及浓浓的求恳。

“东岭是我治下,我当然关心。它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没了这么多人?”余之成问道。

“被洪水淹了。”阿吉把刀移开了一点,简短地说。

“这样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天灾人祸,最近阴雨连绵,河水猛涨,我们今天坐在这里,不就是为解决这件事情而来的吗?”余之成叹着气说。

“天灾人祸……余大人是不是不记得,我东岭村在什么地方了?”阿吉突然抬头,直言问道。

“这……”吴安城外,东西南北,远远近近,足有十几个这样的小村庄,余之成当然不可能一一记得。

东岭这名字听上去其实挺耳熟的,要是现在有张地图摆在余之成面前,他肯定记得,不过这样突然提起来,他真的没啥印象。

“唔,唔!”地上的余之献突然挣扎了起来,发出含糊不明的声音。

他人被捆着,嘴被塞着,完全无法传递任何信息。

也正是因为如此,余之成从这对话里感受到了一丝威胁感。

东岭?那到底是哪里?之献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个时候,余之成来不及多想了,刚才在他的命令之下,他带来的四名小厮开始行动,后来他跟阿吉对话,小厮们也没有停下,这时,已经悄悄潜到了阿吉的周围,隐在梁柱后面,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

余之成回以点头。

这么一个一看就是苦出身泥腿子的少年,凭什么站在这里跟他说话?

抓起来关押,等他审问还差不多!

这四个小厮全部训练有素,他们依着旭日殿的死角以及梁柱行动,非常隐蔽。余之成一直紧盯着阿吉,确定他完全没有发现。

正当四名小厮要一起发难的时候,许问突然直起身子,手掌在案上轻轻一拍,道:“这个东岭村,我倒是知道。”

他这话一出口,阿吉就像是得到了什么信息一样,拽着余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