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35 有点麻烦

匠心 沙包 2920 2021-09-07 00:44

五天后的早晨,连天青刚到工作间,许问就迎了上来,把一张纸铺在他的面前,用兴奋又期盼的眼神看着他。

连天青看着许问眼睛下面深深的黑眼圈,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五天你睡了多久?”

“这不重要师父。”许问有时候也是很固执的,他有点急不可耐,完全不见平时的沉稳,“我把画册上所有的内容全部临摹了一遍,笔法细节尽量还原。你快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连天青没有说话。将心比心,他很清楚在这种时候,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他缓缓低头,去看许问铺开的那张纸,以及纸上的图画。

虽然是他这个师父教出来的, 但许问做事的方式向来带着自己明显的特色。

他画出来的图就跟连天青的不太一样,不像绘画,更像是专门为后续工作准备的图纸。

他的核心部分是一张完整的大图,勾绘出这个雀替整体的形状。

不知名工匠的雀替风格介于明清之间,是由简洁向复杂演变的期间,细节非常丰富。

雀替是立体的,这些细节很多没办法在主图上表现,许问就在旁边画了辅助的小图,直接用箭头跟主图对应,尺寸数据全部标注在旁边,看上去就带着一种严谨理性的美感。“这位工匠大师喜欢并且擅长描绘动物,常常用动物与主体人物进行呼应,丰富场景的剧情。譬如松下问樵这一件作品,松树上枝叶间有一只松鼠,松鼠偏着头,好像也在跟樵夫一起听书生问话。周公握发图,檐上这只乌鸦直着脖子,好像在看来人是谁。”

他吐了口气,笑着说道,“姜太公钓鱼,用的是直钩,钓的不是鱼,而是人。所以钩上应该无鱼,鱼应在水里。”

他指着画面上的一处,那里一共画了三条鱼,两条闭眼游来游去,意态悠然;一条靠近那根直钩,仿佛有些好奇。

“这个原物上没有,是我根据大师的风格进行的推测。师父你看……”

“想法不错,画工还有待改进。”连天青淡淡地评价。

他从旁边桌上拿起笔,直接就在许问画面的基础上进行修改。

他改得不多,只加了几笔,没有改动许问的思路。

但就是这几笔,整个画面就宛如活过来了一样,闲适的气氛里包含了一点淡淡的紧张感,仿佛正是太公子牙的期盼。

“厉害!”许问眼睛一亮,紧盯着连天青那几笔,反复揣摩。

“不过修复之道重想法更甚于这些咸淡工夫,你对闵六的风格已经有了基本把握……这个雀替是什么木?”

连天青话里很随意地带出了那位工匠大师的名字,许问正在思索,突然听见他话题一变,愣了一下,迅速跟上:“是黄杨木。”

“嗯,不错。你先去休息,睡醒之后,我来教你杨木巧。练熟杨木巧,这个雀替就交给你来修了。”连天青淡淡吩咐。

“我现在就可以学,我一点也不困!”许问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是劲,完全可以再大战三百回合。

“我的话是放屁?”连天青毫不客气地斥责他。

许问这才意识到,连天青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只好嗯了一声,讪讪地准备往外走。

可能是心里有一根紧绷的弦放松了,许问才走了两步,就感到一阵强烈的困意袭了过来。他的身体摇晃了两下,强打精神站稳。

“就在这里睡吧。”连天青向旁边一指,那里有一张小木床,是用来工作累了小作休憩的。

许问看见那张床,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睁不开了。他摇摇晃晃走过去,倒在床上,几乎刚刚沾到被褥,呼吸声就变得沉重起来。

连天青站在桌边,依旧注视着那张图纸。

闵六的画册就摆在旁边,打开着。

两边的画虽然笔法完全不同,但任谁也能一眼看出来,原作的风格一致,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画面完整,细节丰富,数据完备,随时可以开始依此进行修复。

短短五天时间……

连天青的嘴角微微一翘,走到许问的小床旁边,拉起薄被,轻轻给他盖上了。

******

一觉好眠,许问入睡时是下午,这一天他连晚饭都没吃,直到第二天清晨才醒过来。

外面天还没亮,小横村鸡鸣四起,微冷的晨风沿着窗门缝隙悄悄渗了进来。

许问抹了把脸,渐渐想起睡觉前发生的事情。

他掀开身上薄被,盯着被子看了一会儿,又挠了挠头, 笑了起来。

鞋也好好的脱下来放到一边了,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做的。

许问穿好鞋子站起来,肚子立刻非常赏光地咕噜噜叫了起来。

昨天晚饭肯定是没吃的,中饭不记得了。

连林林肯定是送过来了,但有没有去吃,许问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想了一会儿,许问肚子更饿了,他看了一眼外面,天色黑漆漆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吃的。

他出了门,往厨房的方向走。

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星光已逝,晨光未明,周围基本上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但许问没有点灯,仅凭着天地间蒙蒙的一层极淡的微光,就熟悉地往前走。

他走得很稳,甚至没有摸索。

在这里呆了一年,这里的每一条道路、每一个角落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来。

这里就像他的另一个家,就算走着夜路也没什么好怕的。

但尽管如此,当他绕过一个角落,看见厨房位置的一点黄光时,他还是忍不住心中一动,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秋天的早晨凉意袭人,厨房里却是暖融融的,桔黄色的光充斥着整个空间。

火势很旺,已经生了很久,灶上的锅腾着热气,诱人的鲜香气息混在热气之中,一瞬间就让许问更饿了。

“你醒了啊。”连林林从灶边回头,炉火映着她半边脸孔,照出腮边细细绒毛。她笑盈盈地说,“饿了吧?快来尝尝连大厨的鲜蟹面!”

“……嗯!”许问看着她,走了过去。

只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就被送到了他的手上。

面汤非常清澈,细长的面条白色微黄,点缀着淡青色的莼菜和洁白的银鱼。整碗面不见一点蟹肉,但鲜甜的蟹香却满溢而出。

闻到这香味的一瞬间,许问的肚子就又咕地叫了一声。

“吃吃吃!”连林林笑了,连声催促。

许问吃了一口就放不下筷子了,没一会儿整碗面就落了肚。

“怎么样怎么样?”连林林期待问。

“……这面是怎么做的?一点蟹肉也看不见啊,怎么吃起来全是蟹鲜味?”许问把碗递给她,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嘿嘿!现在还没到吃蟹的季节呢,蟹肉还没满。我捉了小蟹,把里面的肉一点点剥出来,用来熬汤。别小看这一碗汤,用了二十多只蟹呢!”

连林林又给他盛了一碗,得意洋洋地说。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这么麻烦的菜了?”

“齐姐姐教我的。那是真的麻烦!要不是想着做给你吃,我才没这个耐心呢。”

连林林有口无心,说得理所当然。

许问正在吃面的手,却一时间停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