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76 离开

匠心 沙包 3279 2021-09-07 00:44

许问连杉木巧也掌握了,修复一个杉木桶实在不算什么难事。

他从早上开始工作,到下午太阳快落山时,一个全新的木桶已经摆在了桌上。底部的漏洞已经补好,桶壁的污迹也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部分地方补全了木条。

准确地说,这个桶也不算全新,仍然保持着一些陈旧的样子。

这也是连天青教他的。

“修老物件儿,就要修出老味儿来。明明是老东西,要是修完跟新的一样,就没意思了。”

连天青是看着手上一个妆匣跟他说的。匣上镶着螺钿和金银线,可能以前曾经很华丽,现在却破破烂烂的,表面的螺钿掉得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但连天青看着它的眼神却非常柔和,几乎可以跟他看着连林林的时候媲美了。

他看着自己将要修复的东西时总是这样的眼神,时间久了,许问也不知不觉受到了感染,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许问脸上露出怀念的笑容,最后检查了一遍这个桶,拎起它走出山洞。

他绕过假山,来到井边,在桶的把手上拴上绳子,顺着井壁放了下去。

没一会儿,井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绳子的另一端明显变沉了。又过了一会儿,许问把桶拎了出来,大半桶水稳稳当当,水面在桶口附近微微晃荡,桶壁凝结的水向下落,但全部都是井里带出来的,一滴从里面漏出来的也没有。

他这一年来学到的东西得到了非常完美的体现――这个桶修得非常完美!

许问长出一口气,露出了笑容,然而这笑容很快敛去。

他刚刚接到通知,他的第一项任务已经完成。

老宅的大门已经向他重新敞开,他有三天的时间是自由的!

“球球!”许问叫出了球球的名字,小黑猫正蹲在井沿上玩旁边的一个狗尾巴草,听见叫声抬头看他。

此时已经是傍晚,火红的云彩正在天边渐渐变得黯淡,黑暗也随之快速降临。

“来。”

许问一声召唤,球球顺着他的胳膊跳上了他的肩膀。

许问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外走。

穿过后花园,穿过四时堂,穿过门厅,一路悄然无声。

荆承没有出现,周围也没有他存在的感觉――这个人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几乎一出现许问就能感知到。他好像默认了许问完成任务,就可以正式出去了。

许问来到那扇红门面前,红门紧闭,在黑暗里仍然非常醒目。

许问的心悬了起来,他走到红门面前,伸手去推。

红门打开了,外面的道路、拱桥和桥边的垂柳出现在门外,出现在他的眼前。

许问深吸一口气,踏了出去。

******

出来了。

许问有些发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红门虚掩着,从外面看,它就像许问第一次看到时一样,掉漆掉得厉害,红色远没有那么鲜明,黯淡得像生锈了一样。

从里面出来,一点阻碍也没有,荆承也没有出现。

虚掩的门缝里黑洞洞的,许问脑海中闪过一幅画面,那是四时堂惊鸿一瞥的四时情景。

“喵。”球球攀着他的脑袋,要往他头顶上爬。

许问回神,一把把它按住:“少来,登鼻子上脸了你!”

他又深深看了那扇门一眼,转身向外走。

这座宅子的确比他预想的美多了,但他不喜欢荆承,也不喜欢被人强迫着去做什么事。

这样的鬼屋,还是早走为妙!

连天青、连林林、许三等人的身影依次从他心中掠过,许问脚步略缓,然后再次加快。

一直没人阻挡,许问松了口气。

他穿过石拱桥,绕了一条街,来到曲河路旁边另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上。

曲河路很美,依河畔水,垂柳依依,夹竹桃葱葱郁郁地立在道边。而这条街灯火通明,青烟热气从路边的烧烤摊上蒸腾起来,烟火气十足。

这是一条夜市步行街,天色一晚,各种摊子就摆出来了,最显眼的就是烧烤摊,烤得滋啦滋啦响,孜然香和肉香飘得到处都是。

许问本来就饿了,闻到这味道,胃简直要造反了。球球更是在他肩膀上嗤啦嗤啦啃他头发,啃得刷刷响。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许问被它啃得苦笑,随便找了个摊子,拣了一篮子各种串,以肉为主,递给了老板。

“少点辣。”他叮嘱了一句,老板响亮地应了一声,接过去开始烤。

他看到许问肩膀上的球球,赞了一句:“你这猫很乖嘛。它是不是饿了?”

“是啊,一天多没吃东西了,饿得啃我头发。”球球还在啃,许问无奈地把它托到胳膊上。

“哈哈哈哈!跟小孩似的。”老板一边笑,一边从旁边翻了块肉出来,放到小纸碟上递给许问,“说猫吃调料不好,这块我还没拌,你喂吧。”

“哎!”许问非常感谢,在旁边找了张凳子坐下来,把碟子放在脚边。

球球的确饿了,扯着那块肉用力咬,没一会儿就吃得干干净净。

老板看着好玩,又递过来一块。

热油在铁板上滋啦地响,不远处人声鼎沸,有个顾客来了,好像是个常客,老板熟悉地跟他说话,笑声隐隐传来。

许问坐在凳子上,伸长双腿,目光向四周看去。

这种一次性烧烤摊用的全是塑料桌凳,坏了不好修,但是便宜轻便。

烧烤摊每天晚上摆摊,凌晨收摊,这种桌凳比木头的好用多了。

科技改变生活啊……

当然,即使是现在,很多面馆饭馆里用的仍然是木头桌椅,木制品在现代仍然有很广泛的用途。不过现在的工具更多,批量制作起来容易多了。

说起来,时代在发展,现代有一些新出现的工具是不是可以用在班门世界里?需要电力的是不是可以用别的能源来代替?

在班门世界的一年,许问无时无刻不在学习,可以说整个生活全被木工浸润。

回到现在,他仍然习惯性地思考着,过了一会儿才一拍脑袋,无奈地发现一件事。

他已经离开了那座宅子,肯定也不会再回班门世界了,现在再想这些有什么用?

老板的动作很麻利,很快就把东西烤好送上来了。

炭火的香气混合着肉香传来,外焦里嫩,一咬肉汁就溢了出来,火候和味道都是刚刚好。

“老板好手艺啊!”

许问赞了一句,老板笑得眯眼,“喜欢常来!”

许问笑着应声,不过心里却在想,他今天走了,估计不会再来了。

荆承这座清代老宅,真的给他留了不少心理阴影。

不过,真的只是心理阴影吗?

许问一边吃,一边又有些出神。

连天青非常渊博,不仅在文物修复以及制作这样的专业手艺上,还额外体现在了历史与艺术上。

所有的老物件儿,也就是文物,都根植于历史,原本就是一体的。对于这些历史典故与艺术常识,连天青讲述的时候都是信手拈来,熟悉得不行。

许问难以想象,一个古代人能知道这么多,费了多少工夫,用了多少时间。

非一般的热爱无法达到这种程度吧……

说起来他一个现代人,生活在信息社会,资源比连天青丰富得多,回头真可以找个图书馆好好学习一段时间,如果能找个大学重修一下历史系就好了……

许问在心里盘算,前面一个人吃完了,起身结帐。

许问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瞬间僵住了。

我钱包呢!

许问从帝都来万园市只背了个包,他钱夹放在包里,包放在大宅里根本没带出来。

现在他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个手机,还好在宅子里没信号他手机也没离身,不过这么长时间,应该没电了吧?

他扫了一眼摊子上摇摇晃晃挂着的付款码,心怀侥幸地掏出手机。

咦,有电,电还不少。

这不正常啊,他在那宅子里呆了一天多,就算有电也得电量低了。这85%的电量是怎么回事?

鬼屋不费电?

许问正在琢磨,手机突然开始震动,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