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25 过去与未来

匠心 沙包 2483 2021-09-07 00:44

班门世界正值深秋,早上寒露深重,连天青不知道是几点起来的,衣袖裤腿上到处都是湿迹。

听见许问的话,他缓缓转身,扬了扬眉。

“野心不小。”他评点道。

“师父,一会要出去走走吗?”许问看了眼天色,问道。

此时天色尚且蒙昧,四周泛着一层蓝莹莹的光芒,这里很安静,但能隐约听见更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早起洗漱的声音。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逐渐地苏醒过来。

“嗯。”连天青远远眺了一眼天边,点了点头。

许问做完早课,跟连天青一起往外走。

他们这里是天作阁招待贵宾的小院,环境幽雅,比较靠后,可以避开周围各种各样多余的声音。

但往外走不了多远,就能听见更加嘈杂的声音。工匠们吵吵闹闹地起床打饭、安排工具、做各种准备工作……一天的活计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里叫十品坊,一品坊是其中的一部分,专给天作阁使用。”许问介绍道。

他是双眼失明的时候来这里的,当时心情多少有点乱,江望枫为了分散他的心思安慰他,给他乱七八糟讲了不少事情,其中就包括对一品坊的介绍。

“每一品就是一条街,十品工坊,十条街道,包括上面所有的建筑,囊括了整个林萝府的手工业体系。江南工坊代表的是官家工坊,十品坊代表的就是民间工业的集合。”许问说着,用了不少现代词汇,但连天青早就已经习惯了,没提出任何疑问。

小院外面是一条回廊,白墙花窗,飞檐细瓦,绿荫遍地。

沿着回廊走出去是条小木桥,桥面不知道经过什么设计,走上去有叮叮咚咚的回响声,非常动听。

“响板桥。”连天青踩了踩地面,意外地说,接着又对许问解释,“这种设计通常用在室内女眷居住的地方,走起路来响声清脆,有步步生莲之感,颇具情趣。用在桥上倒是第一次见。”

他侧了侧耳朵,听见桥下流水淙淙,微微一笑,“这声音配上流水声,倒是别有意趣。”

许问突发奇想:“下雨天雨打桥面,是不是也有声音?那应该也很有趣吧?”

他同时又有点遗憾,刚才出来的时候,应该再叫上连林林的。她要是看见这桥,应该也会觉得很有趣吧?说不定还会跑来跑去地听脚步声。她的笑声融进这些声音里的话,一定会更好听。

许问眯着眼睛看桥,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没有听见连天青的回答。

他抬头一看,发现连天青正抬着头,眯着眼睛向东方看,那里太阳正在渐渐升起,但他看的又仿佛并不只是日出。

许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瞬间知道他在看什么了。

响板桥所在的地方比别处都要略高一点,居高临下,可以看清小半个十品坊。

就像刚才许问说的那样,十品坊每条街都是一品,十条街全部都规划得整整齐齐,街道宽度一致、房屋格局一致,有一种整齐划一的美感。

现在正是早起准备的时候,街上来回很多人穿巡,他们穿着统一制式的服装,只在细节上区分正式工匠或者学徒等各种等级。

这些服装材料肯定是很一般的,做工也未见得有多么精细,但因为统一有序,有一种不一样的美。

他们有“规矩”的不仅仅只是服装的样式,他们现在做的事情也很有“规矩”。

十品坊作坊和店面一体,前面店铺出售货物,后面工坊制作成品。

成品制作有批发和零售的区别,另外还有按需定做。

三项制作走的路线和销售渠道不同,制作和销售的流程也不一样,这在清晨的准备中也体现了出来。

各种不同的车辆忙碌交错,在街上快速移动,像是血管奔腾的血液一样。

十条街道阡陌交错,宛如一台巨大而精密的机器,支撑着整个十品坊!

“这次出来到林萝,我感触很深。”许问站到连天青身边,开了口。

“以前在小横村那么一个小山村里,我以为世界只有这么大。”许问说着自己的真实感受,只去掉了“这个时代的”这个定语,“我以为大部分东西都是一个人做的,也就是盖房子这样的大活,才有好些人一起动手。”

“到了桐和,我发现跟我想的不太一样。然后来到林萝,看见江南工坊,看见十品坊,我感到了震惊。”许问徐徐地说着,目光从街道与房屋上方掠过。

更远处,有一条大路通向这里,许多材料正在运往这里。这些原始的材料,将在这里被加工成各种各样不同的产品,被再次运输往不同的地方。

狭小的空间因此在扩展,整个世界因此而发生着变化。

这时,连天青也抬起了眼睛,跟他看向同样的方向。他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但眼中的确映入了所有的这些情景。

“其实我知道师父的意思。将要修复的这些物品里,蕴含的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灵感、他们的思路、他们的灵魂……修复一件件珍品,就像接近这一个个有趣的人,有些无穷的乐趣。”许问踩踩脚下的桥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像是有风掠过。

“那些是过去,而这些,代表的是未来。”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表情宁定。

“过去和未来,我一个也不想放。”他说。

连天青没有说话。此时,朝阳正在天际的云层中挣扎,过了好一会儿,它摆脱一切束缚,跳脱了出来,眼前的蒙昧瞬间一扫而空,空气变得更加澄明透澈。

连天青眯了眯眼睛,迈步下桥。

许问愣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

连天青负着双手,沿着河边慢慢地走。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他慢吞吞地道:“虽然过了县试,我就算了你出师,但考完徒工三试,你才算真正成为了一个工匠,开始入了匠籍。”

“……是。”许问不知为何突然有些紧张,他谨慎地回答,等着连天青的下文。

“才入匠籍,要服匠役。匠役三年,三年后才能参加百工试,继续向上晋阶。”连天青一边走一边说,说的都是很现实的正事,完全没提许问刚才那番话。

“是。”

“你想过去哪里服匠役吗?”连天青问。

“……这可以选的吗?”许问愣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