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39 狼狈的战斗

匠心 沙包 2560 2021-09-07 00:44

没有左腾的话,面对这种情况,许问肯定不用说马上转身就逃,既然在水里更有优势,那就应该把战场设在自己的主场,这样胜算还大一些。

不过现在左腾被控制在了老实和尚的手上,就没有这样做的机会了。

如果老实和尚是从发现脚下发生变化的瞬间就想到这一点,并且及时做出应对的话,这反应就太快了。

但许问与老实和尚对视,脑海中却突然间划出了一条路线。

和尚们驾驶小舟逃走的方向,老实和尚抱着木板逃走的方向,以及三人缠斗时隐约前往的方向。

三者划出的是一条断续的直线――他们一开始就知道这里有湖心岛,一开始就是准备到这里来的!

这就难怪了,刚才他看上去是在跟他们乱七八糟地胡斗,其实心里有数,一直在引着他们往想要的方向走。

等到到了位置的时候,他这才一举出手,制住了左腾。

姜还是老的辣啊……

刚才水中那一波乱战,许问一个会游泳的都来不及关注周围的信息,老实和尚不会游泳,头脑竟还一直保持着清醒,这个人简直令人觉得可怕。

“过来。”老实和尚的咳嗽渐渐停了下来,他往后退站定到一个地方,然后抬起头对许问说。

他一只手勒着左腾,另一只手缓缓抬起,大拇指对准他的眼珠子,意思非常明显。

左腾的脸色刷地一下变得煞白,他看着许问,欲言又止,最后一横心,闭上了眼睛。

许问没有犹豫太久,从水里走到了岸上,来到老实和尚的面前,挑眉问道:“你不会用他来威胁我废掉一只手一只眼睛什么的吧?提前先告诉你,我有底限,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哦?那就试试?”老实和尚笑了起来,他的拇指猛地向前一探,戳到了左腾的眼皮!

许问脸色微微一变,但果然动也不动,声都没吭一声,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左腾的眼皮被他戳伤,眼珠猛地颤抖了一下。但他也很硬气,紧闭着嘴,既不会违心地让许问别救他,也不会出声求救,徒乱别人的心思。

老实和尚还没有戳进左腾的眼睛就收手了。

这其实就是一种做买卖的方式。许问说这个价我不会收,老实和尚确定他不会收,就要另外找一个合适的价格。

但事实上,他现在根本不需要找――

他脸上还挂着笑容,突然间一把甩开了左腾,向着许问直扑了上去!

他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许问走得更近一点,离水更远一点。以双方的年龄经验武力差别,他根本不需要胁持左腾。

他冲到许问面前发起攻击,结果许问仿佛早有准备一般,矮身一个打滚滚开,顺手抓起地上的一把黄沙,砸向他的脸。

老实和尚一直觉得他不卑不亢的是个讲究人,完全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招数。他被铺头盖脸地洒了一大把沙,眼睛马上被迷住了。

许问的凿子早已握在手里,他顿时上前一步,向着他的胸口狠狠扎去。

这凿子许问之前一直藏在怀里,在水里打成那样都没有拿出来。

那会儿情况乱成一团,许问自己都不太能控制得了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己人,所以他全是肉搏,乱战中挨了无数拳脚也没有拿出武器。

但现在他跟老实和尚单对单,正是动用武器的时候!

他动作极快,手起凿落,瞬间血花四溅,老实和尚关键时候闪了一下,在肩膀上留下一个血洞。

他痛呼一声,同样一滚,及时滚出范围,躲开了许问接下来的第二凿。

许问是不会给他起身还击的机会的,老实和尚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他又紧跟着扑了上去。

接下来,两人在很小的范围里厮打,翻来翻去滚得一身沙土,俨然两个在田梗上打王八拳的老农民。

不得不说许问这个决定非常聪明。

老实和尚个头比许问更高大,打架经验比他更丰富,但被他逼在这么小的范围里,自然少了很多施展的空间。

再加上许问有武器,老实和尚没有,在最开始那段时间里两人竟然打成了平手。老实和尚身上挂了不少彩,当然许问也挨了很多拳。

但时间稍微一长,情况就不一样了。

老实和尚找准机会,在许问的膝窝里蹬了一脚。

这一脚蹬得不是很重,没让许问觉得太疼痛,但却让他的身体完全失去了平衡,不由自主地向前栽。

老实和尚瞬间一拳,砸在许问的右脸上。

昨天圆通和尚也在这个位置打了一拳,当时许问的脸就肿了。左谦给他敷了药又过了一夜,总算是消了点肿。

然而现在这一拳之后,他的右脸再次肿了起来,比昨天肿得还高,眼睛都被挤得只剩下了一条缝。

许问闷哼一声,再次向一边侧翻,老实和尚接着又是一脚,直接把他踹到了地上。

接下来是暴风骤雨一般的连续攻击,许问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徒劳地用手护住自己的要害。

刹那间,左腾闷不吭声地从旁边窜上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摸了块大石头,砸向老实和尚的后脑。

老实和尚刚从许问手上把凿子抢了过来,准备对他进行致命一击,被左腾干扰,不得已收手。

有了这一下,许问总算也有了一点喘息之机,但很快,老实和尚又把左腾打倒在地,再次只剩下鼻青脸肿的许问面对着他。

这时候,老实和尚也很狼狈了,湿淋淋的身上沾满了沙土,衣服上到处都是鲜血,裸露的地方不是伤口就是青肿。

他不打算再拖延了,这两个小子骨头都太硬,再拖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再次拿起那把凿子,在手上掂了掂,把它举在了胸口,刃尖指向许问。

许问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刻,负伤的老实和尚的气势比之前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更加强盛!

真正拼个你死我活的话,我绝对不是对手。

即使这个时候,许问的心也格外明澈,冷静地进行着评估。

老实和尚向他迈出一步,他再次退后一步。

然而就在这时,两人同时转头,看向了岛的另一侧!

那里,三艘小舟正一前两后地向这边飞驰而来,三艘小舟的船头皆有一人皂色吏服,张弓搭箭,箭头在初升的阳光下反射着锐利的光芒。

洪亮的喝止声从那边传来:“住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