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48 放弃了?

匠心 沙包 2644 2021-09-07 00:44

许问编号甲九,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走到这里他就一愣,旁边的工具摆得整整齐齐,应有尽有,但是只有工具,没有材料――一块木头也没有。

不过他迅速就发现了,不是没有材料,是这里没有。

旁边的提示写得很清楚,一应材料都需要到特定的地点领取,办理手续方能出库。

显然,这里不仅用了官家工坊的地盘,也一起用了这里的规矩。

他同组的考生们,包括岑小衣在内,都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准备领取材料。

三天时间,用来完成这样一座模型,时间其实还是很紧的,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才行。

但许问却没有动。

桌上自有纸笔,纸是毛边纸,笔是炭笔,许问抓着笔杆,在纸上拉出了一根笔直的线条,绘起图来。

这时,江望枫从外面跑了过来,怀里抱着好几段木头。他心无旁鹜,看也不看围在模型旁边的那群考生,嘴巴里还念念有词。

结果他跑到许问身边的时候,突然怔了一下,停下了脚步。

他望着许问看了一会儿,转跑为走,到了自己的工位旁边,放下那些木头,拉过纸笔,也开始画起图来。

许问对此浑然毫无所觉。

之前他观察那座模型的时候,就在脑子里构建图形,近二十分钟,已经有了一个大概。

现在,他抓住最清晰的记忆,将脑中的图形绘制到纸上,尽量让每一根线条都与记忆中的一致。

一张又一张的纸接连飞了出去,从整体到局部,从框架到细节,尽其可能地进行还原。

那座模型是立体的实物,他画出来的是平面图纸,?两者之间自然有所差别。

要把实物画在纸上,本身就是一门学问。

许问在现代学习了专业的图纸绘制技术,自己又在之后不断的实践中发展出了很多经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套方法。

到现在,他已经非常熟练,从开始画图时起,他的笔几乎就没停过。

考生们在研究模型的时候,考官们除了需要注意时间进行提醒,是没有别的事情的。

他们闲极无聊东张西望,很快就留意到了与别人完全不同的许问。

然后,冼考官向同事点点头,踱着步子走到许问身边,状若无事地往那边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的眼睛就有点发直,马上就挪不动步子了,鲁考官接下来又叫了一次名字,都没有把他叫醒。

鲁考官皱了皱眉,还好这批考生都很专注,嘴里念念叨叨地就往自己工位冲,看清规则又都跑了出去。

鲁考官宣了下批考生上前,自己借机离开,走到同事身边,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啊?”冼考官这才如梦初醒,点点许问,小声说,“你看他画的图……”

鲁考官皱着眉看,结果马上也看进去了。

许问画图的方式与这时代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但大家都是资深工匠,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精妙之处!

还好冼考官被叫醒,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神智。他又留恋地往许问的方向看了看,拉着鲁考官的袖子说:“这样不合适。”

不管是谁,参加这样的考试,总之会暴露出来一些东西。但工匠的规矩已经约定俗成地融进了他们的骨血里,他们也习惯了回避。

鲁考官也有些恋恋不舍,但还是转回了头,对冼考官说:“真是活得越久,越觉得自己懂得太少。”

“谁不是呢?”冼考官摇了摇头,搭着他的肩膀一起往回走,道,“除非天工,不然谁能尽知天下匠作?”

“也是。”鲁考官叹了口气,又回头看了一眼许问的方向。结果等他回头时,发现冼考官也在跟着他一起回头。

“这孩子姓甚名谁,何方人士?”两人相视而笑,鲁考官一边走一边问。

“桐和府于水县许问。”冼考官已然记住了这年轻人的名字。

*****

古则华自认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他是五林府人,去年府试排名第三十,擦边过关。

今年他报名院试,考过的可能性可以说微乎其微,因此就他本人而言,抱的更多的也是试一试的碰运气心态,并不是说一定要考过。

所以,其他人埋怨排名太后,开始的时间太晚的时候,他一声也不吭。

一方面是他早就想明白了,晚点开始可以看得更久更清楚一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没抱着太大希望,心态比较平和。

也正是因为拥有比较长的观察模型的时间,他的注意力不如其他考生那么集中,偶尔还可以关注一下周围的情况。

两位考官中途离开了一小会儿,片刻后才回来这件事,他一开始就留意到了。不过那会儿他比较怂,不敢回头去看,还是在考官们回来的时候,用眼角余光好奇地判断了一下大概的方向。

时间渐渐过去,他周围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

本次院试木工类考生一共两百一十六人,五人一组的话,一共四十四组,他刚好就是第四十四组的成员,而这组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

“甲两百十一六号考生上前!”

鲁考官沉声喝道,沉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解脱。

这么一轮轮地走了快一个时辰,考官们也有点受不了了。

古则华也松了口气,大步上前。

一柱香两分半钟过后,他被叫停,喝令回自己的工位。

古则华转过身,看见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呆在自己的工位上埋首工作,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里响成了一片。

他放眼看过去,最前面有两个人连亭子的框架都基本上已经搭建完成了。

这时,就算古则华心态再好,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里面一大堆大大小小的天才,记性好的肯定也一大堆。

他就算花的时间长,也未必有别人记得多,更别提迟了一个时辰开始,就是落后了百步之遥。

没希望了啊……

他正想着,突然看见靠前的位置上有一个人站直了身体。

那人盯着自己的桌面看了一会儿,仿佛在默记着什么。片刻后,他抬起头来,向着外面跑去。

古则华看着他的背影,呆住了。

刚才他看别人跑出跑进,大概也知道了他们要用的材料是要到外面去领的。

这人位置这么靠前,排名至少前十。

这种人,一个时辰了,还没有领材料开始动工?

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看他鼻青脸肿的……

是身体不行准备放弃考试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