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55 艺术家与工程师

匠心 沙包 2602 2021-09-07 00:44

许问在这里呆了一整天。

下午的时候,他去买了纸笔,开始试着把这座云龙木雕描绘下来。

这样的图他以前也画过,但都是顺序进行的,也就是先画图,再照着图样制作木器。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在正式完成前,图样只存在于他的脑海中,需要他凭借自己的想象和其他一些东西来完成。

今天是他第一次照着图样描摹一个完整的图形,这跟他以前所做的工作有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大不同。

他所要临摹的物体是现成的,就摆在眼前。所以他画的东西必须有参考,必须与参考物一致,不能偏离。

这座木雕非常大,当一件东西大到一定程度时,它的尺寸就会变得模糊,难以被判断。

许问之前锯木刨面的时候,对数值其实有了很深的经验与很精准的判断,但这个能力在眼前这幅巨雕上,却突然不那么管用了。

但云龙木雕悬于庙门之上,跟他隔得很远,他就算手上有工具也没法测量,只能依靠目视来估算。

这个难度非常大,许问前面画了几次都失败了。

他画出来的成果根本不需要对照,就能看出线条在乱跑,图形结构完全变形,简直一团糟。

许问丧气地把纸揉成一团扔到一边,纸团弹跳几下,撞到墙上停了下来。

他盯着那纸团看了一会儿,站起来过去把它拣了回来,又再次抬头看着眼前的木雕。

这座木雕光是临摹就这么难了,在雕刻的时候,孙博然是怎么控制它的尺寸的?

身为皇家工匠,他肯定还完成过更大的作品,就他在另一个世界参观过的那些实迹来看,其中一些一个人还没法完成,需要组织工匠队伍集体来完成。

这就让他想起在路上看到桐和府时产生的联想了。

在他自己的时代,有大量机械可以辅助人们完成更多的工作。在这个时代,机械力量不足,就需要更多人力的补充。

大型工程或者大型作品,怎么进行协调,其中的依据是什么?

许问站在木雕之下,这里仿佛是一片净土,离他不远处就有行人往来,升腾的烟雾模糊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没人到他这里来,甚至也没有人多看他一眼。

这一刻,他仿佛站在了另一个独立的空间,时间的河流从他身边流动,无数的信息冲刷着他的大脑。

策划活动需要策划案,建筑工程同样也需要方案,而所有方案的核心就是图纸。

在这个时代,工匠绘制图纸的能力其实是很强的,譬如跟他师父有关系的这一批人画出来的匠作图样,定形准确,线条清晰,几乎就是原作的实物还原图。

当然,这些图是当作图样来绘制的,跟图纸的差别非常大,只能作为风格参考,没办法照搬照样地进行还原。

但是就眼前这个木雕来看,孙博然跟年轻时的他相比,除了风格差异,最大的差别其实就在这里。

他从一个“艺术家”更接近了一个“工程师”。

诚然,他的艺术风格还是很鲜明的,但隐藏在这下面更不起眼的,是他主持工程的能力。

这种能力的一大基础,就是图纸的绘制。

有点想看看孙博然现在的图纸是怎么画的……

他现在连孙博然人都没有见过,当然不可能看得到他的图纸。身为皇家工匠,这些东西搞不好还是机密。

不过在这方面,许问理所当然有他的优势――巨大的优势。

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这里一直呆到了天黑。

他没有见到方凡,也没有见到什么小沙弥。想想也是,城隍庙又不是和尚庙,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什么小沙弥。

方凡信口胡诌,他竟然没有多想也就信了。

许问笑了笑,收拾东西,回到了悦木轩。

他独自出门一天没回来,姚师傅他们也没问他去做什么了,就只准备了饭菜等他回来。

明亮的灯火加上热气腾腾的饭菜,以及姚师傅温和的笑脸,许问心里有些感动。

吕城一天没出门,埋头苦练许问在路上教他的技术,等他回来就把成品展示给他看。

姚师傅眼光不错,吕城其实在这方面是很有天分的,只是以前心态浮躁沉不下性子来。

这一年他性格有些变化,比以前踏实了很多,手艺进步非常大。这几天不知受了什么触动,又更加专注了一些。一天下来,他竟然真的让许问看到了明显的进步,让他也有些意外。

许问赞了他几声,吕城咧开嘴笑了,笑得有点傻。

他这一天除了干活就是服侍师父,这时候也想照样服侍许问,许问吓了一跳,连忙拒绝了。

收拾妥当之后,他告别其他人回到了房间,房门刚刚在他身后合上,他就深吸一口气,出声道:“球球。”

黑猫无声无息从旁边的柜顶上跳下来,出现在他面前。

许问没有说话,它却仿佛自然感受到了他的心意。

接着,金色的漩涡旋转扭曲,许问的身影凭空从房间里消失了。

许问回到了许宅。

这一次,他没有留在许宅利用停滞的时间学习,而是直接推开那扇红门,走了出去。

走出许宅的感觉非常奇怪,好像突破了什么隔膜,一瞬间,夹竹桃淡淡的幽香、流淌河水的水腥气、远处人群的嘻闹声扑面而来,仿佛一曲绝妙的和声,直接把许问从班门世界拉回到了现在,让他有了切真的实在感。

去班门世界的时候,他总要过几天才能慢慢适应;但是回来这里,回来了就是回来了。

这毕竟是他出生的世界,是他真正的根与故乡。

――这一刻,许问无比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他在原地凝立了片刻,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他这次回来的目的非常明确,此时拿起手机就准备叫车。

电话刚刚从兜里掏出来,铃声和震动接连不断地响了起来。

许问接起一看,两条短信和一个电话一起来了。

他首先接起了电话,是骆一凡的。他一听见许问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问过你师父了吗?”

许问在班门世界和许宅渡过的绝大部分时间对于外界来说都是停止的,也就是说实际上他跟骆一凡分手才一个晚上。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催,这老先生也真是够着急的。

不过许问一点也不讨厌他这种着急和催促,他思考片刻,应道:“问过了。您现在在那边吧,我过去找你吧。”

“在在在,你赶紧过来!”骆一凡忙不迭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