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79. 比我好

匠心 沙包 2623 2021-09-07 00:44

“我来说。”

孙博然还没说话,刘胡子先一步开口,止住了徒弟,“这东西是我做的,我应该更有发言权吧?”

孙博然当然不会说不是,其他考官也纷纷点头,把他让在了头里。

“这个分数,我自己是不满意的。”

谁也没想到刘胡子开口就是这样一句,都惊呆了。

这个时候,只有孙博然微微点头,表示了一下赞同。

“如果不是满分只有一百分,且没有附加分的设置,我要给他打一百二,一百五,两百分!”

结果谁也没想到,刘胡子再次语出惊人,却是急转直下!

“什么意思?”邓知府皱起眉,表示不解。

“意思就是他比我做得好!好多了!他做的这个,就是老头子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但没水平做到这样子。看了他的,老头子才知道我想要的真正是什么!”

刘胡子连珠炮一样地说着,毫不避讳,毫不回避,坦荡到了极点。

说完后,四处一片寥然无声,真正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对于工匠来说,技艺就是武,是客观标准;审美是文,是主观标准。

一个工匠往往会承认另一个工匠的技艺比自己高明,因为这是一看就知道的事情。

但到了更高的境界,每个人的审美会走向不同的方向,那时候就会出现各种流派,大师们不会轻易承认自己不如另一个大师。

但刘胡子就这样做了。以一个九十多岁的老木匠、皇家工匠之师的身份,承认别人比自己强。

而他比较的对象,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郎,众所皆知,他学艺的时间不到三年,师承完全不明,出没出师还不知道呢。

所有人此时都在看着刘胡子。考生们脸上是震惊,其他考官们脸上却是佩服。

抿心自问,他们就算觉得许问这个模型做得真的好,也很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承认这一点。

但刘胡子就这么做了,这老人的心胸……难怪能教出这样闻名天下的弟子!

“师父你……”孙博然也没想到刘胡子会说得这么直接,苦笑着开口。

“我说得不对?”刘胡子斜着眼睛瞥他。

“……对,的确是。”孙博然承认。

简短的对话再次震惊四座。

刘胡子自己这样说是一回事,孙博然承认又是另一回事。

师父有错徒弟尚须讳言,更何况是这种比较?

难道许问的作品,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

张总督终于动容了,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白玉台上蹑阶而下,走到许问那尊模型的旁边。

先前,为了表示对考官们的尊重,他有意避免了干涉考试流程,一直只是远远地看着,并没有上前。

他的举动拦住了邓成生将要出口的话,邓知府欲言又止,思索片刻,跟在他后面一起下去了。

此时,许问也在看着自己的作品。

三天考试,他一直在各种疼痛和不适中浮沉,精神与身体一直保持在某种极限状态。

在这种极限中,他似乎触及了一种微妙的境界。

刘胡子制作的这座庭院灵气满溢,别有意趣,充满了延伸感。仿佛透过它,能看见整片乡野,整个悠然闲适的世界。

但仅仅只是如此吗?

许问一开始觉得是的,但到了中间某个时刻,他却并不这样觉得了。

这座庭院的设计与规划里,包含着一种“钝感”,它与它表现出来的精致细巧是冲突的,但的确存在。

如果说庭院本身令人感受到的是“生趣”,这种“钝感”就是隐藏在生趣背后的“死亡阴影”。

死亡是可怕的、苦痛的、令人回避的。但如果没有死亡的恐惧,又如何能映出生路的鲜活?

世界本来就不是单独的一个面,而是阴阳并行的圆体。

而刘胡子所造这座庭院太过精致圆满,无形中削弱了这种“钝感”,让满溢的灵气缺少了一些立足点,有点落不着实地的感觉。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许问第一时间想到了静林寺。

它是古朴的、破败的。

它像是某个静止的过去,充满了陈旧的气息。

但这种气息,与眼前的庭院仿佛有了一些共通之处。

许问犹豫良久,决定不照着原型来,而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一些修改。

当时他神思有点昏沉,某些感受到达了极致,几乎是按照自己的本能来行事的。

他只想要在眼睛彻底看不见之前尽可能好地完成这件作品,并没有去多想它做出来的样子。

直到全部完工之后,他眼睛看不见了,静坐在黑暗之中时,他才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超水平发挥了?

现在当他实际看见自己做出来的成品时,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彻底放下了心。

的确是超水平发挥。

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神完气足、无恙无灾地再考一次,他也没办法完成这样的作品!

或许是特殊情况下的某种状态,与刘胡子的构想达成了共鸣吧……

方才听见刘胡子的话,他有些惊讶,但整体情绪非常平静,甚至有点“理应如此”的感觉。

毕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总是能看得更远的。

张总督微微弯腰去看许问那座模型,动作很快就凝滞了。他背对着人群,看不清表情,但某种情绪从他肢体的每一个部分里透了出来,能让人非常清晰地感觉到。

邓知府跟在他背后的,本来也想上前看的,结果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停住了脚步。

“成生兄,你过来看看。”结果片刻之后,张风贤主动转身召唤了他。

邓知府惊疑不定地上前,走到张风贤身边,定神看去。

然后,他的动作也跟张风贤一样,突然地停住了。

岑小衣一直紧盯着这位未来的准岳父,不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动作,此时,他清楚地看见”岳父“露出来的那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方寸庭院,好像魂儿都被吸了进去一样。

这时,他终于无比地惶恐了起来,好像将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梦寐以求的东西要离他而去一样。

这一刻仿佛很短,又仿佛很长,邓知府直起身子,对着孙博然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问题了。”

张总督同样看向孙博然,也摇了摇头,说出来的话却跟邓知府完全不同。

“我倒是还有一个问题――”

“我正好想建一个园子,还没有定下图样。院试考生的这些图纸,能卖给我用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