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2 齐小姐

匠心 沙包 2586 2021-09-07 00:44

“一年前的那一天,我早早就睡了。那之前几天我因为紧张有点失眠,齐坤他……给我泡了杯安神茶,说是他姐姐特调的秘方,平气宁神,非常有效。我心里很感激,接过来就喝了,那茶果然非常有效,我喝完就睡了,睡得非常香。”

朱甘棠讲起一年前的事情的时候,周志诚也陷入了回忆,缓缓说起了当年。

听到这里,许问也有点无语。

如果当初什么也没发生,齐坤这样做可以说是看重对方能力的友爱,但放到出事后的现在,任何人都会想,这他妈就是居心叵测吧!

齐坤面无表情,看不出是不是在为当初的事情后悔。不过当初也的确就是因为这一杯茶,和无法解释的密闭空间一起,把他钉在了嫌疑犯的耻辱柱上,最后百口莫辩。

“小姐,就是你那个茶吗?”隔壁包厢里,丫环用气声问。

“嘘……”齐小姐眉头紧皱,阻止了她说话。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有觉得我的手指剧痛,但像是被鬼压床了一样,怎么挣扎都醒不过来。后来被人用力摇醒,就已经……”

周志诚没继续说下去,齐小姐的眉头越皱越紧。

“怎么都醒不过来?这茶药力也太强了点!”隔壁有人这样说。

“不对……”齐小姐猛地一甩袖子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走。

“小姐……小姐!”丫环再也顾不得压低自己的声音,匆匆忙忙地站起来跟上去,“你不能过去!”

齐小姐完全没理会她的话,她毫不犹豫地走到隔壁包厢外面。

这时正好有一个小二过来上菜,端着盘子站在门口。

齐小姐一把推开门,抢先一步掀开竹帘,走了进去。

听见周志诚的话,许问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

被切断手指都醒不过来,这可不是普通安神茶能做到的事情。

密室里只有齐坤和周志诚两个人,茶又是齐坤递给周志诚的,后者出事,前者根本洗不脱自己的嫌疑,那他究竟图什么呢?

一个剁掉人家手指的嫌疑犯,还想参加当年的徒工试不成?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不是推理小说的爱好者,但他多少也看过一些刑侦剧什么的。所谓的密室杀人案件,那密室多半都不可靠,想要造成这种情况可是有千百种方法的……

他正在思考,包厢的门帘突然哗啦一响,接着一个人影闯了进来,昂头道:“那肯定不是我的安神茶!”

安神茶?许问几乎在一瞬间就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

传说中的齐家大小姐?她怎么在这里!

许问抬头看过去,首先看见的是飘逸华丽的长袍与直垂而下的秀发,纤细却凛然。接着看见了半个下巴,像新剥的鸡蛋壳一样洁白光滑。正当他准备惊艳的时候,他对上了对方的眼睛。

黑白分明,像白水银里养着的两丸黑水银――就是白水银形状有点不大对,黑水银也太小了一点。

但此时,他顾不上多在意对方有点出人意料的长相。

齐小姐俯视着在座所有人,凛冽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扫,最后聚拢到周志诚身上。

她向周志诚行了一个福礼,接着问道:“周师傅,不才小弟齐坤蒙你照顾了。听说你是喝了我的安神茶才睡得那么熟的,但我觉得我的安神茶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效果……”

她突然闯进来,在座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最后还是齐正则第一个回过神来,立刻站起来喝道:“娴儿,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这是做什么?”

“我在为我弟弟讨个公道!”齐小姐齐娴理所当然地道。

齐正则狠狠瞪了一眼跟着齐娴进来的丫环,斥道:“周贤侄是这件事情的最大受害人,他因为此事毁了一生的前途!”

“他是受害人,小坤也是!小坤蒙受冤屈,这何尝不是天降横祸?”齐娴郑重却认真,她再次向周志诚行礼,道,“抱歉周师傅,要再一次掀开你的伤口。但我也想你也愿意这件事放到光天化日之下,是非究竟搞个清楚明白!为恶的就该绳之以法,被冤枉的洗清冤屈。如果这件事真是小坤做的,就该把他下牢。不是他做的,真正的凶手也应该找出来!”

这年头女性还不至于被拘在家里完全不让出来,但整体风气还是偏向“闺秀”的。

齐娴以前在于水县名声极好,悦木轩介于工匠与商贾之间,她在传言里却几乎已经可以跟几个官宦家的女儿媲美了。很多人都觉得,齐家养了这样一个女儿,高嫁了攀上一个好亲家也是很有可能的。

然而现在她站在这里,直视在场所有人,说话堂堂正正绝不迂回,跟传言中完全两样。

“你……”齐正则瞪着她完全说不出话,朱甘棠却欣赏地看着她,笑着说:“齐小姐颇有仁侠之风,此话非常有理。许贤侄觉得呢?”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许问注视着齐娴,同样郑重地点头。

他本质是个现代人,还没习惯面对女性要格外回避。不过好在他现在这具身体年龄非常小,这表现还不算太突兀。

齐娴长眉舒展,展颜一看。她眉眼仍然算不上好看,但这一笑之间却别具磊落之风。

她转向朱甘棠行了一礼,道:“朱伯父,一年前此事涉及我的安神茶。我想现场烹制此茶,让周师傅再尝一尝,看看是不是与当年喝的是同一种,也好试试效果。”

朱甘棠征询地看向周志诚,周志诚一咬牙,点了头。

朱甘棠是现场的话事人,他做出的决定,齐正则也没办法反抗。再说了,要重查一年前的事情,好解开齐坤和周志诚之间的误会,也好跟姚氏木坊重建关系,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提议。

齐娴笑了一笑,从容地让丫环去准备安神茶的材料。

丫环心神不定地退下,出去的时候被齐正则瞪了好几眼。

齐娴看见了,淡定地说:“阿爹,你别怪小蝶带我过来。我是她小姐,我做的决定,她怎么敢拒绝。”

“养女不教,是我的错。”齐正则无奈,只能去向朱甘棠道歉。

“哪里,我反倒觉得你这女儿教得好,非常好!”朱甘棠爽朗大笑。

许问也觉得这个齐小姐挺有意思的,但他还是走到周志诚,握了握他的手臂,小声说:“师兄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帮你讨个公道的!”

班门其他师兄弟也收回了看着齐娴的目光,小声声援。

周志诚回望着他们,眼眶有点发红。他眼神深处的某些情绪渐渐淡去,重重点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