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80 “外行人”

匠心 沙包 2856 2021-09-07 00:44

黄无忧坐在食堂旁边一棵树下,捧着茶,闻着香,看着一群人匆匆忙忙地把木牌和案几拿过来,重新架了起来摆好。

他靠坐在一张小圈椅上,仰头看着木牌上面的组别和分数,同时想起的是每组对应的不同人的名字和长相。

周围忙忙碌碌,显得他特别悠闲。

他自来在手艺上并无长才,水平在当初一起学习的师兄弟们中间排名只有中游,虽不垫底但也从不突出。但他从小就擅于识人,见过的人听过的名字马上就能对上号记起来。

靠着这一手本事,他在梓义公所里如鱼得水。

梓义公所是个民间组织,徒工试开始前几年,朝廷就开始试探公所,看他们能不能为己所用。

黄无忧运气不错,从一开始就成为了联系人,不知不觉,竟然还混了个匠官当。

当上匠官之后,他的这个本事更加突出,好像他天生下来就应该做这样的事情似的。

渐渐的他有点觉得,天无绝人之路,这里不行,别的地方有本事,一样能有出息。

这次朝廷精挑细选组了支队伍去西漠,黄无忧打从一开始就被提醒这是一支新式的队伍,与以前的不太一般,让他依令行事,好好对待。

他知道内物阁最近想要有些动作,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但心里还是有点迷茫。

教他们的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阎大人为什么这么看重许问?

他们搞的这些东西跟他以前学的完全不一样,这些老老少少再有潜质,一个月就能脱胎换骨?

不,还不是一个月,短短十天,就要跟京营府的人一较高下?

虽然就他微薄的见识看来,这些人在京营府也就是三到五级,远不是最强的那批人……

但这还是京营府!

天下工匠精英的汇聚之地!

咱们这支队伍,真的有赢的可能?

真的不是去送菜的?

他抬起头,看着木牌上两边数量悬殊的小组,与更加悬殊的分数,深深地叹了口气。

没一会儿,阎匠官和秦大师也来了,分别在空着的两张圈椅上坐下。

黄无忧坐在椅子上微微欠身,以示礼节。

阎箕是他上司的上司,黄无忧最早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绝想不到会是跟他一起上路。而现在他也想不到,还能跟秦连楹坐在一起……

我有一天,也能到他们这个位置吗?

“咦,来了。”黄无忧正思绪纷乱,阎箕突然微微倾身,目视前方。

什么来了?有人来交任务了?这么快?

黄无忧略一思忖,就明白了过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上午有一些任务其实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下午略收一下尾就可以来交了。

就是不知道来的是哪边的……

黄无忧有些期待地倾身,但才一看清就靠了回去,轻声叹了口气。

黄色布衣,又是京营府的。

这些人人人都能独挡一面,效率当然很不一般。

来交任务的还是那个身材精瘦、长得像猴子一样的家伙,他脚程很快地走在了最前头,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京四组又来交任务了!”

他喜气洋洋,非常明显地在“又”这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这是咱们做好的大样,请师傅们验收!”

他一挥手,后面两个同伴把手里抬着的木板放在了匠官们面前的木案上。

黄无忧的注意力全部被它吸引了过去。

板上架着一个木制的烫样,是月光殿的屋顶,任务要求二十比一等比例缩小。月光殿横长约有近二十米,于是这个烫样的横长也足有一米,看起来非常巨大。

但一米看似很大,要完整呈现出月光殿的屋檐、屋顶、屋瓦等全部细节,也是非常费工的事。

任务说明提前表示了不需要上漆,少了一道工序,但剩下的所有部分都需要完成。

而且这样一个屋顶不是只要外形就可以的,所有的步骤结构都需要跟原本的屋顶一模一样。所以,屋顶的木架要一条条地搭好,瓦沟要一道道地挖出来,瓦片要一片片地铺上去。

更别提脊角的飞檐,檐上的角兽,全部都要模拟出来,一分也不能差。

制作烫样通常在房屋建筑开工前也要完成,难度相当高,最难的就是比例的控制。

现在猴子脸他们做的这个样品,仿佛就是直接把月光殿的屋顶直接缩小搬了下来,黄无忧盯着看了半天,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怎么样,能拿个五十分吧?”猴子也是一脸的得意,搓着手盯着秦连楹看。

“唔,阎师觉得呢?”秦连楹站起来,围着月光殿屋顶的烫样转了几圈,转头问阎箕。

猴子的目光刷地一下移到了阎箕身上,灼灼生辉。

“这样可看不出来。”阎箕笑着说。

“我以为你可以呢。”秦连楹笑着说,黄无忧有点不明其意,又有点隐约感想。

阎箕笑而不语,拿着尺子走了过去。

不过是测量而已,没什么可看的。黄无忧随便扫了两眼,就移开了目光。结果他又看见了猴子,接着又是一愣?。

猴子正紧盯着阎箕的动作,视线跟着他不停地移动,好像看见了什么非常了不得的东西一样。

不仅是他,他后面京营府其他人也一样,盯着阎箕目不转睛,仿佛多看一眼就能多占不少便宜。

这很了不得吗?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黄无忧深深困惑。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他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只会看热闹的外行人。

但我明明也是学这个出身的……

他莫明的有些委屈。

没过多久,阎箕就全部量完了,对着秦连楹点了点头。

秦连楹满意地一笑,对着猴子他们赞许地说了一句“不错”,然后转过身,执着炭笔,在木牌上京四组后面添了一个“五十”的字样。这也是他们这个任务的满分最高分。

“嘿嘿嘿。”猴子得意地笑了,但马上又发现一件事,警惕地问,“那个圈什么意思?为什么有的上面有圈,有的没有?咱们这个也没有。”

“与你无关。”秦连楹轻描淡写地说,接着又意味深长地一笑。

“您这样让我心里有点慌啊……”猴子嘀咕了两声,最终还是不甘不愿地走了。

刚一离开,他的笑容就消失了,轻声对旁边的人说:“内物阁还真是有点东西的。”

“嗯。”他旁边那人轻声应答。

这话恰好被黄无忧听见了,他的心情突然有些微妙……

接下来来交任务的两拨人还是京营府的,都是满分过关,没有例外。

未时刚过,情况发生了变化。

一群穿着灰麻色衣服的西漠队工匠回来了,一起七嘴八舌地叫着:“我们组的任务做完了,请大人验收!”

黄无忧被这突然响起的嘈杂声音惊得坐了起来,目光一扫,发现这次回来的足有三组!

恰好一起做完的?

太巧了吧?

他的念头刚才掠过,嘈杂声突然更大了,他抬头向后看,发现又有两组跟在后面回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