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56 一起上路吧

匠心 沙包 2652 2021-09-07 00:44

许问倚在车边,远远看着阎匠官跟那个人说话,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

准确地说,那是个少年,大约十五六岁,跟现在的他差不多年纪。

他穿着杂役的粗麻布服,打着绑腿,穿着草鞋,头发乱糟糟地在风中散落着。

但许问仍然一眼就看出来,他绝不是普通的底层人民。

他的行为举止、他的发质、他的牙齿、他的皮肤……所有的这些都必然是要经过充分的保养才能变成这样的,那必然是个长期的过程,必须要一个很大很好的环境才行。

别的不说,光是他正在摸自己脸的手指,光滑细长,只在指尖和指关节的某些位置有一些薄茧――那不是劳作,而是长期写字弹琴磨出来的结果。

这个少年的来历绝对不一般!

过了一会儿,阎匠官转身走了过来,对着许问摇了摇头:“他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背对着那个少年,向许问眨了眨眼。

许问扬眉,迅速看出了他的意思。

“那要怎么办?”他问道。声音不高不低,但正好能让不远处的那少年听见。

“我也不知道。他连自己从哪里来都不记得了,咱们明天就要离开晋城,也没时间帮他打听啊。”阎匠官苦恼地说。

您老演技真不怎么好啊……

许问在心里腹诽,但表面上还是很配合:“那要怎么办?要问一下他的意思吗?”

两人说话的时候,那少年已经走过来了,一听这话,他马上放下了捂着额头的手,喜道:“既然这样,那不如让我跟你们一起上路?”

许问看向对方,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这话是当真的吗?

先不说是不是撞了人就要对他负责什么的,这年头对人员流动/迁徙管得非常严,进城出城都要检查,怎么可能说跟着走就跟着走?

这少年是真的什么都忘了,还是连这个都不知道?

车夫反应有点慢,直到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急得大叫:“不是我撞的他!跟我没关系!是他自己跑出来摔在地上的!而且他跟我车还隔着好几尺呢!”

他一边说,一边指手划脚。许问顺着他的手势看了一眼,黄土路上留有痕迹,的确跟他说的一样,人体摔落的位置跟车轮的正前方隔着至少两尺半,这个距离别说撞上了,连冲击力都不会有。

阎匠官也往那边看了一眼,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摆了摆手,让车夫安静。

车夫愤愤不平,但还是依言闭了嘴。

“我们要明天才会出发,现在另有事情要去做,你是……”阎匠官和善地问他,这意思竟然就是真的要带他一起走了。

这位老爷你是脑子进水了吗?被人这样碰瓷也要上当?车夫不可理解地看自家主人。

“……我跟你们一起去!”少年犹豫着打量了一下他们,下定决心道。

“行,上车吧。”阎匠官微微一笑,转身邀请。

少年又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果然上了车。

他上车的姿势很熟练,进车厢之后端正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温文尔雅。

许问收回视线,正好与阎匠官对视,两人对视一笑,也上车了。

少年坐在马车一边,许问和阎匠官坐在另一边,比较靠近案桌那边。

两人既没有盘问少年的姓名来历,也没有自我介绍,而是凑到桌子旁边,继续讨论之前的东西。

少年端坐在旁边,目不斜视,但明显在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听着听着他就皱起了眉,想了一想,问道:“打扰一下,听你们口音并非本地人,请问老家在哪里?”

许问会说两种话,一种是普通话,跟这个世界的官话比较像,某些细节发音有些不同, 对这里来说算是有口音的官话。另一种是于水县的本地话,吴音的一种,是这个身体自带的。

阎匠官从一开始就说的是官话,比较标准,但也带了一些吴音,大概也是江南出身的。

其实他俩的口音都已经非常轻微了,但这少年还是敏感地听了出来。

“江南。”阎匠官回答。

“要往何处去?”少年问道。

“西漠。”阎匠官说。

“这路程不近啊。”少年说。

“每年役时,不得不走。”阎匠官说。

原来是送役路过的啊……少年恍然大悟,马上就放松了下来。

阎匠官看他不打算再问了,又转回去跟许问讨论。少年的注意力渐渐被他们讨论的内容吸引了过去。

这时候,阎匠官和许问讨论的主体还是这辆车,但又不仅仅是这辆车。

这辆车是阎匠官自己设计的,基础原理学的是考工记,这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手工业工艺集,离现在有一千多年,的确是相当古老了。

受到考工记的影响,这辆车的制式也有些古朴,但关键地方其实变了很多。

秦朝以及秦以前的车主要是单辕的,春秋战国时的车轮辐条发生了变化,加强了车轮的薄弱环节。考工记深入研究了车轴和车辕等各个部件,最关键的是详细纪录了当时造车的技术规范与检验手段。

西汉开始,双辕车逐渐盛行,这让单马拉车成为可能,东汉之后,双辕车基本取代了独辕车。

阎匠官这辆车也是双辕的。

许问对古车的发展没什么了解,一开始他们讨论的是考工记里检验车辆的手段,渐渐的延伸开来,讨论起了一些几何学实用方面的内容。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方面可真是许问专长的内容。

关键是,这些东西非常贴近普通人的生活,很是有趣。

少年一开始只是闲着无聊随便听听,不知不觉越听越入神,非常专注。

阎匠官四十多岁年纪,许问十几岁,两人年龄差得非常大,看上去像是师徒或者主仆。

少年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但听着听着就感到了不对。

两人对着坐在一起,互有问答,交流起来非常平等,说到后面,天平渐渐还有偏转,许问反倒是讲得更多的那一个了。

少年忍不住多看了许问几眼,越看越觉得这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人气质非常特别。

并不矜贵,但非常自然,有一种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都能适应的自在感。

他心里痒痒的,很想问问许问叫什么名字,但两人聊得火热,他不好意思插嘴。

他听得专心,没留意车在往那边走。

过了许久,车身一震,停了下来。

“到了。”车夫在前面叫了一声提醒。

少年下意识往外面看,瞬间瞪大了眼睛,叫道:“龙神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