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27 七劫

匠心 沙包 2727 2021-09-07 00:44

现在这种情况,许问当然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随便找个角落,说走就走。

他走出一段距离,到了竹林后面一个黑暗偏僻的地方,确定没人看见他的行踪,然后一定神,离开了班门世界,回去了。

希望时间不要过得太快,他能早去早回,不被这边发现。

看见许宅熟悉的场景,他下意识就要找个有信号的地方给宋继开打电话。然后一看手机,他发现这边的时间没有动过,相当于是他才打完给对方的电话挂断的。

这个时候,宋继开才刚接到他的请求,有没有开始查还说不定呢。

得再等一段时间……

许问在四时堂二层走来走去地转了几圈,突然想起一个人,抬头叫道:“荆承,荆承?”

阳光从窗外直射进来,空气中飘动着浮尘,外面绿树成荫,却没有鸟叫虫鸣。

这片空间,像是被封进琥珀里了一样,安静无声,没有任何回应。

荆承又消失了。

相比起班门世界,荆承更加神秘,他的形貌、他的年龄、他突如其来的出现以及消失,许问到现在也没摸着什么规律。

他只知道,荆承不想出现的时候,他是不可能找得到他的。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荆承没有出现,是不是代表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并没有什么要传达给许问的信息?

脚边一热,柔软的皮毛贴着他的脚脖子,蹭来蹭去,还用湿漉漉的鼻尖顶他。

许问把球球抱起来,下一刻,他们出现在无人的池塘旁边,周围的空气终于流动了起来,头顶鸟叫婉转,一只圆身尖嘴的麻雀站在枝头,自由自在地叫着。

许问坐在池塘旁边的太湖石上,把球球放在膝盖上,轻轻抚摸。

宋继开那边的消息明显还要再等一段时间,而现在,他试着冷静下来,整理自己的思绪。

从明弗如出现开始,他就得到了大量的信息。虽然他死得很快,但是他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还是透露了很多东西出来。

首先,他证实了许问的想法:天工晋升之后就会消失,不会再留作品在那个世界上。

不过现在冷静回想起来,许问意识到了一个漏洞。

那就是天工洞。

天工洞里的冰雕作品,明显就是天工晋升之后完成的,虽然这之后他们没有再留下什么东西,但是这唯一的作品确实存在。

只是,为什么只留样这一样,还用冰雕这种过不了多久就会融化的形式……

这也是疑点之一。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表示连天青至少还有一次回来的机会,并不会真的就此彻底消失。

但是,那之后呢?他还会再回来吗?

他和连林林还能再看见他吗?

而且,问题还不仅仅在于此。

明弗如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还透露了一些别的消息。

譬如,他提前预言了地震的发生,以及地震之后持续不断的暴雨。

作为一个神棍头子来说,这样的预言很符合他的身份,但是结合他急于寻找许问这个需求来说,难道这件事情,也跟天工有关?

是天工的出现……或者说将要出现引发了这一变动?

那这样说起来的话,连绵不断的暴雨,是不是预示着未来会有更大的灾祸发生?

而且感觉上,这个灾祸应当是许问或者连天青能够解决的,不然明弗如不会表现得那么轻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不把话说完,来卖了个关子就走了……

并不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许问再次回顾明弗如当时的表情动作,一言一行,每一个细节,突然站起身,把球球放在旁边,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然后他走出门,打了个车,目标班门祖地。

陆立海上次亲自带他来过之后,很快又回去遁世那边,搞定最后的收尾以及合同工作了。

但其实现在许问出入五岛,并不需要陆立海带领,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认识他。

许问穿过风雨桥,抬头一看,在码头附近看见一张熟面孔。

那人坐在坊头下面的石座上,跟旁边的人抽烟闲谈,一见许问,就立刻掐灭了烟站起来,还在鼻子跟前的空气里扇了扇,迎上来笑道:“许老师,你怎么过来了?”

“张毅,你回来了呀。”许问看见他也笑了。

这两年,小平头张毅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许问一起干活的,算是班门驻许宅的长驻代表。最近许宅修复阶段性完成,算是一个小假期,张毅回了自己家,没想到又跑到班门来串门了。

“我有些事情,来班门祖地到处走走,查一些资料。”许问也不瞒他们。

“那我陪你?”张毅问。

“不用了,我知道地方的。”许问婉拒了。

“行,有事叫我,我今天都在这里,您叫一声我马上到!看,基站已经建起来了,咱五岛也有信号了。哎,你不知道,以前没水没电,手机没信号,可麻烦了。我妈说我来上个班,跟掉井里似的,完全失联。她还说要我死了,尸体在外面发臭了,她估计也不知道。”张毅说。

“哎,这真是你妈吗,怎么这样说话啊。”刚跟张毅聊天的班子弟子笑着说。

“她就这样,许老师你能想象吗,那段时间,我跟家里都是用信件联系。八毛钱邮票,我买了好多,现在还有呢。”张毅说道。

“哈哈哈哈,这不挺正常的吗,我跑腿去外面寄信,都去过好多次。”这班门弟子是陆家自己人,家就在祖地,早就习惯这种生活了。

“这不正常!都什么时代了,社会快得跟陀螺一样,怎么能慢下来等你。这样搞多耽误事啊。还好现在通水通电有信号了,咱们班门终于能跟上时代了。”张毅对这里还是挺有感情的,感慨地说。

许问抬头,看向张毅刚才指给他的基站。

五岛最高点有一座白塔,全部都是用白石搭建的,七层高,名叫七劫塔。

七劫塔是班祖建的,最早用来存放班门资料,结果天降雷火,资料被烧毁了大半,其中就包括了宗正卷。

也正是因为如此,班门宗正卷佚失非常严重,技艺也有大量失传。

当时不仅那些资料被烧了,七劫塔损毁也非常严重,现在的白塔是班门后世子弟模仿原来的样子重建的。

张毅刚才指的就是那里,新基站就建在七劫塔上,它足够高,位置也刚刚好,能够覆盖全岛,保证每个角落都有信号,倒是一个不错的地点。

新七劫塔因为是重建的,现在里面也没再存放资料了,所以虽然许问早就知道它,但从来没去过。

现在他心中突然一动,跟张毅两人打了个招呼,向着七劫塔走了过去。

他一边走一边想。

七劫塔,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七劫,究竟是哪七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