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96 无欲无求

匠心 沙包 2831 2021-12-11 07:27

许问脸一侧,好像那一巴掌真的抽过来,直接抽到了他的脸上一样。

然而下一刻,许问就意识到了,这只是错觉,更准确地来说,是回忆。

那是他已经上初中的时候。

他逐渐想起了更多。

他上小学的时候,是标准的留守儿童,父母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出门在外,主要安排了邻居和亲戚来照顾他。

但人家也有人家的家庭人家的事情,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许问一个人留在家里,面对空无一人的居室,自己给自己做饭吃,自己收拾整理自己以及整个家庭。

大部分时候父母都会给他留钱,学费也好、生活费也好,不会少了他的。

但有时候走得太匆忙,也会忘记。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许问就学会了尽量省下一些不必要的钱攒起来,留作备用。

初中开始,父母留在家里的时间变多了,相继而来的,他们的争吵也越来越多。

他们一点儿也不避讳许问,就当着他的面吵,有时候还会把他扯起来,让他评理什么的。

许问从痛苦到麻木,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最烦的是他们有时候会迁怒自己,拎着一点很小的由头大发雷霆。

于是许问学会了尽量收敛自己的情绪和需求,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在他那对父母面前,不存在就是最好的。

不知为何,当初的情景如今又再次复现于他的面前,许问冷静地看着。

眼前发生的这件事他已经不太记得了,但其实也多少记得一点。

这样的事情太多,他没办法分辨是哪一次。

总而言之,是学校要统一校服,要每个学生出一笔钱,购买冬夏各一套。

很简单很常见的要求,许问听见老师说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回去碰见母亲,许问如实告之,结果母亲正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心烦,劈头盖脸就给了他一巴掌。

“钱钱钱,成天要钱,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没有来由的怒火全部倾泄在许问的身上,他低着头,很想说自己不买校服了,但一想到老师和同学们的眼光,就还是咬着嘴唇,一声也不吭。

“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过。”许问注视着少年的自己,耳边突然响起这样一句话。

他转头,看见连林林的影子浮起,正在对自己说话。连林林的声音很轻,声音里有许多复杂的情绪,似乎是埋怨,又似乎是怜悯,非常温柔,直说进了他的心底。

许问眼眶陡然一热,情绪涌了上来,在喉间哽咽不去。

连林林说得对,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不止是在她面前,在任何人面前、自己私下一个人时都是。

哭有什么用?

起不到任何作用,不会有人看,不会有人听,只会显示自己的软弱。

笑也是、生气也是,他不需要展露自己真实的心情,他只需要想办法解决问题就是了。

“小许!”

眼前昏暗的画面陡然间全部破裂,许问身边的声音突然变大变响,所有的知觉全部都变得真切起来。

他又回到了那座风雪呼啸的山壁上,身体仍然好好地钉在山石之间,并没有钉空,也没有下坠。

他刚才突然停了下来,旁边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担忧地看着他,连林林不停地叫他的名字。

许问回过神来,环视了一下四周,对连林林笑笑:“我没事,只是刚才突然走了下神。”

他的声音在风雪里传出去,自然带着一种稳定人心的感觉,旁边的人齐齐松了口气。

符规看了他一眼,顶着风大声说:“有什么念头了先存在心里,到安全地方再说。我这里有板子,回头你可以画出来!”

许问知道他误会了,以为自己是突发了灵感――这可真是太工匠大师式的想法――不过他也没有解释,只是笑笑,继续挥手向上爬。

连林林略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只有她,看出了许问确实是有些异样的。

“再往上面有一点,有个山洞,到那里咱们歇一下再走。”老黑终于发话。

风雪越来越大,眼看着不是用意志力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他们是赶时间,但也没必要赶得命都没了。

在老黑的带领下,他们又往上爬了一段,登上了这一座山峰的山顶。

山后还有山,不过两山之间确实有一个山洞,角落非常巧妙地挡住了风雪,而且可以完美地容纳他们所有人。

大家一起进去,顿时感觉周围安静了下来,齐齐松了口气。

这山洞以前也有人住过,正中央有个石头砌成的火塘,老黑去角落里扒拉出来一些柴火和生炭,一群人开始生火。

这里所有人都是做事的好手,没一会儿,火光就腾起在山洞四壁,暖意扑面而来,左腾首先长舒一口气,张罗着招呼孩子们把衣服鞋子脱下来,放到火上烤一烤。

不然雪气透过衣物渗进骨头缝里,容易得风寒。

连林林看着左腾忙碌的样子笑了笑,看了许问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道:“我来弄点东西给大家吃。”

很快,食物的香气也升腾了起来,每个人手里捧上了一碗热汤。

“还是得要个女人。”符规美滋滋地喝了一口汤,对许问说,“运气好啊,有这么一个贤惠媳妇。”

谁也不是傻的,当然看得出来他俩之间的关系。

“我确实运气好,不过还没有成亲呢,而且她这次上来,是想看看她爹在不在这里。”许问一边说,一边瞥了一眼老黑。

老黑果然看了过来,问道:“你爹叫什么名字?”

“姓连,叫连天青。他在山上吗?”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连林林如实相告,有点紧张地问。

“连大爷?!”老黑倒吸一口凉气,直起身子,面对连林林的表情已经全变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连林林,嘀咕道,“确实长得挺像的,我先前怎么没看出来呢……”

他这态度再明显不过了,许问和连林林同时一喜,异口同声地问道:“他真在山上?”

许问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什么时候来的?”

“具体时间我也不知道,在我之后,也不算太晚,可能一年不到吧。”老黑回想了一下,回答道。

这个时间……感觉是自从连天青消失之后,就出现在了这里!

为什么?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不回去找他们?甚至也不托人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他明明知道他们会非常非常担心他……

出了什么事吗?

还是说,他被禁锢在了这里,有无法离开的原因?

“他现在也在山上吗?”连林林忘记了其他一切事情,急切地追问。

“那可不知道,天工大人的踪迹,岂是我们这种人可以随意过问的?”说起连天青的时候,老黑眼里有着一种掩饰不了的狂热与向往。

天工?

许问和连林林对视一眼,在对方脸上看见了同样的惊讶。

也就是说,连天青果然晋升成功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