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62 实现

匠心 沙包 2661 2021-09-07 00:44

每次进入班门世界,许问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有些许的不适应,有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与探究,还有就是不断在两个世界与许宅之间穿梭带来的违和感。

譬如这一次,他在许宅呆了很长时间,已经足够大致掌握一门全新的技艺,但班门世界仍然停留在他离开的那个夜晚,周围连灯火都还没熄灭――这让许问有了一种错觉,这个世界仿佛就是为了他而存在的。

悦木轩给许问单排的是个单间,吕城住在他隔壁,他想了想,走出去敲响了吕城的房门。

吕城果然没睡,看见他就抬起头来。

他面前的桌上摆着很多材料和工具,他果然又在刻苦用功。

他做的还是那些小玩意儿。

自从许问表扬过后,他仿佛就放下了心,不断练习制作,越做越精细。

他现在摆在手边的这个小太师椅,椅背上的镂雕、弯足上的云纹全部都做得非常完整,精细程度绝不逊于大件。

“很不错啊,手艺越发纯熟了。”许问看了看,有点惊讶。

之前在路上的时候,他指出了吕城手法上存在的一些问题,短短几天时间,他就把这些坏毛病调整得差不多了。

这一方面是天分,另一方面也证明这段时间他的确足够刻苦。

“嘿嘿,那就好!”吕城一向是个精细人儿,这时候在许问面前却笑得有点傻里傻气的。

“不过还是有些问题。”许问说。

“哪里?”吕城立刻敛了笑容,认真听他说话。

许问现在的眼力比以前更强了,对尺寸的判断也更加精准。

“这两根横梁左右一长一短,有点不太对称,弯足的曲度不太一致,这一根的更弯一些。”

许问指出之后,吕城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又拿尺子量了一下,才佩服地说:“真的是,这么一点,我都没发现。我手艺还是欠了点儿……”

“这个跟手艺关系其实不大,是设计问题。你看这两根横梁,你做的时候是一样长的,但在拼接的时候……”

许问一边说,吕城一边点头,手里还在比比划划,仿佛要把他说的东西全部写在脑子里。

最后许问声音一顿,问道:“我画张设计图给你的话,你能照着把它做出来吗?”

“设什么?”吕城瞬间迷茫。

许问至今也会在说话的时候不时带出现代常用的一些词,他觉得这些词语表达得更精准一点。之前他这样说话的主要对象是连天青,这位对匠作手艺的了解非常人可比,能马上望词生义,理解起来没什么障碍。但吕城就没这本事了……

许问张了张嘴试图解释,但片刻后就闭上了嘴,返身回房间拿了纸笔和一个工具包过来。

“我不识字啊……”吕城看见他这架势,马上就怂了,小声说着。

“不需要。”许问摇头。

他拉开工具包,拿出里面的尺矩,开始在纸上画图。

吕城瞬间睁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的动作。

直线、曲线、三角、圆柱……

一个个简洁的图案从许问手下出现,渐渐组合成一个交杌。

交杌又叫马扎,在现代被看成是凳子的一种,是一种无靠背的坐具。跟凳子不一样的是,它的四条腿是相互交叉的,可以很轻易地折叠起来,非常便于携带。

交杌的凳面可以是多种材料,现在最常见的是帆布。帆布结实能承重,又便于折叠,非常实用。

在古代,麻布、绳索也是制作交杌凳面的常见材料,但许问现在画的这个是木制的,由多根木条并列拼成。这些木条拼在木框里,上提中框就可以折叠起来。凳腿下方左右各有一个踏步,可以在坐着的时候踏脚,也让整张交杌显得更立体生动。

交杌是一种很简单的坐具,许问画的又是最基础的款式,没有额外添加什么设计。

他很快就画完了,开始拉出指示线条,在旁边填写各种尺寸数据。

古代没有阿拉伯数字,但木匠内部有一套简单的数字表示方法,许问现在已经能够熟练掌握。

小半个时辰之后,他完成了整张图纸,抬头问吕城:“照着这张图,你能把它做出来吗?”

这是许问第一次在班门世界绘制图纸。要适应这个时代,面对的又是从来没接触过这些东西,连师都还没有出的吕城,他尽其可能地进行了简化,又做了一些调整,让它更加简明易懂。

但即使这样,吕城也盯着它思索了老半天,最后才非常保守地说:“我可以试试。”

“那就试试。哪里看不明白的可以随时问我。”许问说。

吕城慎重地点头,迅速埋首研究了起来。

许问在旁边坐了一会儿,吕城头也没抬过,他悄悄地离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许问的门就“砰砰砰”地被砸响了。

那时候他还没起床,被吓了一大跳。

他披着衣服起床开门,吕城蓬头乱发,一身木屑地闯了进来,他一只手托着烛台,另一只手捧着一样东西给他看:“我做完了!”

“这么快!”许问也有点惊讶。

“我看那个设什么图就看了半天,最后终于搞明白了!太精妙了,每一个尺寸都对得刚刚好,我只需要照着做就行了,特别简单!”吕城非常兴奋,不停地说着,声音在黎明中传得很远。

这个院子里住的不止他们几个人,隐约能听见其他人的鼾声。此时鼾声一停,吕城的声音瞬间变小了。

“其实本来用不了这么久,但是前面看图就看了好久。”吕城小声说着,有点惭愧,但他马上又信心满满,“再来一次的话,我肯定能快多了!”

许问正在看他递过来的那件作品。

在画设计图的时候,他就定好了各种尺寸,要的不是一个正规的交杌,而是一个缩小版的放样模型。

吕城完成得非常出色,眼前这个交杌只有半个巴掌大,但无论样式还是尺寸,都跟他设计图上的构想一模一样。

最令许问感到欣喜的是,他画完了设计图就直接给了吕城,连多余的解释也没有,他就照着这样一张图纸完成了作品!

这说明,他画图的那种方式的确是现在的匠人可以接受的,而吕城,也有足够的能力将它实现!

许问也兴奋了,残留的睡意一扫而空。

他把吕城拉进房间,让他把烛台放到桌上。

“很好,我再画一个你试一下?”他兴冲冲地问。

“好!”吕城比他更兴奋。

照着一张清晰的图纸做出成品,那是很有快感的事情。而且他有预感,这一次许问会做出更复杂的设计,制作难度会更大。

他真的跃跃欲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