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59 核心

匠心 沙包 2724 2021-09-07 00:44

孟平嘴上说得挺硬气,但转身得太急切,透露出了一丝不对劲的端倪。

许问似乎没有注意,简明扼要地说:“两件事。一个,我再向您确认一下,孟字八法和孟家二十四雕工,我可以将其登进百工集吗?”

孟平以前就透露过这方面的意思,所以许问现在问也不算冒昧。

“随便你。”孟平哼唧了一声,话里的意思就是同意了。

“第二件事,我又新学了一些石工技巧,觉得可以作为孟家技艺的补充,不知……”

“是什么是什么?”许问话没说完,孟平就变了个样子,磨拳擦掌地走到他旁边,连声问道。

“孟老师稍等一会儿,我去准备一些东西。”许问让他在旁边坐下,自己则走了出去。

骆一凡正好过来了,他拦住骆一凡说了几句话,让他去安排一些工具。

荣显又想呆在里面,又想跟着许问,最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凑到他旁边来了,鬼鬼祟祟地瞅着里面,小声问道:“你把他们单独放在一起,不怕他们打起来?”

“都是成年人了,哪能这么解决事情?”许问摇头。

“话是这样说,但老头倔起来,跟小孩也差不多。”荣显仿佛深有感触。

“这是你的家庭经验?”许问瞥他。

“哎哟,我跟你好好说话,你咋就戳我的痛处!”荣显跳了起来,小声嚷嚷。

“我的我的。顺嘴就滑了。”许问立刻道歉。

“你这种人能滑嘴,是不是代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荣显眼珠子转了一转,问道。

“我这种人,我哪种人?”许问好笑地问。

“看着笑眯眯的挺和气,其实戒心超重的,基本不跟人交心。也许是很怕说错话,所以很少主动开口,喜欢等到别人把话说得差不多了,自己有把握了再来说。”

荣显踮起脚,从旁边围墙上摘下一朵凌霄花,插在自己的耳朵旁边,漫不经心地说着。

许问本来微笑着听着,听着听着笑容却消失了。

“怎么样?”荣显有点意犹未尽,但还住嘴了,得意洋洋地看着他,炫耀一样地问,“我说的对不?”

“你也挺辛苦的。”许问突然抬手,摸了摸荣显的头,感慨地说。

荣显一怔,突然沉默了,又过了一会儿,他嚷了起来:“喂,说你呢,别转移话题!”

许问只是笑笑,不跟他说这事了。

这时骆一凡已经带着人把工具材料全部准备齐全,甚至还带来了摄影师和相应的器材,询问地看了一眼许问,许问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他们就布置出一个场地,各种各样的石材摆在旁边,等待着许问的检阅。

“今天还是以辨正石工卷为主。”许问开门见山地给今天的主题定下了调子。

这跟他刚才对孟平说的不一样,但孟平只是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还在旁边打了个小马扎稳稳地坐了下来。

“石工卷第一章,鉴石。顾名思义,就是鉴石择石的技术。”

石工卷的目录是完整的,许问就以目录上的条目为基准,一项项来讲。

“鉴石下面一共七节,分别是辨形、听音、尝味……”

这一章是比较简单的,不光是石工卷,在传统工匠里基本上都通用。配合这些手法,还有大量的口诀需要背诵,需要辨别石材的种类以及品质的时候,使用这些方法,再根据口诀一一对号入座,得出结论。

秦连楹手札上就有很多相关的口诀,许问连续背了七八条出来。

此时,摄影机发出微声,不断运转着记录,马玉山也在旁边奋笔疾书,想把许问说的这些全部记录下来。

但口诀这个东西,错一个字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马玉山强行领会,还是只写了两句就开始抓头。

陆远站在他旁边,默不吭声地接过笔,开始继续往下写。

许问念出的这些口诀有些他非常熟悉,有些从来没有听过,但跟他所知所学大概属于一个体系,他稍微思索一下就能明白意思。

“这些是在传统石匠鉴定的方式,但在现代,还有更简便准确的办法。”许问讲完这一节,突然话锋一转,向着孟平点了点头。

孟平表情平静地回以点头。

许问一开始去奇玉石材厂是为了买石头,当时就当着孟平的面,把后院的杂石一块块鉴别了出来。

那个时候他用的是古今结合的双重辩证法,这跟他的学习方法是相符的,然后他就发现,孟家的鉴定方式同样如此,把传统与现代结合得相当漂亮。

当然,他随后学到的孟家技艺,亦是有着同样的特征。

“天然石材按照物理化学特性,分为板岩和花岗岩两种。除此以外还有人造石,按工序分为水磨石和合成石。前者是自然生成,后者是人工制成。无论天然石材还是人造石材,都可以从体积密度、真密度、真气孔率、吸水率等特征来进行检验……”

许问侃侃而谈,除了孟平以外,其他人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许问讲得浅显,荣显这种一窍不通的人也能听懂。他本来听得挺起劲的,这时突然挖了挖自己的耳朵,表情奇异地问旁边陆立海:“我在上物理课?”

陆立海更加一脸懵逼。

真密度真气孔率之类的词对荣显来说没有障碍,他只觉得它们出现在这里很奇怪而已,但是对陆立海来说就跟天书一样了。

这是什么意思?那又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在哪里?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使用仪器对这些属性进行检测,得到的结论比人工鉴别更加精确。”孟平突然开口,认可了许问的话。

“事实上你们琢磨一下就会发现,这些口诀归纳的本来也就是这些内容,新式的法子就是给这些东西定了个指标列了个表,你记表格背数据,比背那些口诀有效多了。”

陆立海陷入深思,孟平哼了一声说:“时代早就变了,老抱着旧东西,不会推陈出新,东西只会越来越少,越来越没用!”

陆立海没有说话,许问也没有表态,继续道:“石工卷第二章,是辨石。上一章是鉴别石材种类,这一章是鉴别石材性质与质量。同样有一些口诀……”

同样是先背口诀,再做解释,解释中传统与现代相结合,非常全面。

孟平抬头看了一眼许问,又看向以电子格式呈现的石工卷,表情渐渐端凝。

他有些怅惘,有些迷茫,最后仿佛想通了很多东西一样,将一切化作了释然。

他轻吐一口气,认真倾听许问说话,最后在许问解释一个词的释义时插嘴道:“我一个叔父年轻时到西南一带,听到那边的人说……当是一种方言的变形……”非常自然地加入了讨论。

许问微笑着看了看他,口中道:“这的确是个解释。”

摄影机卡答作响,马玉山奋笔疾书,把这一切记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