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05 想要就争

匠心 沙包 2729 2021-09-07 00:44

“完成了。”许问抚摸了一下大树的表面,直起了腰。

白色微黄的木肉一半在阴影里,一半在阳光下,皎洁生光。

这样子,不仅像用刨子细细刨出来的,更像是在刨出来之后,还细细地打了磨抛了光,表面没有一根木刺,带着极其和谐而优雅的弧度。

“不错。”连天青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转向明山,“继续?”

明山愣了一下,然后才感觉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在什么地方正在做什么事情,连忙道:“继续继续。”

他带头往河边走,走了两步,又记起来叫了两个人,把那根修好的原木搬起来,送到下面去好生存放。

虽然只是原木,但仍然是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下劈出来的,认真揣摩的话,还是能看出很多东西。

直到木材被搬走,各位大师才渐渐从各自的怔忡中醒过神来,跟着人群后面一起往回走。

他们忍不住再次打量这对师徒。

连天青一开始也是天人合一状态,这不奇怪,这本应就是半步天工的能力。在传闻中,他们也曾听说过。

更令他们惊讶的还是许问,他太年轻了。

而且他们忍不住去想,许问现在就有这样的水平,除了他的个人天赋,也证明他必定经过连天青的悉心调教。

那么,在这个新与旧的冲突里,连天青本人究竟站在哪一边?

还有过往的那些天工大人们,他们预想过这些吗?

他们有把他们的想法与心得,留在流觞园?

怀着这种种想法,他们对待流觞会的态度,比之前更认真了一点。

连天青身边多了一块金漆木牌,黑漆盘则重新放到金顶河上游,顺流而下。

它在几个漩涡处停留,许问紧盯着它,遗憾地看见它还没到自己面前就已经停下,停在了一位墨工大师的面前。

他记得这大师姓丛,名叫丛云,是云锦织绣方面的大师。

倪天养听说了他的身份,明显露出一些关心。

一个年过去,这两口子的感情当真是突飞猛进。

他是擅长的是这个门类,拿到的当然也是相关的书册。

这本书里记载的是同样来自民间,是南疆一带一种相当特别的织染工艺。

丛云兴致盎然,看完之后沉吟片刻,也选了金漆木牌放到身边。

然后,他给大家讲解了一下这项织染工艺的原理,将它跟江南一带的另一种工艺相结合,进行了改进。

原本书册上记载的织染工艺织出来的布料轻薄飘逸,色彩斑斓,如同鲜花一样,但略嫌轻佻,容易脱色。

他这样一结合之后,原本的颜色会被压一下,显得更加柔和稳重,更重要的则是固色方式有了极大提升,不会像之前那样洗洗就脱色了。

在场布料染织类的大师不多,但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对别的门类一般也不会一点了解也没有,经常还可以从其他门类里获得一些灵感,触类旁通一下。

所以丛云大师在讲的时候,所有人还是听得很认真,不过最显眼的还是倪天养,他找明山要了纸笔,亲自开始记录。

“流觞园会安排人统一记录的。”许问忍不住小声提醒。

“还是我自己来吧,写一遍记得也清楚点。”倪天养头也不抬地回道。

你都不是擅长这类的,自己记清楚了有什么用?

许问看他一眼,很想说话,但最后他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鬼使神差地转头,去看了连林林一眼。

他意外地发现,连林林也拿了纸笔,正在奋笔疾书。

这是在记什么?

他有点好奇,正想去问问,丛云已经讲完,同样得到了一块金漆木牌与十个点数,新一轮的游戏再次开始,许问的注意力瞬间转移,立刻集中了过去。

不过这一轮漆盘仍然没有到他面前,这位大师运气也很不好,他是金银器类的,得到的是一项已经失传了的鎏金技术。

鎏金又叫火法镀金,是古代器物的一种镀金方法,它将黄金溶于汞中,将金汞合金涂在金属器物表面,加热使汞挥发,黄金与金属表面结合形成镀层。

鎏金的工序很多,重点是镀金表面厚薄均匀、色调统一。它的每一步都有可能影响到最后的结果,完成得漂亮还是要一点手艺的。

这本册子上记载了一种特殊的合金方式,据记载比汞金合金更好用。

能用这样的改进当然是好的,但合金里的一项重要材料的名称他从来没听说过,根据描述也想不到其他替代品,偏偏这东西又必不可少……

这就很麻烦了。他想了半天,把一柱香时间全部耗尽了,最后只能拿过那块黑漆的牌子,放到自己身边,放弃了所有点数。

丛云大师很遗憾,表示点数还在其次,真有这种工艺的话,这门手艺必将大大提升。

许问感觉还好,只是一种调配与镀金的方法而已。在现代,除了个别特殊场合,大部分地方的鎏金工艺都已经被电镀取代。

它方便快捷,节约成本,完全不是古法可以比拟的。

在这方面,完全不需要舍今取古。

前三个都不是他,许问稍微有点着急,这时,倪天养看他一眼,问道:“你很想试试?”

“嗯。”许问应道。

这时第四个漆盘刚刚落入河中,向着这边漂了过来。

看过前面三个,许问已经有了一些经验,看这漂过来的势头,多半又不是自己的。

“想要,那就去争啊。”倪天养理所当然地说,“也没说不能出手把水搅浑吧?”

说着,他挽了挽袖子,弯下腰,向着河面伸出手去。

想要就争?

把水搅浑?

许问稍有犹豫,就看见有一只手比倪天养伸得更快,已经触到了河面。

是连天青。

他听了倪天养的话,马上就动手了。

师父也……

那一瞬间,许问没有多想,也把手伸了出去,碰到了冰冷的水面。

然后,他用力一搅,眼看着水纹泛出波动,不断向外扩散,原本稳定的漆盘离开将要到达的那个漩涡,向着他的方向漂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另一只手跟他做了同样的动作,漆盘的方向再次发生了微小的偏移,落在了他身边不远处。

连天青转过来向许问点点头,把漆盘托了起来。

许问回望着他,在心里盘算着刚才的动作和水流的方向,陡然生出一股不服输的情绪。

这时,其他人都被他们的动作惊住了,纷纷问明山:“这样也可以?”

明山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微微一笑道:“自然可以,只要不离开座位,各位可以各施手段。”

他环视四周,朗声道,“运气,本就是可以靠自己的本事逆转的。”

大师们相互对视,每个人都开始挽袖子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