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20 拒绝

匠心 沙包 3184 2021-09-07 00:44

姚氏木坊不过只是一家工坊,但内部其实也有着明显的等级之分。

姚师傅是姚氏木坊的招牌大师傅,在外面的门面,一手手艺超凡脱俗,就算京城也有他的名声流传。

不过近几年来,由于某些原因,他已经很少亲手做活,大部分时间都在姚氏木坊进行管理。

总之,他就是这家木坊的所有人以及最高领导,其他师傅全部都在他之下。

姚师傅之下,就是天字坊的几位供奉级别的老师傅。他们手艺精湛,个个都有一门绝活,但是埋首做活以及教徒弟,很少出来。

再下面就是天地玄黄各工坊的大师傅了。

这些师傅有姚家家族传承自己培养的,也有外聘过来的。掌管各场的大师傅等级比较高,下面隶属的师傅相对低一点。

也就是说,姚师傅站在姚氏木坊这座金字塔的顶端,连师傅则在第三级比较靠边一点的地方――旧木场即使在黄字坊也是比较边缘的一个区域,这个不得不承认。

现在姚师傅向许问抛来橄榄枝,如果真的学到姚师傅一身绝艺,那可就不是简简单单混口饭吃这么回事了,没准就会被朝廷看中……以现在朝廷对工匠的重视,加官晋爵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半路插出个拦路虎,许问还没说话,连师傅直接替他拒绝了,这是什么意思?

姚氏木坊的内部情况,吕城非常清楚,甚至他早就听到了风声,姚师傅原本的弟子周志诚因为某些缘故无法再从事木匠工作,这位大师傅必须要另外再找个人来传承自己的衣钵。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吕城从一开始,就是奔着这个来的。

他二叔也是个老木匠,二叔孤寡无子,把他当自己亲儿子看待,从他小时候起就教了他一些本事,但又不算拜师,没有另拜师门的妨碍。

他比别人更有基础地进入姚家木坊,又处处小心,提防其他同门,就是为了脱颖而出,得姚师傅另眼相看。

他一早就听说,今天这次月度评核,姚师傅会亲自来看他们五个人,看看能不能从中选一个好的收入门下。

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姚师傅为什么这么急,但今天在黄字坊门口看见他过来,立刻明白消息果[ www.biqugew.xyz]然是真的。他大喜过望,决定拿出真本事好好表现一下。

没想到第一轮还好,他准备充分的第二轮竟然并不讨姚师傅喜欢,只评了个两分。

同时,一直木讷的许问却大放异彩,从第一轮开始就表现得极为亮眼。

吕城的心里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但月度评估靠的全是真本事,他绞尽脑汁,一点办法也没有。

现在,他眼睁睁地看着姚师傅亲口相邀,以为事情就此将成定局,没想到连师傅先给许问拒绝了!

“哦,许问你怎么想?”姚师傅看了连师傅一眼,含笑问许问。

许问看向连师傅,与他对视。

吕城在心里暗暗着急。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一个是连朝廷都知道名字的顶级工匠,一个是旧木场默默无闻的乡下师傅,正常人都知道怎么选择吧!

“我收你为徒。”连师傅向许问点点头,有些生硬地说。

快拒绝啊!

不知为何,明明许问有了这个机会,吕城就不可能再有,但吕城还是真心实意地着着急。

“好的。”令所有人为之意外,许问向连师傅点点头,答应了。

不仅如此,他还转向姚师傅,非常正式地拒绝了他,“抱歉,我已经入了连师傅门下,不能再拜您为师了。”

“你已然确定?”姚师傅注视着他,不辨喜怒。

“是。”许问认真点头。

“好,好……”姚师傅笑了两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向着连师傅一拱手,转身走了。

接着杨师傅宣布已到中午,评估暂时中止,未初、也就是下午一点继续。

各木场纷纷解散,各自去进餐。

连师傅看了许问一眼,挥手道:“唔,等今天结束。”说完就走了,语意非常不明。

很多人从许问身边路过,大部分人的表情都很不可思议。

吕城清楚地听见旁边有两个师兄在议论。

“这么好的机会,他就这样放过了?脑子被屎糊住了吧?”

“啧啧,我猜是被女人迷花了心。连师傅的丫头我是见过的,长得真水灵。”

“女人……”

吕城咬了咬牙,绕了个大圈,一溜烟小跑到许问身边,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说:“你傻啊你?!”

许问回头,看见是他,脸上有些惊讶。

“姚师傅什么人,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吕城气急败坏,把自己了解到的关于姚师傅的事迹竹筒倒豆子一样告诉他,最后说,“有钱有本事,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现在去跟姚师傅赔个罪道个歉,没准还有机会!”

许问用奇异的目光看着他,片刻后才问道:“我不拜姚师傅为师,你不就有机会了吗?”

“我,我……”吕城支吾了两声,恼羞成怒,“我就是看不惯,我看重的事情,你凭什么就这样放弃……对,就是这样!”

许问笑了,他仿佛第一次看见吕城一样,真心实意地说:“我是考虑好了才做选择的。你很有天分,只要勤奋踏实,姚师傅一定会看到你的。”

“用,用得着你说吗!”吕城的脸涨得通红,转身就要回去。没走两步,他又转过身来,指着许问说,“女人到处都是,拜师的机会可是难得!”

许问微笑点头,吕城猛一回头,小跑着走了。

许问有些意外。

吕城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身世背景不错,与普通的农家子弟相比,接受过一定的教育,见识相对来说比较广。喜欢算计,自以为是个棋手,喜欢摆布别人。

比想象中更聪明一点,也能吃苦。按照姚氏木坊的规矩劈柴,其实是一项相当艰苦的工作,他每天都能独自一人提前完成,可见不是没有毅力的。

嫉妒心强、好争胜,这是他行动的动力,也是他一些行为的原因。

出于这种了解,许问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被姚师傅看重,就会成为吕城的敌人。

这种想法大概也没错,刚才那一会儿,吕城眼中的嫉妒也是清晰可见的。但许问真的没想到,他会专门跑过来劝自己……

有些人,真的挺有意思的……

以往午饭,是各木场的人自己安排。

但今天,午饭时间只有半个时辰,非常短暂。

所以午饭是统一安排,各自派人去领,打回去一起吃。

许问被吕城耽搁了一会儿,回去的时候许三他们已经去领饭了。剩下的人看许问的眼神有些奇怪,不太理解,但又多了一些亲近。

显然在他们看来,也觉得姚师傅是比连师傅更好的选择,但许问会选择他们的师父当师父,他们也觉得挺高兴。

这会儿连林林不在,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过了很久许三他们才回来,食盒里只有残羹剩饭,还有一半已经冷了,只剩一点余温。

许三无奈地说:“打,打饭的顺序也是照上个月的评估成绩来的,我们排在最后……忍,忍忍吧。”

其他人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纷纷招呼着快吃。现在离未时只有一刻钟多一点,不赶紧吃饭就得饿肚子了。

所有人一起狼吞虎咽,吃完连忙赶到广场。

他们到的时候,其他木场的人已经全部到齐,守在门口的那位师兄还皱了皱眉,嘀咕了一句:“又是你们最晚。”

许三陪笑道歉,许问抬起头,看向石台下方。

木牌之上,各木场上午的评分已经清点出来。

榉木第一,红木第二,柏木第三,水曲柳第四,旧木第五。

旧木与水曲柳两场之间,相差一百余分,差额非常巨大。换了以前,这一百分就是天堑,是一个绝对跨越不了的距离。

而此时, 许问深深吸了一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