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09 一段经历

匠心 沙包 2920 2021-12-11 07:27

对了,他险些忘了,这雪山之上,正在建设圣城,而那座山,就是所谓圣城的所在地!

这个台子,就是天工们用来远观圣城的吗?

他们有没有参与建设?还是只是在这里旁观而已?

还有最关键的,刚才这山怎么回事?

许问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山峰确实向上拔了一截,好像陡然间向上成长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山是活的?

还是这些强大工匠们透过某种方式,造成了的视觉错觉?

许问下意识就想往那边走,走没两步,听见另一边连林林的召唤,声音不大,但仿佛能直接进入他的耳朵里。

许问脚步一顿,又往那边看了一眼,还是转身回去了。

他们果然已经做好饭了,在厨房一边支起了餐桌,左腾和两个孩子都已经出来,坐在了餐桌的一端。

热气腾腾,饭菜飘香,还有大家的笑容以及两个孩子的笑闹声,许问由衷地感到了舒适。

这次午饭是连天青主厨,确实跟连林林的手艺风格不太一样,稍微重口一些,好几道菜都比较辣。

“也有不那么辣的,不适应的话可以换个口味。”连天青拿着筷子,对其他几个人说。

连林林一开始确实很不习惯,吃得直吐舌头,脸颊嘴唇都是红通通的,眼眶都有点泛湿了。

但很明显,她就是越菜越爱的那种典型,明明被辣得不行,但还是一直在吃。

连天青宠爱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闲聊一样介绍说:“在这里,很少有这么正宗的辣。后来我有一项奇妙的旅程――”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许问,许问瞬间明白,这指的是他去现代世界!

他果然记得当时发生的事情!

“――那里跟这边很不一样,有一样叫火锅的东西,人人都爱吃。我观察了一段时间,回来找类似的味道,总算是找到了。”

连林林一开始专心在吃,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听她爹的话,突然听见“火锅”两个字,筷子一停,愣住了。她抬头看了许问一眼,看见许问肯定地对她点了点头。

她低头一笑,心里突然有些高兴。

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好像是他们共同拥有的秘密一样。

不过,她的笑容很快敛去,困惑地看着连天青问道:“这意思是,阿爹你其实早就回来了?”

连天青低头看她一眼,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们?害得我们一直担心!”连林林控诉他。

“很难说……当时我处于一个很奇妙的状态,当时我也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总算是清楚了,但也来到了这里。那时,距离你们过来已经不久。”连天青道。

“什么状态?”许问忍不住问。

之前令狐一德语焉不详地说了半天,其实他还有一个最好的询问对象在眼前啊。

听到这里,左腾主动放下碗站起来,想要招呼两个孩子出去。

结果连天青淡淡抬了一下手,阻止了他们,道:“都这个时候了,听一听也无妨。”

“当时我跟着你一起,去了你原本的世界。”连天青开场就这样说,连林林是知道的,相比较而言,她更好奇连天青的视角,以及他与许问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而左腾瞬间就听呆了,他迷惑地看看许问,又看回连天青。

你原本的世界,这是什么意思?

这听上去像是……许问本不是他们世界的人?

左腾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阅历之丰富、脑子之灵活,绝不逊于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

更关键的是,他跟许问以及连林林同行了这么久,帮了他这么多忙,对他的了解已经非常深了。

刹那间,许问过往表现出的无数异常浮光掠影一般掠过他的脑海,他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恍然大悟。

这个世界确实没有穿越小说之类的东西,但这样的概念在这里其实也不算陌生。

尤其是他不管是真是假,确实接触过一段时间的佛教经义,须弥芥子、三千世界、大乘小乘……这样的概念迅速与连天青这六个字结合了起来,他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我是说这少年也太天才了一点,甚至很多东西都不单只是天才这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原来如此……

左腾心里产生的强烈的奇妙感,而这时,连天青其实也没给他留出消化的时间,还在继续往下说。

开始一段时间,连天青的灵魂去了许问所在的世界,看见了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奇妙,看见了一整个未来。

他很快就判断这是真的,一方面跟左腾一样,是感受到了许问的不同寻常,另一个方面,这个世界实在太细节了,历史清晰,逻辑自洽,这不可能是任何一个人能够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

他好奇而又迷茫,以全新的眼光看待着这个世界,如饥似渴地接受着新的事物,在这个过程里,这个世界的相貌由浅入深地逐渐呈现在他的眼前,他对它慢慢有了概念。

不过,他始终不属于那个世界,他渐渐发现,他开始变得虚弱,仿佛在被这个世界所排斥。

听到这里,许问和连林林一起变得紧张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没事吧?”

不过下一刻,他们同时松了口气,都觉得自己有点傻。

连天青现在都在这里了,当然是没事的。

连天青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他确实没事,但是那之后的一段时间,他的意识一直有点模糊,自己也不完全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他感觉自己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事情,大量的信息涌入进来,化成了他的知识,但具体过程,却都不太清楚了。

“大概是什么样的呢?”许问思考着问,“有没有残留的印象?”

“很多,也很复杂,像在梦里一样,只有很少的零零星星的感觉,没什么完整的画面。”连天青回答。

在“梦”里,他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本来就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经历了很多事情,学了很多东西。

他干的还是老本行,实力不错,修复了很多东西,很受人尊敬。

他的变化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的,一开始稍微清晰一点,大致还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时间越久,记忆越模糊,到最后,他感觉自己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不过最后,他还是“醒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这个世界。

他确实回到了这里,但并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我的身体与我的灵魂仿佛并没有融合在一起,各种纷繁复杂的信息充斥在我身体的每一处,用你们的话来说,是在每一个细胞里。我消化吸收着这一切,每吸收一点,身体与灵魂就融合一点。

“在那段时间里,就像我在你的世界里一样,我能看见周围的一切,但所有人都视我于无物。

“我的身体、我的灵魂好像在自由行动,仿佛它们自有主意,自有去向。

“我自然而然地来到了这里,看见了方碑。”

连天青注视着许问,道,“那一刻,我知道了天工无惑的意思。

“并非真正无惑,而是解开了最大的疑惑――

“也就是,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