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94 不是

匠心 沙包 2678 2021-09-07 00:44

许问埋首进了小图书馆里。

这个图书馆规模不算太大,但藏书数量绝对不少。更难得的是,可能是出于荣家老爷子的喜好,藏书里历史方面的尤其多。

许问主要选择了唐到明代的历史书来看,重点放在了当时的民俗民风上。

留意这些细节之后,他越发觉得奇怪了。

班门世界,不是这上面写的任何一个时代。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风俗,这一点首先体现在服装上。

譬如鞋子,宋朝平民多穿麻练鞋,明朝平民穿的是一种叫睠靸的草鞋或一种叫札(革翁)的半高统皮鞋。

除此以外,帽子衣服身上的佩饰,各种细节都能体现出各时代不同的特征,从这里就可以判断出这个朝代究竟是什么时候。

除了服饰,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

譬如车马店铺、物品器具,全部都带着各自时代的烙印,就像许问对荣显讲课时说的那样,它们大多是由当时的生产发展水平和客观环境变化造成的,摸清其中脉络,很好理解。

这种判断用专业术语来说,就叫“断代”,是鉴定文物的基本功。

在班门世界,连天青提到过,但从来没教过他这方面的事情。

现在许问用自己的方法试了下,他发现,班门世界的特征非常混乱,完全没办法断代。

就说鞋子,许问在姚氏工坊里穿的是蒲草鞋,出门连林林给他们每人做了一双鞋,全部都是更结实一点的麻鞋。

到了于水县以后,在县里看见的有草鞋有麻鞋有皮鞋,甚至还有个别人穿的是高统皮靴。

那是他们师兄弟住马棚的时候看到的,师兄弟们啧啧称奇,吕城羡慕得要命,除此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多余的表示。

但就历史书来看,为了规范礼仪,除了明朝末年,其他时候庶民百姓都是不许穿靴子的,抓到就要严惩。

除了通过百工试加官晋爵的那些人以外,再厉害的工匠也是平民,像这样穿着靴子出入梓义会所的事情,几乎不可想象。

说到百工试也很奇怪,许问仔细查了,无论哪个朝代都不曾存在过这样大规模的工匠考试。

工匠待遇最好的朝代是明朝,有几个出名的工匠被授过官,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蒯(音kuai三声)祥,明代皇宫,也就是现在故宫最终的原型,就是他设计并主持建筑的。蒯祥官至工部侍郎,被皇帝亲口称之为“蒯鲁班”。

除此以外,还有好几位工匠当过官,譬如陆祥、郭文英、徐杲等。

但那基本上都是个人事迹,并没有像百工试这样形成系统。

而且就算是他们当了官,在士人面前的地位还是没能得到有效提升。

譬如徐杲,他曾任工部尚书,可以说是工匠有史以来获得的最高官衔。但是他的最终结局呢?

提拔他的嘉靖帝刚刚驾崩,他就被人弹劾革职,革职后还构陷污名,说他贪污公款数万计,说他“躐官”,也就是越级升任。最后徐杲被流放戍边,结局非常悲惨。

那是因为即使在明朝,不同的阶层中间也有如同沟壑一般的差别。

被编入匠籍,就不能参加科举考试,不能通过科举来提升自己的阶层,地位永远低于所谓的“士人”,也就是读书人。

少数当官的低阶层匠人,根本不足以动摇这种阶层差别。

但如果有百工试就不一样了。

它就像科举一样,是一条固定的上升通道,可想而知,只要它持续下去,就能让工匠们的地位得到彻底的改变,甚至达到与读书人齐平的地位。

这样一个世界的未来,与许问所看到的历史发展绝对会有天壤之别!

光是这个百工试,就能比任何细节更充分地说明,班门世界绝不是许问所知的任何一个历史朝代,而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异世界”!

但是为什么,班门就会出现在这里,还有很多传承与许问所知的重合呢?

对于这个班门,许问越发觉得好奇了……

有机会一定要去他们的总部去看一下。

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关于班门世界的探究只是许问此时阅读的一小部分,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在真的阅读学习,完完全全地沉迷了进去。

历史本身,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同时他还稍微涉猎了一下另一部分的内容。

连天青教他的是修复一些“老物件儿”,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文物修复。

他其余学的木匠啊榫卯啊之类的,不过是文物修复的前置理解工作。十八巧,也是文物修复必备的基础手艺。

许问顺便了解了一下现代文物修复的发展。

文物修复发展到现在,开始有了一些传统与现代的分野。

这种分野一方面体现在手艺本身上,更多的还是体现在修复理念上。

关于手艺,就像其他任何一种工艺一样,现代科技的发展与工具的使用给“传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譬如修复所用的试剂材料,古代的基本上是各种自然萃取物,现代的则变成了化工制品,就效果来说,后者反而更具有优势。

而理念,差别就更大了。

古代修复可能是由于甲方要求,习惯修得看不出痕迹,跟原本的模样儿越像越好。

现代则受到西方遗址保护条例的影响,要求在修复过程中强调古与今的差别,留出修复的痕迹,与古代原样做出明显的区分。

可能是球球给他的那个红果子的效果还在持续,许问呆在图书馆里就是两天,不眠不休,一点倦意也没有。

无数书本从书架上移下来,放到他的手边,再从一边放到另一边。

他就像一块干枯已久的海绵,饥渴地吸收着他所接触到的一切,将其与他在班门世界学到的东西相互对照。

荣显那边也没人来打扰他,只偶尔会有人来把餐盘放在外面的桌上,许问可以直接拿来吃,吃完还有人把盘子收走,非常贴心。

两天后,他的电话终于响起。

许问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呆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手机,有点迟钝地接了起来。

“哇靠,早知道你是这么学习的,我肯定不会被你骗了!”

电话刚一接通,荣显的声音就哇啦哇啦地响了起来。他又不傻,当然知道许问说什么在五星酒店吸收人气效率最高什么的是忽悠他的,不过一直也很震惊他的记性怎么会那么好。

现在他是真心实意地佩服了,两天闭门不出,不管什么时候去看都在读书,他有这份学习精神,早就全班全校全国第一了!

许问没反应过来,一时间没有回答。

荣显接着又叫道:“喂,醒醒,检测结果要出来了,他们都已经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