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49 效率

匠心 沙包 3163 2021-09-07 00:44

与此同时,朱甘棠三人正站在城墙上俯视下方。

按例他们本来应该下去巡考的,但宋秦两位师傅有自己的顾忌。

他们跟下面那些师傅分属于不同的门派,有着各自不同的传承。工匠的传统规矩,在其他工匠做活的时候,其他工匠是需要回避的。

越是有身份的师傅越是如此,对于未出师的徒弟倒没有太多限制。

所以,即使是徒工试这样的场合,他们也向朱甘棠提议不去巡考,只看最终的成品。

朱甘棠不属于这个阶层,但他一向很尊重对方的习俗――当然,皇权至高无上,那又是不一样的。

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甚至友好起见,表示自己也会同样回避,跟两位师傅一起在城墙上远远地看就行了。

两位师傅非常感谢,现在跟他一起站在城墙上远远看着考场,话语里也多了几分大胆与真心。

”老实说,我还在担心陆师傅。“

秦师傅首先开口,宋师傅在旁边微微颔首,同意他的担忧。

”陆大师不是不知分寸的人,该怎么做,他应该清楚。”朱甘棠对陆清远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您是不知道,这种大师傅执拗起来,那真是……”秦师傅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还是人太少。”宋师傅简短地说。

“没错,我们于水县人杰地灵,是个好地方,就是这人实在是少了一点,好工匠也少。”秦师傅感叹说。

“不少了,光是这次徒工试县试,就有一千多名少年参加,规模比去年大多了。”朱甘棠笑着说。

“那是皇恩浩荡,叫泥腿子也看到了做工的好处。但这也是近年才这样。这次应试学徒生一千一百多人,要选出二十三位师傅助力。偌大一个于水县,竟然连二十三位符合条件的师傅也难找。”秦师傅叹气。

“徒工试开始才不过三年,很多东西都只能慢慢来啊……”朱甘棠望向下方,看着忙忙碌碌的人群,目光扫过,笑着指向一处说,“而且你们看,陆大师不正在那里忙着吗?”

三人眯着眼睛看向同一处,这里离得比较远,只能隐约看见那边的情况。

“做的好像是个大件?”

“是拔步床吗?”

“嗯……不管怎么说,真能做完的话,分数肯定是低不了的。”

“万一做不完……”

“看他们进展似乎并不慢。”

“的确不慢,不过……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点?”

******

陆清远正兴致冲冲,听见许问的话,转身问道:“等什么?”

许问迎视着他,说:“我想请陆师傅给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定个标准,好让我们跟着您的标准去做。”

“标准?”陆清远不解地问。

许问点头,把自己打算跟他说了一遍。

简单来说,就是让陆清远制定标准化流程,考生学徒们按照标准工作,他按照标准检查与验收。

按惯例,木匠师傅干活的时候经常会带徒弟一起,但是徒弟们做的大部分都是边边角角打下手的活,主体工作都是由师傅自己来的。

大部分时候,师傅的手艺当然比徒弟的更好,主家也会额外要求某些部分必须由当师傅的亲手来。

但今天这是徒工试,不是主家请人干活,也就不存在什么甲方要求。

更何况,师徒差异通常来自于标准模糊,有了具体细致的标准要求之后,徒弟们就能完成更多的工作。

“胡闹!”陆清远听完,很不高兴地说,“这哪有什么标准?就是这图纸,做的时候也要不断来修,哪有画成什么样就做成什么样的?”

标准化流程的前提是能够制定标准,这对现在这些凭经验做事的工匠来说本来就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一点,许问在看到陆清远拿出的图纸的时候就有些意识到了。

因此听见他的拒绝,他认真地继续解释:“不,肯定还是有标准的。譬如这个三弯腿,床腿一共四个,就算上面雕刻花纹有所不同,它们的尺寸与弯度也都是一致的。您只要做出一个,其他三个都可以由其他人来完成,只需要留出余量来进行最后的雕刻工作就可以了。”

“……有点道理。”陆清远不是不愿意听别人说话的人,许问说得有道理,他就承认。

“还有这床架,一共六根柱子。跟床腿一样,六根柱子肯定也是一样的,同样可以以一个为标准,来完成其他五个。”

就像这样,许问把图纸上所有的部件全部分了下类,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标准化作业的安排。

听着听着,陆清远抚摸着胡子的手停了下来,完全地怔住了。

*******

现代家具早已实现量产,机械化、流程化、标准化非常明显。

许问采取的就是这样的思路,用熟练的学徒工人代替机械,采用工厂式的管理方式,以求得用最快的速度完成这张拔步床。

这节奏对陆师傅这样的旧时代工匠来说有点不可思议,他细细思索,又觉得有点道理。

“这样的话,速度上的确会提升不少……”陆清远迟疑着说。

“这的确是比较高效的工作方法。”许问说。

“唔……”陆清远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了头,“行,试试吧。”

******

随着陆清远这句话,接下来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卷进了一辆凶猛向前奔走的战车里。

按照许问制定的流程,陆清远一个人需要在里面负责三个环节。

第一个环节是制作“标准件”,也就是留给考生们进行复制的那个样品。

第二个环节是验收,考生们根据原件复制出的配件符不符合标准,能不能使用,也是由他来说了算的。

第三个环节是细化。考生完成的配件是不能直接安装到成品上的,要经过他的进一步完善与雕刻才行。

但是,这之后还有一步,就是将木材成品打磨上光,去除表面的毛刺与杂质。这一步按照流程也是由考生们来完成的。

也就是说,陆清远的工作将与考生们的工作穿插在一起,共同形成一个完整的流程。

许问跟他确认完流程的时候就问,这些工序对他来说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那时候,陆清远只觉得可笑,跟他说这才哪到哪。就算没有这个流程,所有的事情还不都得由他一个人来完成。

但流程开始之后,他才知道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觉得自己像是只被赶上架的鸭子,被逼着一直往前赶路。

一开始,考生们分组处理完榉木,将成品木料送到他手上。

然后,陆清远制作标准件,这个过程要快,因为考生们在旁边等着接件复制。

考生们复制完,成批量地将配件送到陆清远这里,他一一验收,有问题的要打回去重做,没问题的签字确认。

确认完,他就要马上开始雕刻制作了,最后一个流程的考生同样眼巴巴地等着,只等他完成就立刻拿去进行最后的处理。

渐渐的,他有了一种感觉――来参加考试的不是这些年轻的考生,而是他陆清远!

在这个过程里,许问也没有闲着。

他一边主持管理整个流程,及时调整中间出现的一些问题,一边像一个最普通的学徒生一样,认真做着大家都在做的基础工作。

榉木、就算是白榉,也跟他所熟悉的杉木和柏木不太一样。

许问细细体会,有一种得到新玩具的感觉。

这样做的确效率比较高,到中午短暂休息的时候,这张拔步凉床已经初见雏形,各部分的结构已经初步完成,看得出一些形状了。

陆清远终于歇了歇手,端起旁边一杯茶。

茶是热的,即使在这么繁忙的工作里,这些学徒工们也随时注意着这些细节。

陆清远笑了一笑,但看向前方这张将要成形的拔步床时,脸色却又沉郁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