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48 做得到吗?

匠心 沙包 2657 2021-09-07 00:44

“你们刚才干什么去了?”连林林笑了一阵,转头问许问。

“师父出题,考了一下我最近的进展。”许问说。

旁边师兄弟脸上一起露出羡慕的表情。

他们跟许问名义上是师兄弟,其实更近似师徒。

从在旧木场的时候开始,连天青就不会直接教他们手艺,而是教完许问之后,由许问代教。

一开始,这是因为连天青说话用词太专业了,又不会把它转成大白话,许三他们师兄弟根本就听不懂学不会。

后来连天青渐渐开始“接地气”,但还是单教许问,其他人仍然是由许问代授功课。

当然,这让整个旧木场师兄弟学到的东西、乃至于整个思维模式都被打上了深深的许问烙印,这种思路跟连天青的完全是两个路数,但连天青从来都置之不理,并不在意的样子。

但这不代表许三他们眼里就只有许问没有连天青了,许问有时候会拿连天青的一些示范作品来给他们看,讲解其中的精妙之处。

连天青半步天工,随手做出来的东西就非同小可,经过许问讲解,他们理解更深。

渐渐的,连天青在他们的心目中,简直像是神明一样了。

“你们也要做功课?”

面对这样的目光,连天青平时是视若不见的,这时却突然问道。

“要做!”许三第一个回应,其他徒弟纷纷大着胆子跟上。

“行吧,去做,木工石工均可。”连天青不在意地说。

“可以两个都做吗?”说这句话的竟然是年纪最小的东方磊。

“可。”今晚的连天青意外的好说话。

“太棒了!”师兄弟们一起挥手,纷纷散开,去院子里找合用的材料了。

转眼之间,刚刚还在一起笑闹的人全部消失,院子里瞬间安静下来,变得有点冷清了。

“真是的,这可是过年,都不休息休息。”连林林捧着脸蹲在许问旁边,嘟着嘴说,表情隐约有些失落。

“这就是休息了。”许问肯定地说。

“每天干活,不会累?”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怎么会累?”

“也是……”

“你也可以做点什么啊?”许问突然转头,建议道。

“啊?我不行的啦,你知道的,我脑子烧坏了――”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做不到的!”

“又不是要拿出去给人看给人用的,自己做做玩玩怎么了?”许问满不在乎地说,站起身,指着另一边问道,“去找点料子?”

“嗯……”连林林有点犹豫,但还是站起来跟着他走到了那边。

不愧是连天青,就算是在西漠,也收集了不少好料子。跟旧木场时一样,全部都是旧物,有门板、有家具、有摆件,什么都有。

按照旧木场的惯例,这里面有一些是要修复的,有一些则是要废掉了取木材的。

“要选什么?”许问的目光扫过那一堆木料,问道。

想当初刚到旧木场的时候,那乱糟糟堆在一起的破旧木头,他一个也认不出来,还要连林林一样样地教给他。但现在这些东西,他根本不需要上手,只是扫过去一眼,就能看出来每一种分别是什么,组合在一起的那些又是由哪几种木头分别组成的,再相近的也不会弄错。

“哎呀,这个是什么?我认不出耶。”连林林站在木材堆里,?突然活泼了起来。她拿起一块木头,愁眉苦脸地说。

“我来看看。”许问看出她在装佯,但还是笑着接了过来,装模作样地摸了一会儿,说:“这一块叫榉木,榉木在北方叫南榆,很结实,但不属于硬木,是一种比较好处理的木材。榉木的花纹非常漂亮,如同山峦重叠,又称之为‘宝塔纹’。这块太脏了,看不出来纹路……”

许问拿着那块榉木,真的跟连林林讲解起它的特性来了。

连林林笑着听,不停地点头,很是受教的样子。

但听着听着,她愣住了,渐渐睁大了眼睛,最后笑了起来。

“你这是……当时我教你的话啊!”她哈哈哈地笑着说。

“是啊。当初我第一次正式进旧木场的门,你领我进去,师父站在树下检查刚到的一批货。有样东西他懒得认了,直接来问你。你一眼看出是拼合木,木心是檀木和楠木拼镶的,外面包了层柚木,再外面有一层竹皮。”许问眯着眼睛,准确地回忆着,看向连林林道,“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小师姐真的太厉害了,这么复杂的东西也看得出来。檀木和楠木混合的木心,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你怎么知道的?”

“重量不一样……上手掂掂就能发现。”连林林喃喃说。

“当时我被惊到了,这是我对旧木场的第一印象。真是个藏龙卧虎的了不起的地方。”许问肯定地说。

他把那块榉木递给连林林,说,“这是你教我认的第一种木料,我学习技艺的道路由此开始,最初是被你启蒙的。你很厉害,小师父。”

连林林有些茫然地接过那块榉木,紧盯着它看。

“不然就拿这个练练手?”许问提议。

这块榉木状态不是很好,表面漆黑,有点松软,显然长期浸过水。非常凑巧,这跟连林林当初示范给许问看的那一块也非常像。

面对品相不好的木料,第一步的处理是去除霉坏受损的部分。

连林林拿起工具,平放木块,右手持刀,左手按住木材表面,手腕轻轻一抖,表面的霉黑被平削去一整层。

她动作娴熟,举止从容,完全看不出不协调的感觉。

许问看着她。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这样做过。那时候许问只觉得她应该训练了很长时间,非常熟练。

但现在,知道她的情况之后,他越发清晰地了解到,这一刀背后藏着多少汗水。

“漂亮,继续。”许问鼓励道。

连林林仿佛已经听不见他说话了。她唰唰唰地运着刀,榉木霉烂的部分纷纷落下,木肉渐渐露出。

她睁大眼睛,将木块举到面前。

由于要干活,附近的灯点得比较亮,因此可以清楚地看见,这块榉木并不是像常见那样的淡黄色,而是一种非常深黯的颜色。

“是血榉!”连林林惊喜地转身,对许问说。

“老木头就是这样,总是有意外的惊喜。”许问说。

“你又抄我的话!”连林林这次回忆起来得很快。

“哈哈哈哈,来试试吧,看你能雕出什么东西。”许问催促。

这块木头修整过后,形状不太规则,上小下大,略微有些偏移。

“我要雕个凤凰!”连林林盯着它看了一会儿,踌躇满志地宣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