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45 化繁为简

匠心 沙包 2913 2021-09-07 00:44

一顿年夜饭,所有人都吃得非常满足。

唯一比较不和谐的是,即使在饭桌上,一半以上的人都在讨论着厨房改造的时间,有点煞风景。

连天青也加入了进来,他一个个听徒弟徒孙们的意见,偶尔提出一点疑问。

他的疑问每每都点在说话人疏忽的关键之处,一针见血,绝不出错。

不过除此以外,他很少说话,大部分时候都在听。

他们说的这些东西吴可铭半懂不懂,听得很没趣,再加上全场只有他一个人喝酒,旧木场这些人从连天青到许问到东方磊,全部都滴酒不沾。

吴可铭越发觉得没趣了,于是去逗旁边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听大家说话的连林林,向她摇着杯子:“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杯?”

连林林偷看连天青,看见他正专注地听许问的话,似乎没注意这边,于是偷偷摸摸地对吴可铭说:“行啊,来点,让我尝尝。”

吴可铭大乐,从旁边摸了个酒杯,也不倒多,就倒了半杯,嘱咐道:“先试试量,别多了。”

连林林品了一口,眯了眯眼睛,接着眼睛又是一亮:“入口有点辛辣,但从嘴巴到舌头都被香气包裹,下喉像条火线,?好喝!”

“好好好,喜欢就好!”吴可铭高兴极了。这酒当然好,是他专门找了人,从京城带来的名酒梨花白。酒注杯中,像春日梨花迎着光的颜色,色美味甘。

他脸上露出些怀念,张开嘴,正要说话,就看见连天青往这边淡淡瞥了一眼,好像预感到了他要说什么。

吴可铭马上闭嘴,看他也不是反对连林林喝酒的样子,于是转移了话题,笑着问小姑娘:“看你听他们说话听得很认真的样子,听得懂吗?”

连林林喝着酒,又去听那边闲聊了。听见吴可铭的话,她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听不懂?他们也没说什么很难的东西啊?”

“哦,说来听听?”

“他们就着刚才的话题,聊到了小许刚刚接到的大活,就是在逢春的那座城,还有靠山的行宫。小许介绍了一下他设计的那座城市,说设计的时候忽略了这件事,也就是城内厨房的油烟问题。”

她小啜了一口杯中美酒,声音不大,但非常清晰易懂,“城内建筑以石屋为主,大部分是两到三层的小楼,虽然注意了楼间距,但在家烧火的话,油烟很容易闭在家里不得疏通,那样就很难受了。小磊提了个主意,能不能在修屋的时候先修一条烟道,用烟囱散烟。小许说这可以当作一个解决办法,但是油烟在窄道中停留,可能会出现两个问题,一是火灾,二是油烟长期累积后如何清除……”

她介绍的时候,摒弃了许问他们聊到的所有工匠专用语、数据尺寸等等比较难懂、复杂的东西,?用最简单明了的大白话解释了出来,吴可铭立刻全部都听懂了,惊讶地看着她:“……不愧是你爹的女儿。”

连林林吐吐舌头,喝完了这杯酒,自己拎起酒壶还想继续斟,连天青的手伸过来,盖住了酒杯:“循序渐进。今日到此为止。”

连林林老老实实地“哦”了一声,放下酒壶,继续一边听许问他们的对话,一边把它用更简单直白的语言解释给吴可铭听。

讲到了这座新城,许问给他们全面介绍了一下自己对这座城市的想法与理解,同时也讲到了建城时有可能会使用的机械,以及最重要的水泥。

这些东西连天青也都断断续续地有过一些了解,但从旁人那里接到消息,和听许问这个当事人亲口叙述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那些人的消息里只能说明许问现在在做什么,做出来的成果是什么,但许问是怎么想的,他的整个思路和逻辑,外人肯定无法得知。

但他很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此时说得非常清楚。

从旁人那里听说,这是一个相对客观的立场,现在许问在说的,是他的主观想法。

连天青将客观与主观的东西进行对应,摸索到了隐于这一切背后,许问更深层次的思考与理念,他陷入了沉思。

至于许三和罗梢等师兄弟,前者去过饮马河水泥场不少次,对这些东西有些了解;后者自从离开江南路之后就没怎么跟许问相处过,对他现在在做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无论如何,他们跟许问来自同一个地方,深受他的影响,这让他们更容易理解他。

听着听着,罗梢他们的筷子就停下来了,刚刚夹起的花生米都忘记往嘴里塞了。

理所当然,他们最为之震惊的还是水泥和机械――

“半个时辰就能凝成块的三合土?”

“不需要一直搅拌一直夯土,拆开就能用?”

“不需要用人抬上去,拉下开关就能上去?”

这些东西有点颠覆他们的认知,但由许问手里做出来,又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的确省力啊……”几个人一起感慨,对于普通工匠来说,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同样的时间里,可以干更多的活,那挣的工钱也就更多了!”

至于吴可铭关注的就不是这个了,他一边听连林林解释,一边轻声自语:“每户都有光有风,入眼有绿,走几步有园?整座城市干净整洁,入户有水,雨后不湿鞋?”

许问这描述的画面,也实在太美好了。老实说,全城无污无臭这种事情,就连京城也做不到。

他竟然要在偏远西漠的一座小城里达成?

甚至这座城市,还是一座出了名的倒霉,传说中被“血曼神”诅咒了的城市?

如果真能变成这样,那怎么会是被诅咒了,城中居民可以说是被老天爷选中一样幸福!

“这座城什么时候开始建?”吴可铭忍不住了,直接问许问。

“现在还不清楚,上面还在走流程,包括调度,最快也得在三个月后吧。不过三年后佛罗国来使,这个时间是固定的,至少要在两年内全面竣工。”许问早就已经算过了。

“那就是一年零九个月……这个时间建座行宫还好,建座城市,你有把握吗?”吴可铭在京城的时候,经常被奉为各达官贵人的座上宾,听他们谈吐交流,知道这种事情,你提前竣工未必有功,误了朝廷大事就一定是有过了。

“只能说尽力而为。我也想让那些逢春人早日得进新家。”面对即将落到肩上的重担,许问表现得非常平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到时候整个西漠的匠人都会由你调度?”罗梢问道。

“应该是。也有可能会从外地再调一些人过来。”许问说。

“那不就是说,到时候我们又可以一起干活了?”罗梢眼睛亮了。

“应该。”许问点头。

“那就太好了!”罗梢笑着转身,用力拍东方磊肩膀,拍得很重,但东方磊一点也不介意,自己也咧着嘴笑了。

许问也微笑着,他嘴上说得很保守,但对于新城还是很有把握的。唯一有些疑虑的只有一个,就是行宫的石雕。

沙盘模型上,行宫大部分用材都是花岗岩,实际建筑他也打算使用这个。天云山上有花岗岩石脉,完全可以就地取材。

但李全之前的顾虑是对的,花岗岩肯定比青石难处理,更难雕刻。

他一人之力毕竟有限,有限的时间内,雕刻完不成怎么办?

许问正在想着,连天青突然放下筷子,站了起来,对他说:“出来一下,我有话想问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