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91 光辉自生

匠心 沙包 2660 2021-09-07 00:44

“果然,我是说许问这个名字非常耳熟。”储秋实释然道。

许问想起了那天晚上看到的记录,陈二根和储秋实就全分法的优劣势展开了一番辩论,储秋实是站在反对的那一方。

他最后那句话许问也记得很清楚。

“如果只会使用工具,人和猴子有什么区别?”

当然,人和猴子使用工具的方式有本质的区别,甚至可以说是两个物种最初被分隔开来的主要因素。但许问明白储秋实的意思。

他想到了自己所在时代发生的一些事情,想到了文传会,想到了许宅,想到了自己将完成而始终未能完成的那尊雕像。

但同时,他又想到了逢春城,想到了西漠甚至江南那一片片荒芜的土地,想到了进入绿林镇看见的衣衫褴褛的工匠。

无数的情景在他心里交织,他抬起头来,主动问道:“我听说储大师对全分法有一[有趣小说 ]些异议?”

无数道目光聚向许问,表情各异。

许问说这句话之前,大家关注的焦点都在水泥上,虽然有一些人不置可否,但总体来说,对它的态度都是欣喜接受的。

大部分工匠大师都很欢迎这种新材料的出现――便宜好用的材料,谁不喜欢?

但此时,许问这句问话出口,很多人脸上却出现了微妙的表情。

有一些正在拿着水泥轻捻细看的,也把它放回纸包,拍了拍手,坐回了原处。

他们的表情倒也不算不友好,就是非常微妙,好像在等着许问后面会怎么说一样。

许问感受到了四面八方传来的轻微排斥,他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只是抬着头,夷然不惧。

这时,他的眼角余光看见了连天青和连林林。

连天青正注视着他,跟其他工匠大师似乎有些相似,但更加凝重。

而连林林,从未正式成为匠人的她,却似乎也听懂了他的态度和其中蕴含的冲突,身体前倾,目光关切。

“不错,不是一些,是很多。”储秋实原本是坐在最后面的,听见许问的问话,他站了起来,走到了前面。

后面传来悉悉簌簌的声音,很多人稍微换了下位置,坐到了他身后。

片刻后,场面有些异样。

天光从窑洞外面和上方的天窗照进来,把石阶和平台照得空明澄澈,许问和储秋实各自站在平台一角。

大部分大师都坐在储秋实的背后,许问身后空空荡荡,只有倪天养和陈二根等少数人。

连林林本来跟连天青一样是坐在偏中央的位置的,这时她左右看看,主动从连天青旁边离开,小跑过去坐在了倪天养旁边。

“愿闻其详。”许问说。

“现在实行全分法的主要是官坊。我专门打听了一些事情。为了这个全分法,官坊专门设立了一些规矩。以前没学过的人进官坊,要练三年才能做活。出了师的学徒进去,也要练一年才能正经上手。我说的可是事实?”储秋实看着老实木讷,但这时说起话来有条有理,思路非常清晰。

说到最后,他看向陈二根,平稳地询问。

“是,是事实。”陈二根有点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回答。

“也就是说,所有人进去官坊,不管你有什么本事,有没有天分,全部先要磨成一个样子,安到各个环节去,从此守着那一亩三分地,重复做同样的活计,换个岗也就是换个活而已,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是这样吗?”储秋实说。

“是,是……但是……”陈二根觉得储秋实说的对,又觉得有点不太对,但他抓不住那个点,急得抓耳挠腮。

“这样就算做一年,做十年,匠人又能学到什么东西?做活的人跟耕地的牛有什么区别?”储秋实直视许问,正面质问。

“如果真是你说的这种样子的话,的确没有区别,人就是机器上的一个零件,是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许问竟然也同意了他说的话。

“我听说,官坊为了全分法,准备了一本厚厚的册子。”储秋实曲起两根手指,比了个手势,“册子上把每件器物的尺寸、大小、花样……所有的细节,全部规定得清清楚楚。譬如一个瓷瓶,从哪里取土,配土的斤两、瓶口多少寸、瓶身多少寸、高矮多少、釉色怎么配、烧制的前后时间火候……你能想到的所有细节都规定得死死的,一点也不错,错了就被打成次品销毁。是这样吗?”

现场只有陈二根一个人是来自官坊的,理所当然又得到了无情质问。“是……”陈二根又是困惑,又是不安,但还是只能诚实回答。

“小许你怎么看?”陈二根明明已经回答了,但储秋实还是没有放过许问。

“标准化生产,的确是这样的。”许问仍然回答得非常坦然。

大师们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对官坊非常了解,前几天储秋实和陈二根讨论这件事的时候,也不是所有人都在旁边。

这时听见储秋实的话,很多人脸上微微有些变色。

“明当家。”这时,储秋实突然转向明山,向他微微行礼。

“储大师请说。”明山站在连天青旁边,一个比较中立的位置,这时还礼道。

“我刚才在石壁上看见了一尊石像,非常喜欢,不知能否取来让大家也看看。”储秋实道。

“当然。”明山爽快答应,跟储秋实一起出去,一阵轰隆隆卡答答的声音过后,两人重新回来,储秋实手里抱上了一尊石像。

明山走到场边,不知道按了什么机关,空地中央升起一个石台,两尺高,储秋实会意,小心翼翼把石像放在上面,用袖子轻轻拂去了上面的少许灰尘。

袖子落下,四周传来轻轻的吸气声,许问的目光也忍不住凝聚了过去。

储秋实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站到一边,让所有人都能看清那尊雕像。

那是一尊观音像,菩萨体态丰腴修长,衣褶宛然,垂目向下,拈花而笑。

这其中是菩萨像里最常见的一种仪态动作,但这尊雕像跟其他的就是不同。

他悠然凝立,动作优雅从容,相貌秀美端庄,神情间充满悲悯,目光更是犹如实质一般。

他其实是在看着不知名的地方,但所有人都感觉他在看着自己。与他对视的时候,忍不住就有千言万语,想要一一诉说。

他沐浴着白光。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光线是从上方以及外面照射下来的,但所有人还是产生了一种错觉。

这光辉犹如自生,发自每个人心底,映照在神像身上。

过了好长时间,人群里才发出窃窃私语,纷纷回神。

储秋实直视许问,问道:“这样的雕像,用全分法能够完成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