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16 告状

匠心 沙包 2724 2021-09-07 00:44

天启宫仰年殿灯火通明,殿中一架屏风隔开里外,皇帝在里办公,外面候着很多人,许问同去勘测怀恩渠的同伴已经全到了。

他们看见许问,纷纷招呼,许问正点头回应,皇帝接到通报他到了,立刻召他进去。

外面的很多目光变成了羡慕,又有些理所当然。

在他们看来,许问理应有这样的待遇。

许问绕过那扇象牙大理石拼就的屏风,走了进去。

一个月不见,皇帝还是那么清瘦,正仰着头向他微微而笑。

许问深吸一口气,向皇帝跪了下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向皇帝下跪,之前总是找些借口糊弄过去了。

皇帝肯定还是有感觉的,只是没太介意而已,所以这时候看见,明显吃了一惊,站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臣刚刚从家中出来的时候……”许问跪在地上,又把之前的事对皇帝重复了一遍。

他低着头,语速疾快,但吐词清晰,讲得非常清楚。

仰年殿原先就是建给皇帝用来日常起居办公的地方,一开始就专门问过皇帝的喜好――用许问的话来说,这叫调查用户需求。

皇帝喜欢明亮向阳的地方,夜里睡觉也要常常要点灯,醒着的时候同样也是越亮越好。

所以仰年殿也是经过特殊设计的,有一些暗格机关,白天可以收起来,晚上可以拉出来点灯。

除此之外,还装了很多镜子,同样也可以白天收起来,晚上翻出来折射光线。这样既注重了居住者的个人隐私,又满足了他对光线的需求。

现在是晚上,这些灯和镜子都是翻出来的,许问即使低着头,也能看清楚周围的一些情况。

而他此时听上去有点激动,其实极其冷静,心头一派空彻澄明。

他很清楚,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是要头脑清醒。

他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他还有其他人要去守护。

透过镜子的反光,他首先看见了那些灯。

仰年灯所有的烛灯全部换成了煤油灯,透明的玻璃外壁,清亮如水的无烟煤油,质量比之前岳云罗拿给许问看的还要高。

这很正常,这种特制的煤油灯比蜡烛更亮而且持久,最优秀的产品当然是要提供给皇帝使用的。许问直接联想到了明弗如手里提的那盏琉璃灯。虽然有雨,又是在户外,看上去没有这时候这么亮。但在许问的印象里,那盏灯也没有什么烟。

血曼教一早就能使用原油了,但一直都是最原始的用法,直接拿来烧的。

长期的使用过程中,他们不是没有可能发现原油的蒸馏提炼法,那么明弗如使用的煤油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是自炼的,还是……

许问目光一转,看见了镜中的岳云罗。

她当然也是在这里的,就坐在皇帝身边,距离他不远。

说起来,这还是许问第一次看见这对夫妻坐在一起。

他俩看起来完全不像夫妻,距离不远,但无论肢体语言还是眼神都透着一种生疏感――其实也不是生疏,就是他们俩坐在一起的感觉,就像许问自己跟倪天养并肩而坐的时候一个样。

岳云罗微微皱着眉,正看着他。

许问心中一动,在描绘明弗如外貌的时候,状似无意地提起了那盏煤油灯。

岳云罗仍然皱着眉,并没有什么额外的表情。

许问心中又是一动,但接着又是一沉。

这表情……

“砰!”许问说到发现明弗如血曼教身份的时候,皇帝突然重重一拍椅子扶手,发怒道,“好大的胆子!邪教恶徒,竟然如此张狂!”

他不是在装样子,是真的很生气,说完就要点兵点将,叫人去抓人。

许问及时跟他说了向前的行动,他认真听完,这才稍微息怒,还赞了一声向前果断。

“他专门找你,究竟所为何事?”这时,岳云罗问道,声音平静如常。

许问停顿了一下,道:“他卖了个关子,想跟我讲天工的事情。”

此时屏风内外站满了人。

里面是皇帝、岳云罗、李昊李晟兄弟,以及几个许问进来前正在向皇帝汇报工作的官员和工匠。

屏风外面人就更多了,各种熟面孔生面孔,从穿着的官服可以看出来,不仅只局限于逢春一地,周边县城的许多官员也都赶过来了。

屏风不隔音,里面人说话外面人也能听得见,许问没有避着他们,就站在这里,把前去流觞园的前因后果全部向他们说了一遍,包括明家、明弗如,以及流觞园后山的天工洞,以及洞里雕的究竟是什么。

这感觉,有点像当初流觞会快结束的时候,连天青对那些大师们所做的事情,只是讲话的人从连天青换成了许问而已。

甚至其中有些话,许问都是直接照搬连天青的,一模一样,一个字也没改。

当时在场的工匠大师们全部都震惊了,如今现场的这些人也是一样。

说话的过程里,许问同样没有直视那对尊贵的夫妻,但同样也在透过镜子打量他们。

相比之前明弗如的出现,皇帝这个时候倒没怎么太吃惊,仿佛早就知道了。他的表情有些沉思,仿佛借着这个机会,重新思虑考量了一些事情。

而岳云罗……她也不怎么吃惊,正在打量自己,眼神有些评估的感觉。

许问几乎能确定一些事情了。

许问说完,屏风内外一阵骚动。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说的事情,都震惊了。

屏风里一个脸生的官服人清了下嗓子,又偷看了皇帝一眼,发现他没有表态,忍不住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都是我亲眼所见。”许问斩钉截铁地说。

“那未来……真的是已经确定的?”他有些茫然地问――他的关注点,跟当初流觞园那些工匠们的并不一样。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同一个世界的未来,也可能是更多的世界。就现在来看,只能说是一种可能。”许问说道。

那人更加茫然,愁眉苦脸地深思。

“此时暂且不提,等向都尉将此人抓捕回来,再行拷问。”皇帝前面没阻止许问说的话,现在也没再就此事多做讨论,干脆利落地中断了话题。

许问今晚到这里来主要是为了怀恩渠的事,接下来他们拿出资料,讨论起了正事,真的只把许问来此路上发生的事情当成了一个不重要的插曲。

但实情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许问向皇帝介绍这一个月来外出调查的种种事情,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透过前方镜面,看了岳云罗一眼。

岳云罗站一盏略微黯下去的煤油灯旁边,拨了一下灯芯,让它重新亮起来。

灯光照亮了她深邃的眉目,照亮了她皮肤肌理里的黑色原油痕迹,也照亮了她深深思量的表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