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40 目标

匠心 沙包 2669 2021-09-07 00:44

徐二叔他们走了,包括向导在内,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相比较那些人,他们其实更身强力壮一点,但没见过血没打过架,一想到要持械斗殴心里就有点毛毛的。

能不打,当然还是不要打比较好。

不过他们的心情也很低落,心里充斥着强烈的无力感,让他们连笑几声都觉得有点罪恶。

“填土吧。”许问抬起头来说。

所有人像是得救了一样,马上行动起来。

他们把土拍平打散,铲到墓坑里,将其填平。

细土覆盖上那些青白冰冷的面孔,将它们深埋进去,在这单调重复、而又满含意味的动作里,他们的心渐渐落了下来,变得沉稳。

填平墓穴之后,徐西怀蹲下,把碑立起,深深扎进了冻土里。

“二十四人碑”,只有数字,没有名字,仿佛逢春城的许多人。

填完墓、立完碑,他们在原地默默祝祷,然后继续上路。

路上还是很沉默,所有人都仿佛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是不是还是应该把逢春城建起来?”走出一段之后,江望枫回头看了一眼,突然道。

没人回答他,这也是许问正在想的问题。

接下来他们没再遇到什么事情,到傍晚的时候,选了一个避风的地方,一群人用车挡着,又盖上了自己的全部厚衣服,蜷缩着休息了一夜。

半夜的时候,许问突然醒过来,听见不远处江望枫的牙齿有点格格打战,在睡梦中口齿不清地喃喃道:“好冷啊……”

其实他们的装备已经比其他队伍其他人好多了,但这边环境就是这样,半夜露宿,寒气是顺着边边角角灌进来直刺进骨子里的,再厚的衣服也挡不住。

许问站起来,把自己的另一件棉袄盖在了他身上,又在周围转了一圈,把睡之前点燃的那顿火加了点柴,拨得更旺了一点。

火光照亮四周的黑暗,许问转头,正对上徐西怀的眼睛。

他的眼圈还是有点发红,看上去不是才醒,而是一直没睡。

许问想了想,对着他比了个手势。徐西怀一怔,点点头,站起来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他们离开营地一段距离,开始绕着营地慢慢踱步。

不知是因为穿越,还是因为战五禽,许问的身体素质似乎比这些同龄人要更好一点,他本来也有点冷的,但稍微活动了一下,就渐渐暖和起来了。

“你不问我什么?”徐西怀抱着胳膊走在他旁边,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发现许问还没说话,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

“还在想从哪里开始问。”许问承认。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想了起来,从怀里摸出的那张简易地图,铺在了旁边一个土块上。

“这是出发之前黄大人给我的,我觉得这个不太合比例,只是个地形图。你对这一带熟吗?”许问问道。

“我看看。”许问问的是这种问题,徐西怀松了口气,凑过来看。

“的确不太对,不过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石壁山不是就这样的一座山峰,它要更矮一点,由一高两低三座山组成,最高的山峰就在望水寨后面,最矮的这座离逢春不算太远,是这样的一个斜面过来,很陡,不好上去,又把风送过来了。”徐西怀就着这张简图指点地说。

“当年暖和的时候,大家都盼着风来,觉得凉快。现在嘛……”说到这里,徐西怀苦笑了一声。

“你五年前离开的逢春?那时候已经冷下来了吧?”许问问道。

“嗯,我小时候还是暖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冷了下来,到我十岁的时候就很明显了。”徐西怀说。

许问知道他今年十八岁,十岁就是八年前。

“刚冷的时候大家都没什么感觉,城里热气还没散,但慢慢地,城里冬天开始死人了,吃的越来越少,平常也开始饿肚子了……”

徐西怀缓缓地说着,声音在黑暗的冬夜里向四周飘荡,阴森森的。

许问想象着当时的场景,想象着突如其来的灾难与绝望,明明跟他没什么关系,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

他回过神,继续问起了逢春的情况,徐西怀也收敛了心神,继续完善那张图。

他在数据尺寸距离上也是很有天赋的,不然也不会被内物阁选中。他凭着少年时的记忆,把逢春附近的地形全部都画了出来,非常详细。

在专心画图的过程里,他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了下来,渐渐也明白了许问的意思。

与其留恋过去,不如放眼未来。

逢春城是真的被什么血曼神诅咒了吗?

不,他当然知道不是这样,只是运气不好,接连遇上天灾而已。

城市出了问题,那就解决问题!

逢春是我的生身之地,是我的故乡,穷尽我一生之力,我也要把逢春城重建起来,让里面的人暖暖和和、安安全全地过个冬!

许问半蹲在他旁边,看着他边说边画,看着他的表情渐渐变化。

他长长吐了一口气,白气在冰冷的空气里向外弥散,最终消失。

画了一阵之后,他俩就回去继续睡觉了。

徐西怀征得许问的同意之后,把那张图小心翼翼收进了自己的怀里。

许问没什么所谓。那张图太简单,只勾勒出了附近的地形,他早就已经全部记在心里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继续出发,两人的表情都很正常,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倒是其他人还没有摆脱昨天发生事情的影响,表情沉郁,若有所思。

就在这样的氛围里,他们继续前行,一路来到了天云山脚下。

天云山是本地最高的山峰,向上望去,山顶几与云天相接,险峻雄伟。

这种感觉,从那简单的地图上可是看不出来的,不过要说的话,图上山峰的顶端随意勾勒了几道云纹,也算是挺形象的写意了。

天云山名字气象万千,但本地与附近的人却更习惯叫它石壁山,原因就是山上的石壁居。

“石壁居是咱们这里的一奇。它建在悬崖上面,上不着天下不落地,只有一条小路通上去,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建成的。咱们这里都传说它是仙人筑的,有段时间它就叫仙人居。”徐西怀主动介绍。

他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也不避讳自己本地人的身份。

“建在悬崖上面?那是不是像窑洞一样的感觉?”江望枫听见仙人什么的就来兴趣了,眼睛闪亮地问。

“不是。其实我也没上去过。但见过的人也是不少的,他们不是没见过窑洞,但都说非常稀罕,我觉得也应该不太一样吧。”徐西怀摇头。

不是窑洞,非常稀罕?

这一下,所有人都好奇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