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69 远方来信

匠心 沙包 2806 2021-09-07 00:44

许问站了起来,回到自己的屋子,打开一个樟木箱。

箱子里全是纸,装订成册,收拾得很好。

这是他从天山带回来的,到现在还没有看完。

流觞园一行,他的收获非常巨大。

前有同时代大师畅所欲言的技术交流,后有流觞园历年来不断收集的大量资料,所有流觞会与会成员均可有条件地获得。

条件很简单,只有两条。

要获得成熟技术的话,必须拿同样的成熟技术来进行交换,以维持流觞园本身的“库存”。同时,这些技术必须自行誊写,能抄多少是多少。

话虽如此,与会人等也并没有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没完没了的抄作业上。

大部分时候,他们只是浏览流觞园整理出来的目录,定点地学习其中的部分内容,与同门类的同行进行交流。

到了他们这种时候,已经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极限了。

除了某些天纵奇才,大多数人学习这些东西都是贪多嚼不烂的。

许问倒是对其他门类也很好奇,但整个流觞会期间,他都非常的忙,并腾不出太多时间去浏览那么多典籍。

结果最后他要离开时,明山准备了大箱子放到了他的车上。

许问打开箱子一看,全是他想看而没能看到的那些东西,他原以为这是流觞园特地给他准备的,结果现在打开箱子,拿起最上面那一本,与这封信一模一样的字迹映入眼帘。

不,这样说并不准确。

信上的字迹明显比册子上的要更成熟、更流利,但还是能看出来是同一个人写的。

是林林吗……

在他忙其他事情的时候,她抽空拼命给他抄资料。

这么多资料,这么短的时间,许问完全可以想象她花费了多少心血。

这些全是为了他。

一时间,许问心里又酸又甜,滋味非常难言。

过了好一会儿,他把箱盖合上,拍拍光滑的箱面。

他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懈怠,暗暗下定决心接下来要更努力一点,绝不辜负连林林的苦心。

他重新去看连林林那封信。

连林林离开绿林镇之后,没有往她熟悉的方向回去,而是一路往西,去到了更偏僻的地方。

这样当然会很辛苦,但很符合她的性格。

西漠非常荒凉,越往西人烟越少,但荒凉有荒凉的美,那是与人烟之处完全不同的感觉。

连林林显然能够欣赏这种美,甚至感觉非常惊喜。

她对许问感叹天地之辽阔,感叹怪石的嶙峋峥嵘,感叹奇树的挣扎孤傲,感叹阳光下满地的花与草,以及偶尔路过的一只羊的眼睛。

连林林文笔其实只算一般,更没有用文言文,就是像平时说话一样对许问讲着这些事。

这样的文字在这个时代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但这些对许问来说,是无可比拟的珍贵与美好。对他来说,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文字。

这封信很长,厚厚的一叠,许问翻来覆去看了三遍。

看完之后,他想找个东西把它好好放起来,找了几个匣子都觉得不合适,最后想了想,去找了块花梨木,自己来雕。

简单的素面方匣,唯一就是在侧面雕了一丛芦苇,苇上的月光,和苇后掩映、只有他自己能看见的半个笑容。

这是留存在他心里最美好的回忆。

收好信件,许问给她回了一封。

路上可能会出现意外,所以许问并没有在里面说不该说的事情,主要在讲建城的经过,他的一些思路,以及过程中发生的少许趣事。

最后一项他讲得比较少,笔墨主要集中在前两个部分,这也是最近他想得最多的事情。

他对着连林林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建这座城时的想法,探索,以及迷惑。

这些迷惑其实压在他心里很久了,他不断在想,偶尔会透露一些出来,但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完整的抒发与宣泄。

他写到杜鸣说的那句话,“曾经听到一个人说过,没有生命力的东西不该存在,它们的消失是必然的”。在班门世界,在大周,其实也不断有许多技艺失传,从此再也不见。

这个过程是一直持续着的。

连天青以前跟他们讲到过这样的技艺,有些他能够根据留下来的描述或者作品还原出来,但更多的还是只能空留遗憾。

连连天青都会觉得遗憾,这样的技艺也确实曾经创作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作品,它真的是“没有生命力的”、“应该消失的”吗?

如果不是,那应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将它保留下来呢?

但如果是,类似流觞园这样的地方在做的事情岂不是没有意义的?

许问一边思考一边措辞,把自己的想法完整地表达在了信里,最后也写了厚厚的一叠,将它塞进信封里,放在了案几上。

同样没有落款,只画了一丛芦苇。

然后,许问把那口樟木箱带到床上,点着灯,开始认真研读。

今天一天他本来就很累了,看着看着他有点犯困,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他坐在许宅里,周围幽暗安静,气氛微妙,能很明显感觉到时间已经停止。

再一转头,那口樟木箱散发着柔润的微光,平放在他身边。

果然,这宅子永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劝学的机会……

许问刚刚睡醒,精神很足,再次拿起册子,看了起来。

又看了好一会儿,许问看到一项很有趣的石雕技法,一时兴起,想去找工具和材料现场来试试。

然后,他听见不远处传来锯木声。

他心里先是一惊,然后才意识到连天青也在。

信的事情,也应该跟师父说一声,让他安心一下。

许问这样想着,向着声音的来处走了过去,有些意外地看见连天青正拿着锯子,处理一块木头。

“师父,你……”他好奇地问。

“有点技痒,修个东西看看。”连天青听见他过来了,头也不抬地说。

球球端端正正地坐在连天青旁边,尾巴盘在脚跟前,抬起头,对着许问“喵”了一声。

要说修东西,那可真没几个人比连天青更在行了。

这许宅里连宅子带物品,到处都是要修的东西,连天青会看得兴起太正常了。

连天青给他修许宅的东西……这简直是许问做梦才会想到的东西。

他眼睛亮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准备看着连天青修。

连天青修的是一个脸盆架,许宅的东西,即使是随便一个架子也是恰到好处的精品,从整体到细节都值得琢磨。

这架子和其他家具一样残缺不全,连天青已经把它拆开了,正准备补配零件。

他的动作不疾不徐,带着一种富有韵律的美感,每一个步骤都像教科书一样严谨。

许问专注地看着,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结果补配到一半,连天青突然停手,皱眉。

“不行。”他说。

“我修复不了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