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21 似

匠心 沙包 2939 2021-09-07 00:44

许问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找陆立海要个水泥厂实地考察的经验,现在竟然坐在了A大明亮的阶梯教室里,与无数大学生坐在一起,正等着听将要开始的讲座。

他口袋里还放着那份介绍函,文清华文教授专门为他写的。

阶梯教室是对面开放的,只要来得早,听课不需要有人介绍。

这份介绍函是文清华单独写给讲座的主讲人陈若华陈教授的,讲座结束之后,许问可以单独去找他,与他交流一些问题。

许问来得很早,但他并没有坐在最前面,而是选择了一个比较偏后的座位。

他毕竟不是A大的学生,不好跟正牌同学争位置。

他很认真地带了纸笔过来准备做笔记,现在人还不多,他从袋子里把一件件东西拿出来摆到桌子上,思绪飘到了昨天下午的工作上。

昨天中午吃完饭之后,两边专家重新坐在了会议桌旁边,开始继续研讨无梁殿技术。

这时陆远也赶了回来,带了一大堆东西,跟着清单一起,正是许问早上列给他的那些。

一上午时间,他把所有东西全部准备齐全,用车拉了过来。

陆立海又是惊讶,又是感动。

他儿子可是出了名的不会跟人打交道,虽然这跟他尚且处于学习阶段也有关系,但陆立海明显还是很担心他的未来。

许问之前就听陆立海絮叨过,班门断代情况非常严重,下一辈除了陆远,其他没什么特别出色的人才。

他现在的指望是陆远在完成学业、正式出师之后能够变得成熟一点,能够担起班门的整个担子,但现在看起来,总之还是让人非常担心。

所以,许问也很能理解陆立海看见陆远独立完成这项工作时的感动,但他同时也留意到,陆远一脸的面无表情,但在看见桌上的图纸时,两眼绽放出了夺目的光芒……

下午,他们开始用陆远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搭建模型。

陆远非常积极,对此投入了一百万分的热情。不仅如此,这项工作是很多人共同参与的,他跟别人交流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无论是班门自家的长辈,还是文传会这边的专家,他热情谦虚有礼,主动帮忙做各种事,积极参加讨论,看得他爹陆立海都惊了。

看来他不是没办法跟人打交道,是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没有这个想法。

不过说起来,上次去班门的时候,他看见的年轻人可不止陆远一个啊……

周围声音越来越响,许问抬头,发现周围的位置几乎已经全部坐满了。

陈若华教授似乎非常受欢迎,许问坐下不久,进入教室的学生就越来越多,最后把整个阶梯教室塞得满满当当,还有人继续搬凳子进来,给自己安排了加座。

许问环视四周,有些惊讶。

建筑力学不是很专业的课程吗?

A大这么多人学这个?这么多人来听这种专业课?

他还发现,新来的人大部分朝前坐的,之后才慢慢往后分布过来。

那是更靠近老师,更方便与老师交流的位置,也是要好好认真听课的位置……

这时许问的身边也坐满了人,都是三两成群结着伴来的,没人认识他,也不会有人奇怪他这个生面孔。

讲座不同于大课,人员比较随机,不认识也正常。

没过多久,上课铃响了起来,周围陡然安静,很多人都齐刷刷地拿出了笔记本,摆出准备做笔记的架势。

片刻后,一道穿着旗袍的身影走了进来,花白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用簪子在后面盘成发髻。

她年纪已经不轻了,脸上有着皱纹,但她五官秀美,姿态非常优雅,有一种经过时光沉淀的特殊的美。

显然,这位就是陈若华教授,今天的主讲老师。

她跟许问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许问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里有点惭愧,凭什么女性不能教授这么硬核的课程?

他定下神来,仔细打量着这位年长的女老师,突然有点疑惑。

这位陈老师长得好像有点眼熟?眉眼略略有点熟悉,但他怎么都想不起来她究竟长得像谁了……

陈若华翻开教案,开始上课。

她的长相温和秀美,口音带着吴语特有的温柔绵和感,真的是悦目又悦耳。而她讲课的方式也很别具一格,案例讲得像故事一样,但又不乏细节和数据,干货也很多。

这样一来,你到这里来无论是想听个乐子还是想学到一些东西,需求都可以被满足。

这种老师,上这样的课,难怪这么受欢迎呢。

许问的思绪轻轻掠过,很快就投入到了学习中。

陈老师讲的内容比基础略深一点,但是科学系统,正是他现在最需要了解的东西。

昨天他跟专家们一起补完无梁殿图纸,有一些地方专家们完成了,给许问解释了,许问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有些地方专家们没有完成,他隐约有些灵感,但无法将其具现成形。

而现在,伴随着陈若华的课程,许多个不解的地方他豁然开朗,无数灵感浮现出来,在脑子里噼哩啪啦地绽开。

渐渐的,他有些忘记自己这是在哪里了,完全地沉浸在了这些全新的知识以及自己的思考中。

不知不觉中,下课铃响了起来,许问仍然没有回神。

他坐在原处,翻开一个全新的页面,开始重画那个无梁殿。

这一次,他画的不再只有残缺不全的那些部分,全新的补全后的部分也被加入了进来,还进行了一些改动。

他专心致志,画完一页,翻开后又是下一页。

周围的人渐渐离开,有些人会好奇地多看他一眼,看见他在画的图纸之后,也不会停下来过度关注。

万园市本来就以园林建筑出名,A大是万园市最知名的高等学府之一,相关专业也是出了名的。

在这里,许问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他也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而已。

停下来多看他一眼的,一小半是因为他的举动,还有一大半是因为他的气质和外貌。

俊朗疏阔、自信温和,这种气质在大学校园里也不是很多见。

过了一会儿,教室里的人渐渐走空,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走到他身边,站了片刻之后,伸手敲了敲他的桌面。

敲到第三次,许问才回过神来,眼神有些迷茫地看向对方。

“再不走,下节课的同学要来了。”陈若华低头看着他,微笑着道。

这老师笑起来的时候,感觉更眼熟了……

许问脑中下意识掠过这个念头,下一刻,他猛地站起,叫道:“陈老师!”

陈若华向他点点头,伸手拿起他面前的笔记本,翻看了一下。

她的笑容消失了,眼睛微微睁大,表情变得郑重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问道:“许问同学?”

“是。”许问应道。

陈若华展颜而笑:“果然是你,文教授跟我说你要过来,向我夸奖了很长时间。这就是你们在修复的无梁殿图纸?”

许问看着她的笑容,瞬间意识到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她的五官与连林林微微有些相似,笑起来就更像了!

与此同时,陈若华又看了看笔记本上画着的图纸,直言不讳地道:“我不知道你这个画完没有,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上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许问瞬间回神,问道:“什么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