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94 暴雨

匠心 沙包 2575 2021-09-07 00:44

许问的确经历过这些事。

或者说,正在经历。

班门的苦恼、孟家的苦恼,他都亲眼所见。文传会的资料室里,陈旧的技艺同样是堆积如山。

越是深入这个行业,他越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世界的发展是必然的,新事物取代旧事物是必然的,在这个过程里,必然会有很多东西消失。幸运的还能苟延残喘一阵子,碰上一两个合适的徒弟,传上一代两代。

再往后呢?

许问之前其实就已经明白了这件事情,他只是没有想到,在这样另一个世界里,这样的事情又重复发生了,向着不可挽回的方向。

而始作甬者,变成了他。

他从小建立起来的观念,他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新东西,一样样推进或者加速着变化的发生。

但是,除了这样,他还能怎么做呢?

他刚才阐述的角度是悲悯与仁爱,但这只是他个人的角度,他其实很清楚,事情并非完全如此。

归根结底,人们有这样的需求,社会有这样的需求。

所以在他之前,朝廷就已经开始实行徒工试与百工试,提高工匠地位;?建立内物阁,尝试着在工匠内部普及科学知识;在他提出流水线生产的方式之后,朝廷如此大力推广,将它迅速细化到官坊进行试点,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周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出现工业萌芽是必然的事情。

等到蒸汽机被发明出现,电力开始得到应用,工业进一步发展,这个世界会变个新样子吧。

明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却奇妙地走上了同一条路,将会变成近似的模样……

许问确实感觉到了其中存在的某种规律。

既然是规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你不接受也不行。

但现在,他有了不一样的出身,站在了不同的立场。

他清晰地看着面前这些大师们脸上的表情,看见了他们的明悟、失落、愤怒,以及各种不同的情绪。

他们以前不知道这些吗?

当然不可能。

不然,储秋实不可能提出质问,大师们也不会在他提问之前,就先一步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或多或少,他们都感受到了,为此感觉了不安,有一些抵触。

而许问,对他们此时的情绪,感同身受。

储秋实回望着许问,触到他的眼神,突然知道为什么了。

身为全分法的提出者,早已明了未来的一切。

他提出全分法,是因为那份悲悯,也是因为它必然出现。

此时他像这样把所知的问题与经过全部说出来,也不过是因为这份感同身受而已。

“必然会变成这样吗?”过了一会儿,储秋实的目光从许问身上移开,在观音像的面容上停了一下,定在了那些图纸上。

这上面有官邸园林,也有普通民居。

但是谁都知道,住得起官邸园林的有几个?大部分人住的都是又脏又破的漏雨房子,还有很多人无家可归。

他又想起了刚才李全和刘万阁一搭一唱,给他们介绍的许问将建的那座新城。

无论是李全还是刘万阁,都没有太过提及山上的行宫,更多地把重点放在了下面的城市上。

这是建给逢春人的城市,是建给平民的城市。

这座城市的总体建设思路,就是建起来方便且便宜,住起来便利且舒适。

这样一座城,不仅可以用在逢春,更可以普及开去,建在大江南北,建个遇春遭春,随便什么。

这样的城市,固然有点单调,不够有特色,不够美观,但普通人[ www.boquge.xyz]要的是这个吗?

普通人要的,只是一个容身之地而已。

这是大多数人要的。

储秋实会在大家兴致勃勃谈论新逢春城与水泥的时候站出来问全分法,就是因为在这两件仿佛全不相干的事情上嗅到了相似的气息。

但是换成是他的话,会怎么选呢?

批量生产批量营造,让更多人买得起、用得起、住得起,尽管会侵蚀顶层的空间,让那些绝顶的技艺流失;还是继续精益求精,无视甚至抵触这些变化,继续沿着他熟悉的路走?

好像这并不是什么需要考虑的事情……

“许问。”安静中,一个声音扬起,叫着许问的名字。

许问转头,认出这个人。

向福至。向家祖祖辈辈建的都是寺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庙工。

寺庙这种建筑其实比较特别,它从修建到维护,都有自己的一套东西,跟普通的民用建筑完全不同。

所以即使在现代,庙工在传统工匠里也是相对来说比较不愁传承的一种。

毕竟,信仰一直存在,寺庙就一直在,不修新庙,也有古寺需要维护,市场需求总是在那里的。

所以,理论上来说,向福至应该是跟他们当前话题最没有关系的一个人了。

“向大师。”许问有些意外地回应。

“你从流觞园回去以后,就要开始建这座新城了对吧?”向福至问。

“对。”

“那我想请问一下,到时候我能跟着你一起去,替你打打下手吗?”

“啊?”

许问这次来流觞园的目的之一,就是觉得建新城有点困难,想看看能不能请这些大师帮忙,结果没想到向福至自己提出来了。

但他是个庙工,全分法还是新城,跟他的关系都不大,难道他是奔着水泥去的?

“我想看看这座新城,也想动动手,给它掀铲子土,盖几片瓦。”向福至说,“我还想在建好的新城上走一走,看看大家是不是真的住得很满意很喜欢。”

他说得很朴实很简单,最后道,“好不好行不行,总得自己试试才知道。”

“有道理。”储秋实提高声音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试试。”

“嗯,我也想。”刘万阁也挺起了胸,跟着附和。

一时间,周围一片声音。向福至的话提起了所有人的兴趣,一群平时请都请不到的工匠大师,竟然都开始主动要求去参与新城的建设。

这是因为许问,但又不完全是。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闻到了暴雨将来的气息。

这场暴雨有可能冲毁一些东西,也有可能让新的东西萌发。

他们不想逃避,想亲眼看一看下雨的样子,以及雨后的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