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29 凿

匠心 沙包 2683 2021-09-07 00:44

“我有主意了。”许问一直没有吭声,这时突然抬起头说道。

“什么?”江望枫和徐林川立刻一扫对宵禁的忧虑,凑了上来,目光非常专注。

“十山合的关键支撑点在这里,重心是呈这样展现的……”许问迅速讲到自己的思路,语速快而清晰。

这时旁边两个人的实力就体现出来了,他们立刻就跟上了许问的思路,一点也不费力。

许问说完,两人陷入沉思。

“你说得对!”过了一会儿,江望枫首先开口,非常肯定地说。

他站起来走到门旁边,准确地指向门与门框周围的几个位置,道,“照这样分析,门锁和十山合结构是勾连在一起的,关键点应该分布在这里。只要对它们造成破坏,门就会自然打开。”

“对, 就是这样。”许问点头。

“工具呢?没工具怎么破坏它们?”江望枫问。

“我带了凿子。”徐林川突然道,从腰上摸出来一把沉重的铁凿,递到他们面前。

“哇,这么重的东西你怎么随身带着?”江望枫接过来掂了掂,非常吃惊。

“嗯……习惯。”徐林川支吾了一声,避开了许问的眼神。

还好我当时下手得快……徐林川带这个当然是有用意的,此时许问自己也忍不住在心里庆幸了一下。

不过这种事情现在也不用多说了,江望枫没心没肺,又咋乎了起来:“有凿子了,但还是没锤子啊?总不能用肉巴掌锤吧?有没有石头啥的?”

他一边叫一边到处摸,许问走到地牢的一个角落,弯腰伸手一摸,就摸出了一块石头。

“这里有一块,我刚才看见了。”他把石头递给了江望枫。

“咦我也往那边看了的啊,怎么都没注意到。哎呀我们小球在这里睡觉呀,是不是你挡住了呀?”江望枫一看见球球,声音马上变得粘腻了起来。

徐林川白他一眼,说了句:“恶心。”

江望枫也回了个白眼,握着石头和凿子走到门边,抬头往上看。

手里拿着工具的时候,他的表情马上发生了变化,好像那个软绵绵的兔牙少年不过是他们的错觉一样。此时他的眼神专注而凝重,所有精神全部汇聚到了眼前的木门上,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这一件东西。

许问并不少见这样的表情,但江望枫前后的反差还是让他多看了一眼。

江望枫审视地看着他刚才指出的那几个点,进行着最后的确认。

仅仅片刻,他就抬起了手,凿尖对准一处,干脆利落地敲了下去。

他的动作快而果断,中间没有丝毫犹豫。许问一眼就看出来,他这一下是扎扎实实砸实了凿实了。

他用的不是锤子,只是一块石头,但就这么短短的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他就找到了最合适的发力方式,把它用了上去。

不愧是林萝府物首!

凿尖陷入了木头里面,江望枫很快砸下了第二下。

接着,清脆而结实的声音不断在地牢里响起,在四壁上激起回声。

许问和徐林川站在一边看着,在心里默数。

这会儿,两个人想的事情是一样的。

刚才他们探查情况的时候都看过了那道门,对它的木质厚度等等都有了一些了解。

换了我的话,要凿几下才能到位?

“我六下。”许问的结论来得很快。

“我八下。”徐林川也很快算了出来。

“三、四……五、六。”江望枫敲下最关键的那一凿,门里发出了明显的机括声,只响了一声就停下了。

虽然只有一声,但也很明白地说明,江望枫六凿准确地到达了那个平衡点,将其破坏了。

“啧。”徐林川发出很小的一点气声,闭上了嘴。

接下来也还是江望枫操作。

一共八个点,每个点他都是一模一样的六凿,不多也不少。

门是竖着的,这样抬手挥锤其实是很费力气的工作,但由始至终,江望枫一直是那么稳定,敲凿的力道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

江望枫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小手,就展现出了无比强大的实力。

不愧是林萝物首。

许问再次在心里这么说,同时,他无比深刻地感受到,院试是另一个跟县试府试完全不同的世界,即使能顺利参加考试,想要在里面获得物首,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六八四十八,江望枫手中的石头锤下了第四十八下,六声不同的机括声响起之后,木门震动了一下,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机关触动的声音。

“行了!”三人眼睛同时一亮,徐林川接着就皱起了眉,“怎么还没透光呢?”

三人一起推门,两扇门沉重而顺利地向两边打开了。

开门之后,还是一片黑暗,三人却一起抬起了头。

此时的黑暗与方才的完全不同,星光自头顶洒落,清新的夜风拂过他们的身体。

秋夜寒凉,但三人才从闷热的地牢出来,同时长舒了一口气。

“星星真美啊。”江望枫喃喃说。

另两人没有说话,唇边都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难怪刚才开了门却无光,他们在地牢里呆得太久,天都已经黑了。

“快子时了。”许问看向天空中的那一轮钩月,笑容稍纵即逝。

这个点,梓义公所肯定已经点名宵禁了,很有可能他们已经被取消了明天的考试资格。

“不管怎么样总得回去!”徐林川说。

“要赶紧。”许问的目光扫过他的手臂,点头说。

之前许问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他的手,让骨骼不至于变形留下永远的损伤,但单这样可不行,还得另找大夫上药。不然淤血充塞在皮肉里,现在就已经肿出了一个大包,未来从内部坏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当然这伤是许问打出来的,就算是真坏死了他也不会感觉到什么抱歉。他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徐林川面无表情,江望枫依然浑无所觉。

“我们分头行动,看看岛上有什么东西可以做筏子,回头还是到这里汇合。”江望枫说。

“行。”另两人纷纷答应,很快就分头离开了。

与此同时,一群举着火把的人到了静林寺外面,武七娘抬头看着山上寺庙,挥手道:“找。”

一声令下,所有人齐声应喏,然后散开。

武七娘转向旁边孙博然,道:“孙大人,您答应我的,只要他们准时到达考场,就允许他们照常参与考试。”

“当然,我说话算话。不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这个点还没回去,一定是出事了。先找到人再说!”孙博然的脸色在火光的映照下格外沉郁,而他的声音,比脸色更沉更严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