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10 初心

匠心 沙包 2753 2021-09-07 00:44

“小许回来啦!”

一阵热热闹闹的招呼声,无数张热情洋溢的笑脸。

许问去跟刘胡子说话这会儿,师兄弟们都在这里等他,魏斗下他们也没走,正在跟班门这些师兄弟们聊天。

看见许问回来,所有人一起停下交谈,直起了身子向他看来。

“怎么了?”许三注意到许问的表情,走到他身边询问。

“没什么,就是给我加了个码,看来不拿到院物首是不行了。”许问笑着说。

他眉头一展,周围的空气就像是明亮了几分。

“哦?”许三听着也是一展眉,笑了起来,“那有什么问题?”

魏斗下几个人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情不自禁地对视了一眼。

“许师兄要参加接下来的院试?”魏斗下问。

许问拿到了府物首,规则上这样做的确是允许的,但院试不同府试,真正会这样做的人极其罕有。

“对。有些缘故,得赶一下。”许问道。

“今年院试在林萝府,离这里一百五十里地,要赶路才行。”申半缘思考了一会儿,仰慕地看着许问。

“是的,明天登榜报名,马上就得出发了。”许问说。

魏斗下张了张嘴,他有很多话想说,但面对着许问,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

县试时,你的竞争对手是一县之地的新学徒,相对来说还比较简单。

到了府试,竞争对手人数变少,但是质量却上升了不少。你面对的是一府之地所有县筛选上来的“优等生”,相当于优中选优,能过关已经不易,更何况拔得头筹。

而院试……

整个江南路最顶尖的年轻人汇聚一地――而江南,本来就是整个大周手艺人最集中、技艺最高明的地方之一!

这些人几乎全是去年通过府试的,经过了一年的细致准备,提前到达林萝府,养精蓄锐参加最后的考试。

而许问呢,刚刚通过府试拿到榜首之名,马上就要赶几天路风尘仆仆地过去。

以劳应逸,他真的能像府试这样轻松过关吗?

更何况,他跟许三对话里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他的目标不仅仅只是通过院试,还要再一次拿到物首!

县物首、府物首、院物首,一年二试,三连魁首,这是什么样的野愿!

魏斗下在心里想着,又是不可置信,又有些兴奋激动。

许问今年只有十五岁,他的眼光、他的野心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

而他有着足以匹配这种野心的实力吗?

魏斗下回顾这次府试的过程,以及这两天耳闻以及目睹的许问的实力,不得不承认,他也许真的能办到。

如果他真能做到……

魏斗下不知不觉开始遐想,直到申半缘拍了拍他的肩膀:“三哥,许师兄他们要走了。”

魏斗下连忙回神,向着许问郑重其事地行礼:“不管怎么说,先预祝你一切顺利,马到功成!”

许问笑了,对着他回以拱手行礼:“多谢你吉言。”

两边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路上,许问没有说自己跟刘胡子到底说了什么,许三他们也没有问。

快到住处时,许问突然问道:“说起来,岑小衣是不是也要参加这次院试?”

“你要一年二试,本来不就是为了这个?”许三奇怪地问他。

“是啊,本来就是为了这个。”许问笑着点头。

他自然不能让木工真传落到岑小衣手上,但就算没有这个因素,就算只是为了让周志诚的事水落石出这一件事,他也是要拿到这一次院物首的。

天工也好,木工真传也好,那都是另外的事情。

他的愿望,自始自终都是一样,没有变过。

第二天,放榜日。

一早吕城就吵着要出门,那时候离正式公榜的时间还有两个时辰。

钱明嘲笑了他半天,他终于老实了下来,跟许问他们一起做早上的练习。

这是旧木场的规矩,姚师傅那边是没有的。吕城以前断断续续地跟着许问他们做过几次,这次也并不陌生,做起来还是挺有模有样的。

“你还是要多坚持坚持,有好处的。”吕城就站在许三旁边,许三看完全程,忍不住对他说。

“我知道……就有时候起不来犯懒嘛。”吕城摸了摸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那是你师父太宠你了!”许三恨铁不成钢。

吕城想反驳,但才开口又嘿嘿了两声,得意地说:“是啊,我师父就是宠我,师兄也宠!”

“你就得瑟吧!”许三推了他一下,吕城更高兴了。

差不多到了时间,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出门。

其实他们的成绩在考完之后就已经出来了,不会再有什么改变,今天张榜只是走个流程而已。

但大家还是很兴奋,吕城犹甚。

“一年两试过关,我怎么这么厉害!”他一路上都在唠唠这个,那是真的有点得意。

其实这的确是有点厉害,但钱明就是见不得他这么得瑟。

“你这就厉害了,那许问呢?”

“谁要跟他比了?许问那是怪胎!”吕城指着许问大声说。

许三一转头,照着吕城的脑袋就来了一下:“再瞎说小心我揍你!”

“都是师弟,你怎么这么偏心呢?”吕城委屈地说。

“我就偏心了,你咬我啊!”许三对着他威胁地呲牙。

“我的亲师父呐,你们就是趁我师父不在欺负我!”吕城捂着眼睛,假装抹泪。

“你师父临走的时候跟我说了,让我好好看着你,不行就揍,别客气!”许三笑着对他说。

这倒还真是姚师傅会说的话,吕城委屈地说:“我师父咋这样……”

旁边的师兄弟们一起笑了起来。

大家热热闹闹地走出了巷子,发现一列马车正候在巷口。

师兄弟们下意识地就要让开,结果车前的人先迎了上来,向他们行礼。

许问一抬头,这才发现是魏斗下他们几个。

“师兄们出来了,一早我爹让我备了几辆车,城西有点远,大家坐车去吧。”昨天一天,魏斗下跟他们也有点熟了,直截了当地说。

许三和许问对视一眼,笑着说:“行,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攒坊考虑得很周到,不仅给许问他们派了车,还另外提前派了人去占位置了。

车比人的腿肯定是快多了,他们比预计中更早地到了府衙门口,接着马上就有人出来,把他们领到了地方。

这时还未到辰时,墙上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不过片刻,府衙大门突然敞开,四名小吏捧着黄榜,提着浆糊桶大步流星出来。

人群瞬间安静,让开道路。

没一会儿,明亮的黄榜展开在他们眼前,无数道目光落在了榜首的位置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