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38 是不是傻

匠心 沙包 3175 2021-09-07 00:44

“你……一直在这里等我?”许问愣了一下才走过去,有点生涩地问。

他本来思绪无碍,但是站在连林林面前,却无端有些滞涩,感觉话都有点不太会说了。

“也没多久,我把锦儿送回家,还正好碰到了三师兄。”三师兄说的是许三,绿林镇就这么大,碰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三师兄说役工会放三天假,我让他们回家里来吃饭,他去找其他队的师兄弟去了。小许,我们回家吧。”

连林林仰着头看他,笑盈盈地说。

回家……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触动了许问,他心里一暖,应道:“嗯,我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他走回去跟驼子他们交待了几句,就走了回来。

南粤这群工匠服的是苦役,跟普通役工情况不太一样,但现在其实就是听许问的命令行事。

许问让他们回去休整,之后会有别的任务交给他们。

骆苇他们明显对连林林有点好奇,但没一个人多问,老老实实地列队进了城。

许问回到连林林身边,她正好奇地看着那群人的背影。

“走吧。”许问说。

“嗯!”连林林应了一声,并不留恋地收回目光,跟着许问一起往城里走,嘴里絮絮叨叨地念叨道,“阿爹在内城买了个宅子,挺大的宅子,?就我们两个人住,怪冷清的。还好过年了,我说大家伙都是第一次出门,不能在家过年,肯定很想家,让他叫你们回来过年。还好他答应了,不然我就要往他床上浇水了!”

往床上浇水……连天青这种人,也只有连林林敢在他面前搞怪吧。

“师父为什么一直不见我们?明明是跟着我们一起过来的……”说到这个,许问现在还不理解,甚至有点委屈。

“我也不知道啊。你不知道,阿爹天天看着你呢,叫人打听你的消息,到了哪里,学了什么,学得怎么样。我还说他,既然想你了,那就把你叫回来问啊,又不是没有关系。他凶得很,说跟我没关系,让我闭嘴。”连林林唠唠叨叨,至今仍很不满。

“那是为什么?”许问真的不解。

“谁知道!还好过年了,他也松了口。”连林林长舒一口气,笑着抬头看他,眉眼里跳跃着细碎的光芒。

许问低头看她,很快又抬头,有点不自然地说:“你也是第一次出远门,一路很辛苦吧?”

“嗯?”连林林瞬间警惕起来,“你什么意思?我晒黑了?脸变糙了?”

“嗯……有一点。”许问实话实说,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但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啊,我就知道!这边的阳光干辣干辣的,晒得我起皮!”连林林非常烦恼。

“……我以为你不在乎这个的。”以前在江南路,她上山下河,摸鱼抓虾,比他在外面的时候还多。那时候,她的头发衣服经常被勾得乱七八糟的,笑容比正午的太阳还要灿烂,可真没看出爱惜容貌的样子。

“我是女孩子啊,哪有女孩子不爱美的。”连林林理直气壮地说,“不过锦儿才教我了一个保养的方子,回头我要试试!”

“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看的。”许问抠抠脸颊,看她一眼,又看向前方,突然觉得自己说得不太对,跟着又补充了一句,“是非常好看。感觉跟以前在旧木场的时候很不一样了。”

“是,是吗?”连林林突然也有点结巴,“你,你觉得自然一点儿更好看?”

“嗯。”许问很快地看她一眼,应道,接着又说,“都可以,你喜欢就好。”

“哦……”连林林的头低下去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又有些微妙。

两人走了一会儿,许问渐渐从混乱的思绪里抓出一件事,打破了这让人有点不太自在的安静。

“对了,我们在路过五连山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史月娥,你认识吗?”他问。

“月娥姐啊。”许问拉起话题,连林林也松了口气,笑了起来,“对啊,你看出来了,是我让她去找你的。”

她对着许问轻快地眨了眨眼睛,说,“很成功,对吗?”

“你怎么知道我会从那里经过,还去修窑?”许问问道。

“当然是我爹安排的啊。”连林林毫不犹豫,理直气壮地出卖她爹。

“我出门才知道,原来我爹认识这么多人,到了五连山,他就去找史月娥的爹爹,结果发现他已经故世了,爹爹就想照应一下月娥姐,在她家附近寻摸了房子住了下来。月娥姐家里人还挺好的,但旁边的人有点烦人。正好我听到阿爹找了人,要教你窑工,我就偷偷地跟她合计了一个办法……”

连林林说着还有点不好意思,“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挺好的。她帮了我一个大忙,而且……”而且她的遭遇与选择,也给了许问不小的感触。

这句话他没说完,连林林一边走,一边仰着头,等待他的下文。

结果许问并没有接着说下去,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道:“你这也算是第一次出远门吧,有什么想法?”

其实就许问现在知道的情况来说,连林林并不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

早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就被她的父母牵着抱着,来过了西漠,还登上了天云山,在山上留下了自己的影子。

但那之后,她就因为一场高烧失去了记忆,而在此之前,她似乎还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啊,说到这个,小许,我跟你说,我好像不是第一次来西漠!”

说到这个,连林林突然侧过头,有些兴奋,又有些犹豫地对许问说。

她记起来了?

许问惊讶地转头看她。

连林林误解了他的意思,道:“是真的!我走了没多久,就有一点感觉了。一开始,我老觉得这个那个的画面有些眼熟,后来我就梦到了一些东西。很小的一个我――就这么大点儿。”她比划了一下,“有时候被抱着,有时候自己走,走过了这些地方。牵着我的人有时候是我爹,有时候是一个女人。个子很高,脸有点模糊,但感觉非常美!”

她有些犹豫,试探地看着许问,?小声问道,“小许,你觉得,那会是我娘吗?”

应该就是了吧……许问在心里想。

“你跟师父说过了吗?他怎么说?”许问问道。

“他可烦了!说我整天瞎想,看到山水就在脑子里编故事!可这明明都是真的!那些画面都是自己出来的,根本不是我想的!”连林林抱怨。

看来当初岳三娘的离开果然别有原因,很可能是负了连天青,让他至今不能释怀,连岳三娘的存在都想抹消。反倒是他,无意中知道了一些旧情。

要不要告诉连林林呢?但这毕竟是她家家事……

“你说,是不是我娘对不起我爹,把他气到了,所以他才不想认这件事?”连林林突然问道。

她很单纯,但并不傻,连天青的态度太明显了,很容易让人想到。

“很有可能。不过如果真是这样,你站你爹这边,还是你娘?”许问问道。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爹了!”连林林用一种“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看着他,“我爹一手把我养到这么大的,我娘人影都不见,要是活着肯定就是抛弃我们爷俩了。都这么绝情了,我还站她?我是脑子进水了吗?”

她说得非常干脆,半点犹豫也没有。

“那要是她另有原因呢?”许问又问。

“嗯……”这一次,连林林顿了一下,还是很快做出了决定。

“还是我爹!”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

许问还是第一次来竹笛巷,这里竹林丛生,很粗的竹子,相比修长感觉更有点莽撞。

“就在巷尾,绕过去就是。”连林林指着前方说。

两人绕过这一丛竹子,抬头一看,一起叫了出来。

“师父!”

“阿爹!”

连天青站在檐下,目光淡淡地扫过来,表情似乎有些异样。

“进去吧。”他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