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25 回来了

匠心 沙包 2664 2021-09-07 00:44

进了小横村,周志诚问许问:“我现在要去见我师父,你们是先回旧木场?”

前段时间他们去考试的时候,姚师傅也因为百工试去了于水县。放榜之前,他突然回来了小横村,托人给周志诚递了信。

所以放榜之后,周志诚没有直接去找他师父,而是跟着许问他们一起回来了。

这会儿回来了,他肯定是要先去向师父覆命的。

“嗯,我们先回去见了师父,再去拜见姚师傅。”许问点头。

“也好。”周志诚点点头,跟齐坤打了声招呼,带着吕城走了。

齐坤苦着脸跟在齐娴身后,小声对姐姐说:“姐姐,这是人家的地方,你注意点。”

齐娴很随意地点着头,一看就知道没听进去。

旧木场离小横村村口距离不算太远,他们很快来到门口,首先看见了那尊鲁班木像。

光线幽暗,它的面前燃着两支蜡烛,烛光摇曳之下,鲁班的笑容与沧桑都变得格外深刻起来。

经历一场徒工试,又回去自己世界一趟,许问再次看见这座木像时,仿佛有了一些新的感触。

旧木场的其他师兄弟们也同时停下脚步,整整齐齐地站在木像跟前行礼。

这本是他们天天都要做的功课,但现在每个人都似乎更认真了一些。

连林林等他们行完礼,小声说:“爹在里面等我们,进去吧。”

这话明显是对许问他们说的,齐娴却莫明其妙地“嗯”了一声,突然有点脸红。

连林林表情奇怪地看她一眼,但什么也没说,一群人跨过门槛,走进了旧木场的小院。

仍然是堆积如山的废弃木料,比许问最初见到时整齐有序多了,但还是会给人带来一种震撼感。

连天青站在这些木料之间,正把一件柜子一样的家具从中间提出来,用手细细抚摸。

暮色之下,他的表情十分温柔,站在木堆中的感觉非常和谐,好像天生就属于这里一样。

他听见脚步声,转头看见许问他们,招手道:“许问,你过来看这个。”

许问答应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连天青问他。

“樟木雕山水人物亮格柜。这雕工很厉害啊,好东西!”许问眼睛一亮,根本不需要上手就认了出来。

这柜子分为上中下三部分,上面是两层的格柜,中间有两大四小的抽屉,下面是对开两扇门的门柜。柜框饰混面单边线,框内镶门心板,门板左右各雕着一幅人物画,虽然受损非常严重,连画面都残缺了,但还是能看得出雕工细腻,线条流畅,无论景物还是人物全部活灵活现、宛然如生,是真正的大师之作。

“受损这么严重,真是太可惜了。”许问不停地叹气,心疼得要命。

“这柜子交给你修复的话,你能修吗?”连天青问。

“别的还好说,柜门的画……”许问感觉有点棘手。

“这的确是主要难点,我以前告诉你的,遇见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连天青说。

“首先要设法绘制还原画面,缺失的部分进行补充。”许问说。

“怎么补充?”连天青继续问。

“查询资料,推测物品的创作人,揣摩他的创作风格与绘画习惯,追寻画面后面的历史背景,综合起来进行还原。”许问很快地回答。

“不错。”连天青满意地点头,一拍他肩膀,“这个活就交给你了。”

许问愣了一下,很快绽放出一个笑容,重重点头。

许问刚刚回来,这师徒俩就开始旁若无人地聊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旧木场的其他徒弟进度不如许问,靠近了仔细听,并不打扰。

就连连林林,也驻足在一边,听得非常认真。

这感觉,好像就是他们每天日常所做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出去参加徒工试,也并没有带着胜利的结果回来似的。

师徒俩说话,连林林终于回神,靠近齐娴,小声说:“这就是我爹,十八巧就是他教给小许的……你不是要找他吗?”

一看见连天青,齐娴的脚步就停了。

连天青跟许问说话的时候,她全神贯注地看着他的脸,目光瞬也不瞬,眼睛里再也没有了旁人。

听见连林林的话,她的脸突然变得通红,结结巴巴地:“我,我不是……对,我,我是要……”

之前在朱甘棠面前为了弟弟的事情争辩的时候,她坦然无畏、辩才无碍,但眼下却像不会说话了一样,突然变得比许三还结巴。

连林林看见她这样子,愣了一下,关心地问:“你脸怎么这么红,受寒了吗?赶紧去我屋子休息一下吧,我帮你去叫郎中!”

“没,没有……”齐娴继续结结巴巴。

这时候就连许问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旁边许三凑近过来,小声跟他嘀咕:“齐小姐这是……喜欢上我们师父了?”

“好像是……他们以前认识?”许问也很纳闷。

连林林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一把拉住齐娴,走到连天青面前,说:“阿爹,这是齐家大小姐,她找你有事!”

连林林天天扛着搬着木头到处跑的,齐娴根本没法跟她比力气。她小小地挣扎了几下,直接被拖到了连天青面前,脸红得像是要滴血,头垂得简直要钻进地下去了。

“小师姐有,有点迟钝啊……不愧是,是被师父一个人带大的。”许三啧啧了两声。

“嗯……”许问感觉有点复杂。

“哦?什么事?”连天青扫了齐娴一眼,目光重新回到面前的柜子上。

“我……您……”齐娴支吾了半天,最后终于一咬牙,说,“您还记得五年前在河边救下来的那个女孩子吗?”

齐娴自从进了旧木场,更准确地说,自从看见连林林绣的那个荷包,表现就一直很不正常。

齐坤跟在她旁边,时时都想捂脸。

连林林把齐娴拉到连天青面前的时候,他试图阻止,但最后还是挥了挥手,无力地跟着一起上前,随时准备劝阻。

然而,当他听见“五年前”和“河边”两个关键词时,表情突然变了。他又是震惊,又是惶恐地看向齐娴,又看向连天青,仿佛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五年前?”连天青皱眉,打量了一下齐娴,漠然道,“那么久的事情,我早就不记得了。”

“那个女孩就是我!五年前您救了我的命!”齐娴叫了起来。

“啊,你就是那个不小心掉进河里的小姐姐!”连林林咦了一声,仔细打量齐娴,恍然大悟。

“不,我不是不小心掉进去的。那时候――我是想自尽!”齐娴毫不犹豫地说。

想自尽?

齐娴这种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