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23 和尚

匠心 沙包 2678 2021-09-07 00:44

江望枫一脸迷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看许问,又看看地上的徐林川,目光最后落在了旁边草堆上瘫软着的球球身上。

“哎呀,我的宝宝你怎么了!”他立刻心疼地叫了起来,弯下腰直冲到球球身边,把它捧了起来。

他这一声跟许问的“小心”同时发出,而他这一弯腰,恰好躲过了后面那个人,那人抬着手看着自己的攻击对象冲到猫旁边跪下,满脸懵逼,几乎没反应过来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傻着干嘛,把他们都抓住!”一声大喝惊醒了他,几个人一起上前,逼向他们。

许问后退一步,脚踩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面对着对方,表情冷然而警惕。

江望枫出现在碑林边缘时,同时出现的还有这六个人。

他们的头顶全部都光秃秃的,一根头发也没有,顶上还有戒疤,无一不说明了他们的身份――和尚。

寺庙里出现和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这群和尚个个肌肉纠结,满脸戾气,如果不是造型太明显,看着完全不像吃斋念经的。

静林寺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养了这么一群和尚?

“你,你们要干什么?”江望枫抱着球球转身,看见这一帮人,吓得叫了起来。

“哪个是许问?”站在正中央,身材最高大的那个恶狠狠地问道。

江望枫明显没见过这种阵仗,脸色发白,身体紧张地颤抖着。但他听见这和尚的话,却马上闭上了嘴巴,一个字儿也不往外吐。

“就是他!”徐林川却马上叫了出来,指着许问大喊。

“有什么可问的,甭管哪个是许问,都一起干了得了!就当买一送一,做生意嘛,不就讲个和气生财?”说话的是高大和尚旁边一个鞋拔子脸,他眼睛细长,说话阴森森,内容更不像是一个和尚。

“有道理。”高大和尚不以为忤地跟着笑了,大步走到许问身边,伸手就去抓他。

许问早就防着他这一手的,身体瞬间往后一弹,反腿踹向他的小腿。

他的动作极其灵活,动作奇快,稳准狠地踹中高大和尚的胫骨,和尚猝不及防,闷哼一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许问是知道怎么用力的,大和尚一开始只觉酸软得无法受力,但顷刻之间,小腿像是被火燎了一下一样剧烈疼痛起来。

他嗷地一声,先是惨叫,接着就是怒吼:“给我打死他!”

“猪猡一样。常年打鹰,倒是叫鹰给叼了眼睛!”鞋拔子脸阴恻恻地嘲笑自己的同伴,一挥手,剩下四个人全部上来了,两个去抓许问,还有两个去抓江望枫。

许问后退一步,摆出防备的架势,但眼角余光扫了江望枫一眼之后,轻叹口气,放松了肩膀。

江望枫抱着球球缩成一团,一副小菜鸡的样子,看就知道毫无战斗力。球球仍然瘫软在他的怀里,像是打了麻药一样,半睡不醒。

对面这一群人明显有备而来,袖子里还鼓鼓囊囊地装着武器。他手无寸铁,就算学过战五禽,也并没有实战的经验。想要在这些人面前带着江望枫和球球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如此,不如暂时放弃抵抗少吃点苦,之后再觑机另想办法。

两个和尚一把抓住许问的肩膀,手像铁钳一样,锁得他的筋骨一阵生疼。

许问吐了口气,并没有反抗。

“有点眼色。”鞋拔子脸诧异地动了动眉毛,赞了许问一句。

“轻点。”他随口吩咐那两个和尚,像是在给许问一个奖励一样。许问果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的力道一松。

紧接着,江望枫也被扣上来了。

他本能性地挣扎,被重重地给了一下,许问转过头去对着他摇了摇头,江望枫发出一声呜咽,停下了动作。

这时,高大和尚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许问面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

“他妈的小畜生,打你爹是吧?”他猛然间一声暴吼,一拳重重砸在许问脸上。

顷刻之间,许问的半边脸就高高肿了起来,眼皮子也迅速充血,左边眼睛都睁不开了。

高大和尚还要再打,鞋拔子脸不耐地喝止:“给个教训就行了,别耽误时间!”

这和尚看上去的确威武,但明显鞋拔子才是他们中间的话事人。鞋拔子一出声,高大和尚果然哼哼唧唧地住了手,满脸不甘,但没有再动手。

“带上人,走。”鞋拔子一声令下,两人抓着许问,两人抓着江望枫,高大和尚则走过去一把提起了徐林川。

之前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徐林川一直坐在地上,有点得意地看着许问,这时突然慌了:“这是干什么?我,我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别弄我!”

“闭嘴!”高大和尚沉喝一声,徐林川还在叫,他“啧”了一声,很不客气地抓住徐林川的下颚,直接把它卸了下来。

徐林川的叫声戛然而止,只剩下一些呜呜声。高大和尚威胁道:“再出声,我就把你喉咙给割了!”

他比划了个手势,这一下,徐林川连呜都不敢呜了,满脸惊慌地看着高大和尚,眼泪流了一脸。

“走!”鞋拔子又说了一声,一群人开始离开碑林,向另一个方向行走。

许问被人抓着肩膀,跌跌撞撞地走着。很小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许,许问,你怎么样了?”

许问抬起手,贴了贴自己的半张脸。脸颊还在红肿发热,一阵阵闷痛让人头晕。他摇了摇头道:“没事,小伤。”

鞋拔子脸走在最前面,听见他的话,阴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有种。”

许问抿起了嘴,不说话了。

远处蝉鸣喧闹,一行人踩在落叶上,发出咯吱的声音,越发显出周围的幽静。

显然,这群和尚对这里很熟,特地选择了游人不会来的路线。

他们弯弯绕绕地走着,许问一直在观察周围的动静,但始终没有找到机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个过程里,球球渐渐醒过来了,不再像之前那么瘫软。

不过它好像也看出了周围的不对劲,老老实实地趴在江望枫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又走了一会儿,他们离开了碑林,走上了一条非常狭窄的小路。

两边都是灌木,看不清地势去向,只能明显感觉到仿佛是在下山。

又走了一阵,许问隐约听见了水声,心中突然一动。

这时,和尚们押着人绕过灌木,许问的眼前突然豁然开朗。

果不其然,他们来到了林萝湖边。

放眼望过去,碧波白浪层层叠叠,近处是连片的荷田,花凋蓬落,只余片片残叶。

两只白鸟衔尾飞过,茯苓岛隔着湖面荷田,近在眼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