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02 探古

匠心 沙包 2467 2021-09-07 00:44

以后不管修什么,都再也不用担心材料?

这承诺也太大了吧?

万一他像在班门世界那样,要修一座城呢?

当然,这个世界给他这样机会的可能几乎渺茫,但这样一个说法本身就已经有点过于夸张了。

许问不置可否,继续去看百里启电脑上的材料,看到了更多的细节。

这次展销会预计在平镇半江路举行,重点是技术,囊括了包括木工在内的各个门类,还有一些冷门科目,甚至还有弹棉花。

它的宗旨是普及与传承传统文化,要为那些将要失传的技艺找一条出路,也算跟文传会不谋而合。

不,也不能说是不谋而合,这些展销会的主办单位之一就是平镇文传会,它是万园文传会下属的地方组织。

除此以外,另外两个主办单位一个是平镇的镇政府,另一个则是“承运策划有限公司”,许问没听说过。

“这个承运策划公司你知道吗?”他问道。

“那不如问我。”百里启还没说话,骆一凡先走了进来,回答道。

承运策划公司是帝都一家单位,跟百里启他们的情况有点类似,不过背靠的是帝都文物局和文传会。

他们力图找出传统技艺与现代工业的联系,将其延续并推广。

这个展销会是他们惯用的手段之一。

“以前也举办过?效果如何?”许问问道。

“……非常差。”骆一凡摇摇头,叹了口气。

其实每一次办这种展销会,明面上效果都挺好的,人流量大、宣传多、微博等网络热度也不低,往往还能有一些不错的后续热度,某个视频转发或者播放量挺高之类。

然后呢,也就是这样了。

大部分人都只是看个热闹,现场买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真正的目的,也就是技艺传承方面的工作开展得非常差。

老技艺无人问津,新公司看完热闹就走了,顶多招两个老匠人到公司当个噱头或者招牌,之后再来问询的都没几家。

“怎么会这样?”许问皱眉问道。

“原因很多,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两边的兼容性很差。老技艺形成不了标准,很难应用到新工艺里面去。偶尔标准化了,又失去了固有的特色,很麻烦。还有一些技艺,弹棉花这种,也就是个情怀,现在哪里还用得上。”骆一凡说得很冷静,但声音里还是满怀叹息。

“这次平镇展销会,是历年来前期工作做得最周全、规模也最大的。再不行的话,估计明年就不办了。”

“嗯……”许问沉吟着,继续往下看。

确实,就宣传单上来看,这次展销会的规模也很大。

首先,它不仅征用了一整条半江路,还开放了一共十五座古宅作为展销地点。

要知道,整个平镇都是文化保护区,这些古宅全部都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平时接受参观、定期维护,普通的对外盈利活动是绝不可能征用的。

“有意思……”光这,许问就很想去了。

这些古宅里的不少都很出名,历史悠久,必然接受过很多修复与维护。

实地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对他修复许宅肯定是有好处的。

而之前百里启说的那项活动,也跟这些古宅有关,是许问额外注意了的部分。

当初建起以及后面修复这些古宅,应用了大量的传统技艺,相传平镇共有七十二项绝艺,分布在这些古宅的各个角落。

这些技艺有些现在还在用,有些已经失传到连名字都不剩了。

为此,展销会特地举办了一个名叫“探古”的活动,在展销会召开的五天时间里寻找这七十二项绝艺,找得最多的那个人可以得到大奖,其他达到较高完成度的也能获得价值不等的各项奖项。

当然,其中最诱人的还是这波大奖,也就是百里启所谓的“以后不管修什么都不用担心材料了”。

其实要说的话,它并没有百里启说的那么夸张,首先一项,这个“不用担心”并不表示它是免费的,只是不用担心它的来源而已。

但光这一点,就已经很诱人了。

很多时候,材料可是你有钱也买不到的!

打个比方来说,高小树现在正在进行的工作,修复四时堂通往二层的楼梯。

这楼梯,用的全部都是柚木。

柚木本身就是比较稀有的材料了,许问当前买到的这些是通过了班门的关系。

但楼梯没修好其他人上不了楼不清楚,许问可是知道的。

不仅是这一段楼梯,整个四时堂二层铺的全是柚木地板!

这地板也有很多地方要修了,到时候怎么办,从哪里去弄这么多柚木,那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更则,四时堂是按照古代正宅修的,二层有正房有偏房。

正房的地板又不一样,同样是柚木,用的却是木心!

柚木木心与其他部分不同,质量更好,还呈现出一种非常美丽的金黄色,即使陈旧了也很赏心悦目。

但它好是好,比其他部分更难得,到时候修到这里,要到哪里去找到合适足够的柚木木心,也是个大问题,必须要提前规划好才行。

而平镇展销会“探古”活动的大奖,其中一项就是联手帝城、江南与海角等地十家公司,开放仓库,获奖者可在接下来三年内在其中任选材料,以八折价格购买。

这十家公司实力都非常雄厚,还有三家是国营的,他们拥有并且可以调动的资源非常可怕,有他们的支持,百里启的那句话绝不夸张。

当然,珍稀木料都很贵,即使八折也很贵,但越是这样越能让人感觉到,省下的两折是什么级别的优惠。

介绍这个活动的时候,宣传单上同时贴出了其中一些古宅的照片。

许问的目光扫过,光是在这些照片上,他就看到了足足七种不同的技艺,全部都是他会的,都是他随时可以重复演示出来的。

看到这里,许问去意之决,接下来他又去看当前已经公布的与会单位的名单,首当其冲就是一个熟悉的名字――昆井。

然后他看遍了整个名单,没有看见班门的名字。

许问思考片刻,摸出手机,打了电话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