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44 来回

匠心 沙包 3083 2021-09-07 00:44

刹那间,许问的心跳比之前更快,但下一刻,他就冷静了下来。

他似乎想起了许问问他的问题,开始对他解释起了黄杨巧究竟是什么。

跟许问的所知完全不一样――当然也跟万物归宗描述的没一点关系。

秦天连说,十八巧发源于战国时期,是最早的木工技艺之一,据传是鲁班亲传,但放到今天当然是没有证据的。

它是木工最本源、最初始的技巧,据他研究,其实并不是某个固定的人创造的,而是许多工匠智慧的结晶,一代代进行收集与整合。

十八巧完整出现,约在宋朝年间,由一个名叫“巧匠会”的工匠组织结集,私下流传。

但流传到明朝,十八巧就已经开始佚失,开始变得不再完整。

这一方面是因为历经了战乱,很多东西自然流失,另一方面跟工匠内部的思想也有关系。

十八巧是工匠基本功,看似简单,其实非常难练。

正常工匠完全掌握其中一种,至少就要花上十年时间。

掌握一种之后,再学其他的相对会比较简单,但前后通常也要超过二十年。

那时候人的寿命才多久?

用二十年时间来磨基本功,怎么可能?

这二十年,不做活、不养家、不吃饭了?

最最关键的是,十八巧很强,但实用价值并不大。

打个比方来说,它能把一件作品做到十分,但通常到八分,就已经是极具艺术价值的珍品,普通人的需求更是连六分都不到,只需要满足基本的使用价值就行了。

把作品打磨到那种程度,真的有必要吗?

当然,在少部分工匠群体里,他们视十八巧为自己的骄傲,立志要用毕生之力,来做出十分的作品。

但这部分人毕竟太少了。

而从明朝到清朝,新旧技术更迭极快,各种高难度、高精度的作品都从不可想象到可轻易实现了。

配合这种更迭,从官方到民间的审美也日益趋向繁复化、精致化,十八巧这种化繁为简,大巧若拙的审美风格与技术要求越来越不受欢迎。

到清朝中期,十八巧就只剩下了五巧,剩下十三巧也不能说消失,可能在某些工匠传承里还留有只言片语,但完全搜集齐全变得更难。

据秦天连所知,至今也没人做到这样的事。

秦天连的信不长,但关于十八巧的来历却说得非常详细,很有点老师对徒弟上课时的感觉。

许问看着却有点失望。

不对,也不能说是失望,毕竟从这些内容里,他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

但是这“上课”的语气,确实一点也不像连天青。

太细致、太友好了。

连天青可从不会这么耐心。

许问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贱皮子,人家对自己耐心亲切,他反倒开始失望了。

不过对现在的许问来说,确定秦天连是不是连天青,比知道这些知识更加重要。

信件的最后,秦天连讲完十八巧,又写了一句:“还有……很好。”

这句话没头没尾,完全看不出来是在说什么,许问却瞬间意识到了,这是在说他在安定给那位老人修瓷碗的事。

“很好。”

这两个字极具温度,这一刻,许问感到自己仿佛得到了巨大的认可。

这句话又很像师父了……

许问在心里想着,这时候他灵机一动,突然把笔记本拉了过来,开始快速打字。

“请问秦老师您对挖掘运河、疏导洪水有了解吗?”

写完,他又想起秦天连在信件开口问的问题,定了定神,开始解释。

“那个黄杨巧不是我的,是我在万园市班门祖地七劫塔发现的。班门向来有十八巧的传承,但是黄杨巧早已失传,前两年因为一些机缘,找了回来。但最近我们在七劫塔发现了这个黄杨巧样品,制作年限在五年内,但班门并不清楚这件事情。”

他毫不隐瞒,把情况介绍得非常清楚,接着又写道:

“因为听说秦老师见多识广,对各种修复以及制作技巧都非常精通,所以才想问问您,是不是知道这个,也想问是否知道它的来历。”

“这个黄杨巧不属于我,所以请恕我无法转卖,不过我可以去帮忙询问一下班门,可能要稍待两边。”

写完之后,许问斟酌了一下用词,正要把邮件发出去,突然间意识到,按秦天连的规矩,他得把信用手写一遍再拍下来发给他。

许问站起来,走到前台,向服务员要来了纸笔。

这是个西式咖啡馆,当然不可能有笔墨纸砚,但正常的纸笔还是有准备的。

还是一支旧的派克钢笔,造型相当老式,散发着柔润的光芒。

许问走到桌边,开始把刚才拟好的邮件用笔重新写一遍。

钢笔用得很久了,但保养很好,笔尖圆润,写起字来非常舒服。

许问誊写的时候重新修饰了一下用词,让自己不显得那么急切,但是更加诚恳。

笔尖触到纸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一条条直线与曲线自由地伸展,许问有点焦躁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你再急也没用,反而会造成反效果。

冷静下来,拟好条目,一件件地去做,总能办到的。

不能办到……

许问心中掠过样一个念头,突然想起了七劫塔壁画中那些载浮载沉的黑点,每一个都是一个人 ,都是一条人命。

总之,尽人事知天命。

尽力而为就好。

许问写好了信,用手机把它拍照,重新发送了出去。

中间经理路过他身边,看见他的举动,有些好奇,但没有上来询问。

等许问处理完一切,他礼貌地走过来,问他半天没有动过的第二份牛排:“请问需要帮你收起来吗?”

收发邮件写了这一阵,许问腹中焦渴的饥饿感也不知不觉平复了下来。

那份牛排他只吃了一半,还有一半已经切碎。

他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笑着说:“不好意思,我还要吃的。”

在另一个世界,无数人连吃饱肚子都是一种奢望――其实在这个世界也有很多这样的人。

一想到这些人,许问就觉得自己不能随便浪费。

虽然其实还在六器的时候,他就会因为盒饭太难吃吃到一半就扔掉。

不知不觉中,班门世界对他的改变,比他想象中还要多啊……

牛排已经冷了,经理本来还想要帮他热一下的,许问委婉拒绝了。

他一边吃一边看着秦天连的回信。

他的规矩不是单方面的,要求别人的时候,自己也这样做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回应许问,他的信也是用毛笔写的。

单就笔迹来看,他跟连天青也有巨大的差别。

连天青性格疏冷随意,很多人看得重之又重的东西,他从不放在心上。

但这样一个人,字迹却严正端方,有点近似于馆阁体,一笔一划都非常清楚,不出一点错,也不透露半点情绪。

秦天连几乎跟他相反。

他信里讲十八巧讲得像老师授课一样,又清楚又完善,但字体却是行草,端正中带着一丝疏狂,笔笔不落地,意态奔逸,疾而不乱,单是这封信,就是一件极其漂亮的书法作品。

许问在心里临摹了一下,他吃饭向来很快,才临完小半篇,半盘牛排就吃完了。

他不觉得秦天连的信会回得那么快,叫来服务员收完桌子,准备去图书馆找几本书看。

结果腿还没站直,笔记本又传来通知消息声。

熟悉的字母数字的组合,秦天连又回信了。

这么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