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63 深夜面店

匠心 沙包 3450 2021-09-07 00:44

许问他们刚刚出去考场就看见了周志诚,他正在外面徘徊,一见他们就迎了上来,半是疑惑半是担忧:“怎么搞得这么晚,出了什么意外吗?”

考试还没结束,他就过来接人了。结果听到考试结束的磐响,也有人陆续出来,却一直没看见自己家的。他向门口守卫打听的,守卫打量了一下他,不耐烦地让他站远点,没人回答。周志诚从那时候等到现在,等了几个小时了。

他听完原因,松了口气,连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饿了吧?走,先去填填肚子。”

他比他们大不了多少,跟许三他们差不多同龄,但站出来招呼他们的样子却真的像个兄长一样,诚挚又关切。

“周师兄你不知道,许问可牛了!”吕城兴奋地拉住周志诚炫耀,周志诚拍拍他的脑袋,“边走边说,别耽误大家时间!”

他带着一群人往外走,许问跟在人群里,听着吕城眉飞色舞讲今天考试以及考完后发生的事情,周志诚认真听着,不时露出惊讶的表情。

说起来,吕城之前,姚氏木坊唯一准备参加徒工试的就是周志诚。就算姚氏木坊只有五级,周志诚也算得上是百中选一、被寄予厚望的人才。

结果他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就被意外变故直接击毁。

但尽管如此,他仍然温和地对待周围的每一个人,听到许问在徒工试中大放异彩,也只有惊讶与喜悦,一点怨怼也没有。

这样的人,不应得到这样的遭遇。但是,疑似导致这一切的齐坤……

许问正在深思,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你……”

他一抬头,看见他们刚刚走到县衙后面的一个巷子里,齐坤正从一个转角走出来,迎面撞上了他们。

周志诚正面带微笑地听吕城说话,一见到他,笑容顿时消失,脸色沉了下来。而齐坤脸色也是一变,“你”了一个字之后,慢慢放松下来,开口道:“周兄, 好久不见……”

“我们走。”周志诚冷着脸说,拉着他们从齐坤身边路过,就像没看见这个人一样。

吕城看见齐坤,脸上立刻现出怒色。他想要往那边迈出一步,却被周志诚抓住不让动。他忿忿不平地小声说:“师兄你怕什么?咱们这么多人,他只有一个,揍他一顿也没人知道!”

“少胡说!”周志诚低声教训他,接着又说,“五天后放榜,不要随意生事。”

两人声音都不大,但此时巷子里实在太安静,齐坤不可能听不见。

然而,他从头到尾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什么多余的表情。

姚氏木坊的人从他身边路过,许问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他的身影在屋檐的阴影里显得非常幼小,还有点孤伶伶的。

******

少年人事不挂心,什么事都忘得很快。

周志诚把他们带到县衙后面的一家小面店里,拿了一串钱子儿给老板,让他下面。

老板呵欠连天地接过钱串,把半开的门拉得大了一点,让他们进去。

夏夜清凉,面馆里仍然热腾腾的,二十多个半大小子坐进去,把不大的小馆子挤得满满当当。

老板往灶里塞了把柴,没一会儿锅里的水就滚开了,他娴熟地抓起面扔进锅里,一边煮面一边教训他们。

“我早该关门了,你们师兄非让我留着火,让你们下了考能吃碗热汤面。”他用勺子敲敲锅沿,又打了个呵欠,“不然我早睡觉了,明天鸡叫还要起来开早市呢。”

周志诚连忙站起来向他道谢,老板满不在乎一挥手,又用勺子划了个圈,点了点许问他们,“谢什么谢,该谢我的是他们!要不是看在你们师兄对你们的情份上,我才不赚这个钱!”

“我们师兄对我们好,我们早就知道!”吕城不轻不重地顶了老板一句,转头就先倒了一碗水给周志诚,“师兄你渴了吧,你喝你喝!”

周志诚把水塞回给他:“我在外面有水喝,倒是你们,考了一天渴了吧,先喝点水垫垫,面一会儿就好。”

他脸上挂着笑容,眼睛在烛火的映照下闪着光,转头看了许问一眼,又去问吕城:“后来怎么样,你刚才还没说完。”

吕城再一次眉飞色舞,拿起一根筷子,绘声绘色地说:“后来,主考官们又回来了,拿着草纸往桶上一贴,哇,纸马上就湿了……”

周志诚聚精会神地听着,越听越是高兴,最后一拍桌子,说:“我们回去就睡,睡完明天一早再回来看看许问的桶还在不在!”

大家一起点头,都在说:“好好好,明天过来看!”

“你们不是要去街上看看,再给家里捎点东西的吗?别耽搁时间了吧……”许问本来挺淡定的,被一群人连续夸,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费事不费事,不管能不能过徒工试,到老了我都可以跟我儿孙说。想当年你们老子参加徒工试,同门小师弟把所有人都吓住了!”

“对哈哈哈,咱们一个五级木坊,单这项成绩比人家三级木坊还要好,牛气冲天!”

“而且也没多少东西要买,一会儿就转完了。”

不是没什么东西要买,是没钱买。

听话的习以为常,说话的人也有口无心,大家都习惯了,没什么人介意。

一群人热热闹闹地继续说,说着说着,话题略微有些转移。

在场这些年轻人多少都有点技术宅属性,今天等成绩的时候,大家略微讨论了一下木桶制作乃至圆作技法的细节,但时间不对,没讨论过瘾。

这时候大家又把话题转到这里来了,交换着今天考试里的心得,聊得兴高采烈。

“噗哈哈哈哈。”

大家聊得正高兴呢,旁边突然有人发出一连串的笑声。

面馆老板走过来,一边把一碗面扔在周志诚面前,一边还止不住地笑。

这笑里意思明显不大对,讨论声戛然而止,吕城有点不大乐意地说:“老板你笑什么啊?”

“笑你们这群小娃娃,年纪没几岁,东西没学多少,还跟个学问人一样,说得起劲得很。”老板一个个摆面,说得直截了当,一边还在继续乐不可支,“我听来听去,就听你们在说木桶了。木桶,哈哈!”

“木桶怎么了?你不懂,难着呢!”吕城被嘲笑得有点面红耳赤。

“一个木桶有什么难的?桶不漏水,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就是你们这群没出师的娃娃才大惊小怪。”

一锅面不够这么多人吃的,老板安排完头几个,回头去做第二锅,还不忘回嘲吕城。

在普通人眼里,出师没出师差别非常大,没出师的徒弟顶多就能给师傅打打下手,是没办法独立做活的。

徒工试而已,没出师的小娃娃们考的试,值当得了什么?

这种考试还吹成这样,老板越想越觉得好笑。

但对于这些学徒们来说,值得骄傲的事情被这样嘲笑,那是真的有点难受了。

他们脸孔通红,但这种世人认知的事情,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吕城也毕竟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张了几次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这时,安静的面馆里突然一声响,所有人呆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往中间看。

许问站在旁边,他的旁边倒着一个木凳,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完全地散架了。

他看了看那个凳子,又看了看面馆老板,貌似很惊讶地说:“突然就垮了,我险些栽个跟头!”

他看上去还有点无辜,但熟悉他的人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跟着质问说:“怎么垮了?”

“哎呀这要是栽进去,不是屁股都要被扎穿!”

后面一句话是吕城说的,说完就被旁边许三拍了后脑勺。

老板过去看了一眼,无所谓地说:“东西旧了就容易坏,没办法。也没出事情嘛,给你换张凳子就行了。”

说着他从旁边拖了一张凳子,踢给许问。

许问接住,仿佛是要检查它结不结实,稍微拍了一下。结果这张凳子也夸擦一下散了架!

老板当时就呆住了,皱着眉头走过来,拎起一条凳腿左看右看。

他这时老面馆了,店里的桌子凳子经年累月,的确都在坏与不坏的边缘徘徊。他一向就是像刚才那样,坏了就给顾客换一张,坏多了就找木匠师傅来修。

他喃喃道:“又要请师傅了啊……”说着把凳腿丢到一边,又给许问搬了另一张。

说来奇怪,他搬的时候只觉得略微有些不太牢固,但刚刚放到地面上,凳子又闪架了!

老板彻底纳了闷,一抬头,看见许问正对着他笑。

“老板,看你店里这些桌凳都不行了,让我们来给你修一修吧?”

“你们?师都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