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80 我也挺好

匠心 沙包 2564 2021-09-07 00:44

“为什么把这件事交给许问?”

夜已深,人已散去,皇帝仍然没有休息的意思。他坐在几案旁边,紧皱着眉头看上面的卷宗。

之前的卷宗已经判完了,还有许多新的又被送了进来,一直就没有断过。

前烛已灭,刘总管又添后烛,换完之后,他手一顿,忍不住回身问道。

“嗯?”皇帝没有抬眼,手也没停。

“许问的长项在技艺,此事明明有更合适的人……”刘总管走到他身边,跪坐下来。

“长项在技艺?”皇帝轻笑着反问了一句,摇了摇头。

“陛下认为不是?”刘总管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意思。

“是,也不是。”皇帝说。

“陛下的意思是……”刘总管不解。

“技艺之力比你想象的强太多了,也远超我的想象。”皇帝说。

刘总管还是不懂,技艺之力再强,也就是造造东西,盖盖房子。跟这抢险救灾什么关系?

这时外面传来声音,刘总管连忙出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躬身道:“陛下,六皇子和十一皇子正在外面,已经等了很久了。”

“哦?”皇帝好像这才想起自己这两个儿子一样,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

很快,李昊和李晟两个人来到几案跟前,跪下磕头,然后站了起来。皇帝抬头看见他们,立刻轻咦了一声,放下了笔。

“你们俩……长高了啊。”他站起身,围着他们打了个转。

“晟弟长高了,我没有,就是瘦了。”李昊笑着说。

听见这话,皇帝又扬了扬眉。

他对儿子们有点放养的意思,但相关他们的各种事情还是瞒不过他的耳朵的。

以前在宫里,这两个儿子关系很不好,准确地说,是李晟跟其他儿子的关系很不好,一直属于被欺负的那个。

他没有太管,只在岳云罗进宫之后把李晟交给了她。

那之后,李晟的境遇比之前好多了,但跟其他兄弟之间的关系还是不怎么好,有更多的东西凌驾于他们的血缘之上了。

不过这一次皇帝再没有多管了,几乎是纵容了他们的行为。他当然知道李晟来了西漠,知道岳云罗有意无意对他所做的一些安排。他也知道那之后李昊也来了西漠,同样也知道工部想要透过他去做的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也在背后做了一些安排,等着一些事情的发生。

结果没想到,两年时间,一切风平浪静,什么也没有。

这两个儿子也像是扎根了西漠一样,一直呆在那里,仿佛没打算回来了。

现在看见他们,关系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不仅如此,他们的外表也跟以前完全不同……

李晟确实长高了,现在已经高出了他哥哥近半个头。而且身材强壮,皮肤黝黑,肌肉几乎能从衣服下面显出来。

这哪还是在宫里那个娇生惯养的文弱少年?

仔细看看,李昊确实没有长个子,皮肤也没像李晟那样晒得那么黑,但整个人神完气足,脊背挺直,自信而飞扬,精气神就跟在宫里时判若两人。

两个儿子,在西漠呆了两年,宛如脱胎换骨。

皇帝有点惊喜,同时也注意到他们的衣服,皱起了眉。

“怎么还湿着?”他问道。

“来的路上给人搭了把手。”李晟说。

“我也是。没事,没湿多少,一会儿就干了。”李昊也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行,小心风寒,去换。”

皇帝把他们赶去换衣服,隔着一道屏风,听完了两人的话,知道他们这两年在做什么事情了。

李晟当初化名林谢来西漠的时候,整个人有点浑浑噩噩。他并不清楚养母的用意,心里又攒着一股气,来到这里之后,他才意识到这本来也是岳云罗的意思。

但是我来这里有什么用呢,我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啊。

当时他很茫然地问了许问,许问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跟他说:“别急,慢慢来,明白这一辈子想做什么是很难也很幸运的事情,用心去体会。”

他仿佛有感而发,李晟心有所悟,真的沉下心来,留在了西漠,尝试了很多事情。

最后,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天赋与兴趣所在,就是许问新提出来的新式炸药。这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粗暴的玩意儿,其实里面的学问实在太多了。

开山引爆,炸药的份量、安放的位置……每一个细节都会有重大影响。

李晟沉迷在这巨大的声响与威力之中,享受着随心所欲掌控山川河流的感觉。

而他在这方面确实极有天赋,很快成为了整个逢春最好的炸药专家。当然,这种新玩意儿,其他人也是从头开始琢磨,没人掌握先机。

“你呢?”皇帝安静地听完,又去问另一个儿子。

李昊一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问道:“父皇,你觉得,一个帝国,是强大比较重要,还是长久更重要?”

这时,他已经换好了衣服,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

他抬头与皇帝对视,这一瞬间,皇帝觉得自己仿佛不认识这个儿子了。

…………

许问收拾好东西,带好人手,将要出发了。

这次行动,有一个人必不可少,就是李晟。

地震剧烈,很有可能出现山石崩落、房屋倒塌等情况。

比较简单的可以直接靠人力来解决,但人力所不能及的地方,就要借助外力了。

现在全逢春对炸药掌握最精深的就是李晟,许问也比不上。再说了,就算他能,他也不可能包办所有事情。

所以在逢春/情况已经被整理得差不多、确定用不着李晟的时候,许问就决定把他带上了。

李晟去见他爹了,许问等到了一段时间才等到他回来。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一脸的若有所思。

许问跟他很熟了,直接问道:“怎么了?”

“许问……”李晟有些困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我是不是落在六哥后面了?”

许问听完李晟转述的李昊跟皇帝的对话,也沉默了一会儿,坦白地说:“是的。”

“嗯……”李晟再度陷入深思,过了一会儿,突然轻松起来,道,“管他呢,人各有志,我也挺好!”

他眼神明亮,短短片刻就已然挥去了心中的杂念,问许问道,“什么时候出发,现在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